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33 难以置信的表情
    乔陌然没有抬头,视线落在他搁在她床上的手臂上,那里滴着药液。而此时,她几乎可以想象出曹泽铭的表情,心底最柔软的角落像突然落入了一根刺,扎在最猝不及防的角落,每动一下都撕心裂肺的痛。

    她久久的看着他的手,听着言语之间的关切,不再有索求的关切,忽然眼泪止不住的跌落下来。

    最纯粹的关心,才是她想要的,可惜,总是那样的奢侈,要不起,也很少有人给,别人也没有义务。

    她好像要把这么多年的委屈一齐哭出,先是慢慢的抽泣,然后低低的呜咽,哭到再也没有情绪,耳边是曹泽铭的声音:“陌陌,我胃疼!别哭了,成吗?”

    她恍然抬头,刹那间,泪眼对上他的眸子,她说:“曹泽铭,以后,我要活的开心,幸福,你也是!”

    闻言,曹泽铭的嘴角噙上淡淡的微笑,一刹那的灿烂笑容,仿佛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场景,如此真心,如此愉悦。

    乔陌然几乎有点哑然,这还是那个那晚跳水库逼着她妥协的男人嘛?

    似乎,知道她眼神里的意思,曹泽铭道:“陌陌,真正的爱,有时候不是拥有,而是放手!”

    绝望到极限的人,才会有反思。

    放开,反而轻松了许多。

    他,那晚想了太多,太多。

    虽然太多的不放心,太多的不情愿,但是,都及不过她唇边的展颜一笑,那种没有丝毫压力的一笑,如果此生她一直过的幸福,他可以放手,即使放手的时候心带着血撕扯着疼,也可以。

    隔天的清晨,乔陌然决定去上班。

    清早起床,她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容色枯槁,头发凌乱,两只眼睛肿的跟铃铛皮一样,皮肤也没有水分,很干。

    她从来不化妆,却把王亚樵送给自己的那套化妆品拿来,给自己涂了很厚的粉底液才把惊人的黑眼圈盖住,玫瑰色的唇彩在苍白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直笑,觉得自己就像恐怖片里的厉鬼。

    昨天医院输液完后,她回来,安安静静地吃饭睡觉,可是,还是看起来这样疲倦。

    一大早去到单位,乔陌然不知道单位里有什么风波,但是她知道迎接她的会是她从未见过的语言上血雨腥风。

    一进单位停车场,就看到顾以笙的车子,而顾以笙此时正在下车,面无表情。

    早到的科员跟他打招呼:“局长,早!”

    他也只是微微点头,俊颜一片冷寂。这是那天之后,第一次见到顾以笙,乔陌然瞬间就低下头去。

    顾以笙下了车子,微微侧头,正好看见一道纤细的身影,她正低着头走路。

    “局长,早!”又有人跟他打招呼。

    “嗯!”顾以笙点了点头。

    他看向那边,乔陌然依然低着头,看都不看他这边,她修长的脖颈微微低垂着,步子很慢,似乎要等到他走过去,她再上楼。

    顾以笙却不急着上楼,而是停下来。

    依然没有看他这边,乔陌然眼睛余光见他不走,她只能低垂着头,匆匆地上了楼。她逃也似地上楼,就是避免跟他见面,跟他面对面!

    她选择了,似乎是刻意躲避!

    顾以笙感到很挫败,无可奈何。

    他只能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微风带来的她身上的香味,让他酸涩。

    他突然发现,这味道,无法忘怀,想丢也丢不掉。

    去了办公室,刘科长就先开口了。“小乔听说你跟局长去结婚了,祝贺你们了啊!”

    乔陌然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她慢慢地趴在桌子上,终于明白,一些事原来一回首,已是百年身。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她笑笑,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没有结婚,科长!”

    一些事情,早晚都是要知道的,虽然是隐私,但是她觉得澄清的好。“只是谣传,谢谢您的关心!”

    就这样两句话,叫刘科长有点错愕,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

    王亚樵和赵悦来的时候,也是同样祝贺乔陌然结婚。

    但当听到没结婚后,两个人都是惊讶。“为什么啊?”

    乔陌然没说别的,见她不说话,面容苍白,粉底都遮不住,她们也都没再问,依照过来人的经验,这婚,结的不太顺利。

    顾以笙的办公室。

    顾以笙此时黑着脸坐在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着烟。

    烟雾缭绕,满满的烟灰缸,空空如也的铂金烟盒,舌尖的苦涩,表盘上的时间不知不觉走了一圈半。

    他坐在这里,楼下就是他喜欢的女人,可是,他掌控不了她。

    他曾说服自己,尽可能的去包容,放手。

    可是,做不到。

    他发现,真心地做不到。没见她的时候,他的理智告诉他,要让她开心,可是见了之后,见她理都不理会自己,他就一阵懊恼。

    他越来越掌控不了她了!

    顾以笙今天的脸色不太好,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早晨中层例会的时候,他一脸的阴沉,不见笑容。

    整个办公楼都处在低气压里。

    一整个上午,乔陌然都在办公室里,过往人很多,似乎都在探寻着什么,她刻意不去想。

    中午的时候,她下班就回去了。

    回来的时候,也卡着点,很多人都到了,她才来上班。

    只是,进了办公楼,就看到顾以笙站在大厅楼梯的转角处静静地立在那里,似乎等待什么人的到来。

    他的侧脸朝着她,薄厚适度的唇微微抿着,见她来了,身体微挺了些,侧身而立,幽深的的眸子在暗影里的透亮透亮的看向她,明明那么近,却又仿佛隔着千山万水。

    乔陌然猛然顿住了脚步,有一丝恍然。

    一瞬间千言万语与情绪在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可细细一想,却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只觉得感伤,怅然,原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无话可说,也就这么呆呆的站着,看着他,然后想走。

    可是,却被顾以笙叫住了,他无奈一笑,轻轻启声道,“陌陌,你不想见我!我知道!”

    自从那天后,就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他一眼,如今一看,才能看出他的憔悴。

    只记得那天她悔婚时候他时瞬息万变而后苍白的脸以及那难以置信的表情。

    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她如今看着他,心中还是隐隐作痛。

    乔陌然默了很久,她的脚尖一直在不由自主的轻挪着,似要后退几步,却倔强的定住了。她回视他,缓慢出声:“是的,局长,我觉得以后咱们就只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了!”

    论心狠,顾以笙发现,自己真的没有这个小丫头心狠。

    她狠得可以抛却一切,狠得伤人心于无形,却入骨入髓。但,他也知道,同样受伤的还有她,一丝一毫也不比他好受。

    顾以笙眸色暗了暗,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灭了。他叹息,唇角勾起微微的涩然,“你在怪我,你还是在怪我。是,一开始我确实有利用你的意图,可是你真的不是替身,我承认爱你不够深刻,为你考虑不够多,但是我不认为我们这样就是结局了。”

    乔陌然飞快的打断他:“不,没有,”她眼微眯,接着他的话说道,“每个人不到生命的最后都无法预料结局,你总认为你掌控了一切,到今天也是如此!你出于你的立场做事,我也出于我的立场做事,我们都错了,也都没有错。”

    她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顿着说的,然后看道顾以笙深深皱起眉头,她又是一笑,“你永远不会知道,当我一再从别人那里知道自己被欺骗时的感觉,更重要的是你的舍命守护,只是因为我的这张脸像极了希言。你知道我为什么原谅你,是因为你舍命守护我,可是这不过也是一场骗局。我被你们父女同样认错,你认准了我是你的妻子,禅儿认准了我是她的妈妈,当谎言被揭穿后我是什么心情。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把我的心凌迟了,却还泡在盐水里让我感谢你,你觉得我可能做到吗?我不是神,参透不了宽容的全部定义。”

    “陌陌!”顾以笙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唤了她一声,似乎想说些什么,却终于还是止住了话音,因为乔陌然已越过他,朝办公楼的楼梯走去。

    走了几步,她顿了顿,没回头的道,“我已经不怪你了,让你难堪后,已经一切扯平。请你不要再纠缠我,谢谢。还有,我不会辞职!请你不要造成我们工作的难堪,谢谢。”

    认认真真地说完,又继续迈开步子走了。

    顾以笙望着她的身影,那样纤细,却如此坚定。

    他听到她的那句不会辞职,竟是苦涩一笑。

    陌陌,你不走,是舍不得我吗?

    可是,他又怎么会明白,她不走,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她认为,她没有错,不亏欠他,所以她要正大光明的工作。所以,他还真的不够了解乔陌然。

    下午开全局会的时候,乔陌然坐在最后一排,听着前面窃窃私语,还有人不时地回头看她的表情,她便知道所有人都在议论自己。

    而主席台上,顾以笙正在讲述最新指示,他面容冷漠,眼神犀利,显得气场格外迫人强大。

    他的视线,偶尔扫过最后一排的小女人。快来看 "xinwu799"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