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76 爱,已走远
    是的,曹泽铭比自己后悔。

    曹泽铭已经很多次说过了,乔陌然叹了口气,是的,后悔又能怎样?人生很多际遇,不是后悔就可以解决的,很多事做决定的时候,这样那样的想过,做了另外的决定,能保证不悔吗?不会的。人生是个不断进步的过程,总会向着山高水长的未来前行,无论你承认与否,你阻挡不住规律的发展。

    曹泽铭却不知道她问这话什么意思,但是,他却有点意外,甚至心理有点安慰,这是不是代表,她有悔过跟顾以笙之间的事?

    “你知道车希言的墓地吗?”乔陌然轻声道。

    “嗯?”曹泽铭更意外了,不知道陌陌问这个做什么,他还是点了点头。“知道的,在b城!”

    “我想去看看,可以吗?”乔陌然小声道。“你陪我去好不好?”

    曹泽铭不知道乔陌然因为什么突然要去看车希言,“为什么突然想去看她?”

    乔陌然仰头看向他,然后说:“不想骗你,但是不能说,你别问好吗?”

    曹泽铭面对她恳求的眼神,竟是点了点头。“好!”

    他的大度,让她感动。不追问,也让她觉得愧疚。

    中午就出发了,一路上,没有说太多的话,车子在b城下来时候,乔陌然在花店买了一束鲜花,车子开进了b城最大的墓园。

    时间已经是下午的4点半。

    “我想自己去看看她,你等我好吗?”她在墓园门口跟曹泽铭道。

    曹泽铭微微一愣,有点讶异,看着她的眼睛良久,点点头:“就在c区,第八排第7列,你过去就可以看到!”

    “嗯!”她一步一步沿着台阶而去。

    曹泽铭站在车边,却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怎么了?

    此时,黄昏的墓园里,乔陌然找到了那一排一排的墓碑,还没有找到具体那座,就被一个身影震住了。

    在一处墓碑前,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寂寞无声,只是纵然无声,也似乎散发着寂寞的气息,那样深浓。

    而那个身影,是顾以笙。

    乔陌然整个人愣住了,她没有想到,突然到来,会在b城遇到顾以笙,原来他也来看车希言。

    乔陌然就那样停下脚步,远远地立在一旁,看着顾以笙,内心是酸楚的。

    在顾以笙的心里,车希言永远是他最爱的,最怀念的,无可替代的。

    她也终于明白那一次,他说出的那首诗时候的悲哀。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乔陌然默默地站在大约十五米远的距离,远远地不去打扰顾以笙的哀思。

    墓碑前,摆了一束红艳艳的玫瑰花,火红的玫瑰,属于情人间的花束。

    不是追思的白菊花,而是玫瑰花。

    顾以笙一直像是进入了幻境般不发一言。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夕阳西下,太阳都快落山了,直到顾以笙那抹高大的身影在夕阳的余晖中变成了孤独的剪影,他才终于转身,准备离去。

    只是,转身的刹那,他突然看到了站在一片墓碑中捧着一束白菊花的乔陌然。

    那一刹那,他有点错愕。还有,一刹那他猛地回头看向车希言墓碑时候的慌乱和紧张,他是心虚的。

    乔陌然知道自己已经不该去计较,但是她的心还是被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再然后,顾以笙转过脸来,以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她。

    而黄昏中,整个墓园,就只剩下了乔陌然和顾以笙,他们四目相对,她的眼底是一片平静,看他的眼里都是漠然。

    顾以笙的眼神却有一瞬间的惊慌,乔陌然这时候走了过去。

    顾以笙没有动,乔陌然跟他擦肩而过,她把花放在了车希言的墓碑前,然后,这才抬起头来,看向墓碑上的照片,光线其实已经很暗了,以至于她都看不清楚上面的照片。但是,依稀还是感受到了属于车希言的明媚。

    是的,希言是明媚的女子!

    而她,属于暗夜的孤魂。

    谁也替代不了谁。

    这个世界,给予的永远是独一无二,谁也不是谁的替身。

    她如今看到希言的墓碑和照片,想到自己曾经爱过车希言的男人,此时面对这张照片,却是感到从未有过的酸楚和迷茫。

    希言,我不是你的替身。

    爱顾以笙的时候,与你无关,不爱顾以笙的时候,也与你无关,呃!怎么能无关呢?一切早就注定了,她承认,不爱顾以笙也跟车希言有太多的关系,但是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感受。

    看着那张明媚的脸庞,乔陌然是羡慕的,她也想要那样的笑,只是,做不到。一生晦涩也是注定的,只是想到这个女人年纪轻轻就走了,留下了禅儿,那么可爱的孩子,她还是忍不住的眼圈红润了。

    她如果是她的姐姐的话,那么她是否也背负了属于梁青的罪孽,遭到了报应,所以年纪轻轻香消玉碎。她们,属于梁青那种没有人伦道德的人的后代就注定了命运悲惨吧!

    希言,如果可以,我宁愿跟你换换,躺在这里的人是我,而不是你。那样的话,你们一家可以团聚,禅儿可以幸福快乐的成长,顾以笙可以不用去算计任何人,一心一意打拼他的事业。

    但是,谁也替代不了谁的人生,这就是现实。

    希言,我无法为你去爱顾以笙,请你原谅,我所能做的,也只是让你的女儿受少一点伤。对不起,我无法叫出一声“姐姐”,因为,虽是姐妹,却从未同生,原谅我的没有感情。

    她在心底说了几句话,转身,离去。

    一直走了很久,几十米开外了,直到墓碑看不见了。

    “为什么来这里?”顾以笙突然沉声地开口。

    乔陌然顿住脚步,心中一丝悲凉。

    顾以笙的为什么都是在希言看不到的地方问,多么可笑啊。她转过身来,望着他,即使光线很暗,她还是感受到了顾以笙的眸光里的纠结,她的信狠狠地颤动了一下,轻声道:“自然有该来的理由。”

    “陌陌,你不是多事的人?你避我如蛇蝎,为什么要来希言这里?”顾以笙十分的不解。

    乔陌然却是淡淡一笑。“一些事,你也不必知道!”

    倘若他知道自己是车希言的妹妹,都是私生子,他是否还会把他的亡妻当成手心里的宝儿?他从骨子里轻看她,她不是没有感受到。

    “禅儿呢?”他岔开话题。

    “跟你的岳父岳母回去了!”她轻声道。

    “陌陌!”顾以笙站在那里,语调冷漠低沉地道:“这两天辛苦你了,我跟希言都会感激你。谢谢你的善良的和大度,以及宽容!”

    顾以笙的话,将乔陌然的心再度推入了地狱。

    她自嘲一笑:“不用客气!”

    然后,说完,她就转身离去。

    “陌陌,你不该来这里!”身后,顾以笙的声音还在响起。

    “你放心,我丝毫想要打扰你的爱人的意思都没有。”她头也不回地丢出一句话。

    “跟曹泽铭好好过日子吧!”他说。

    乔陌然皱起了眉头,沉默下去,那是当然了,她当然要跟曹泽铭好好过日子。

    分手之后,结婚之后,短短时间,她看透了太多事,也看清楚了太多事。

    原来在这烦扰的世界里,当一名旁观者,比当一名参与者更容易看透太多的事。从今天开始,她活过的每一天,都是自己努力换来的,不是别人要求和强迫的。无论幸福和不幸福,都是她的事,与他人无关。

    再也不会心不由己,心不由己,有时候,就是贱。人不可以自贱!

    大步朝墓园外走去,阴森的山脚下,一抹高大的身影焦急地等在那里,看到有身影出来,曹泽铭快速地迎了上去:“陌陌?”

    乔陌然走出来,长吁了口气,然后面对他,居然觉得轻松了不少,她轻声道:“泽铭!”

    “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找你了,这都天黑了!”

    “我没事!”乔陌然小声道。

    而此时,乔陌然身后高大的身影也走了出来,曹泽铭看到顾以笙的一刹那,整个人瞬间僵硬,竟是脱口而出:“他怎么会在这里?”

    乔陌然回头看了顾以笙一眼,对曹泽铭道:“追思亡妻吧!”

    “陌陌!”曹泽铭有点受伤。

    乔陌然却是伸出手,握住他的手,然后扬起小脸,温柔地道:“我们走吧!”

    曹泽铭深深地看了一眼顾以笙,又看看乔陌然,面度她清澈的眸子,他没有再说话,而是握紧了她的手,朝车子走去。

    看着他们的车子远去,开出很远很远,顾以笙的眸子还是怅然所示。

    陌陌大概要以为,他心里只有希言一个人吧?

    可是,他今天来这里也的确是追思希言的,走到无路可走,他就十分的想念希言。

    只是,今天,又一次彻彻底底地伤了陌陌。

    他知道,爱情,已经真的走远了。 关注 "xinwu799"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