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78 无法不唏嘘
    一直开了很久,x6停下来,靠在路边,顾以笙头靠在椅背上,脸色苍白。

    路上,很安静。

    孤寂的心,此时更是寂寞无边。

    刚才那一幕,看到了,他的心竟是如此的难受。

    撕裂一般的难受,几乎要窒息。

    以为自己可以大度的放手,可是,为什么还是这样的难受?

    这不就是自己最想看到的结局吗?陌陌开始了新生活,跟曹泽铭恩爱缠绵,可是,自己看到,为何这么的难受呢?

    刚才那一刹那,脑袋瞬间空白,手脚冰凉,不知如何反应才好,只觉得整个胸口一阵又一阵的气闷,闷得他不能呼吸。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是,到来的一刻,他发现自己依旧不能承受。

    顾以笙再度清醒的认识到,真是高估自己的承受力了。也许,一直都高估了自己,

    爱情或许本没有自尊,只有伤了心的人,才会翻出自尊。

    他曾经对她的每一个伤害,都让她伤心。他今天送希言的一束玫瑰花,也是她的伤心吧?他忽然想起,他不曾送过乔陌然一束花,多么讽刺,他想要娶她为妻,却只是嘴上的努力,行动上欠缺了太多。原来,真的伤了太多太多,伤到她不得不自尊。

    今天,他们两人四目相对,她眼底淡然的情绪,分明已然释怀。她对他这个人,已经彻彻底底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他颤抖着手去抽出一支烟,打火机啪的一声响起,点燃了香烟,他深深地抽了一口。

    电话铃声突然的响起,他怔了一下。

    人在疲惫的时候,连说话都觉得会累,可是电话来了,却也只能接听。

    那边传来大姐顾蓝的声音:“小四,你还不过来吗?就等你了!”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他不知道爸妈找他们回来做什么,如今大哥的病情,好像全家人都不知道,大嫂似乎知道,却不动声色。

    他不知道夫妻何以至此,是大哥的出轨让大嫂变得犀利,尖锐,隐藏,还是大嫂本就是那样的人,所以才让大哥出轨?

    一切的一切,在自己一直以为的事情面前,变得是如此的奇怪,光怪琉璃的事情一直发生,而他自己,也扭曲了自己的内心吧!

    “回来吧,很重要的事,就我们六口人,少一不可!”顾蓝很是认真地说道。

    “你还是告诉我到底什么事吧!”顾以笙不想回去,不想以这样的状态回去,他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

    “妈妈要跟爸爸离婚,就这样!”顾蓝直接告诉他。

    顾以笙整个人都懵了,如被一个闷棍打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反应。

    “回来吧!”

    过了良久,顾以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

    “一言难尽!”顾蓝不知道如何说:“总之你回来吧,回来就知道了!”

    “好,我马上回去!”他突然觉得生活是真的让人觉得太累了太疲惫了,为什么突发的事件这么多?

    他重新发动车子开回了家。

    顾家的客厅。

    顾以笙进来的时候,爸妈和哥哥姐姐都坐在客厅里。

    顾妈妈一脸的宁静,完全没有要离婚的沉闷。

    而顾爸爸的脸色是铁青的,他的脸上都是阴郁,还有尴尬,以及窘迫。

    见到顾以笙进来,顾妈妈就只说了两个字,平平淡淡:“坐吧!”

    顾以笙在电话里早已经知道今天母亲召回全家的意图,从墓园过来的路上,他心里已经有了准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心里是知道的,如今看到全家这个样子,阴气沉沉,顿时觉得不妙。

    “爸,妈!”顾以笙喊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下来。

    顾宁川的脸色不太好,人也清瘦了很多。

    家里只有顾家的六口人,没有女婿和儿媳。这样的场合,家丑不可外扬,自己一家人开会,这样的事的确不便让别人知道。

    顾以笙喊了一声,却没有人答应。

    客厅里的气氛很安静,沉郁,死一般的安静。

    茶几上,一份信纸手写的文件放在那里,隔得有点远,顾以笙没有看到上面的是什么。桌上还有一支钢笔,远远又看了一眼,发现是妈妈的笔迹。

    终于,顾妈妈又开口了:“小四,你今天回来了。我刚才把的意思都跟你的哥哥姐姐说了,我再说一次,我要跟你们的爸爸离婚!”

    顾以笙尽管已经知道,可是还是忍不住地颤抖了一下:“妈!”

    “我知道一时间你们都难以接受,但是现在我是通知你们,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希望你们能够明白,理解,并且接受!”顾妈妈一字一句地开口,语气认真而平和。

    没有那种歇斯底里的悲哀,也没有指责,只是平和的陈述着这个事实,她要离婚了,六十多岁的老人要离婚了。

    顾宁川一直没有说话,视线望向自己的父亲,眼底有着一瞬间的悲凉和同情,同时还有理解。或许,此刻,他才是真正理解父亲的那个人。

    顾蓝却是担心地看向母亲,身为女人,三十多年的隐忍,一直营造的家庭幸福的氛围,原来是另有隐情。母亲的悲哀,父亲的默认,最后幸福的家庭走到这样的结局,无法不唏嘘。

    顾影很是不能理解,几乎是尖声质问:“妈,我不懂,当初不离婚,过了三十多年为什么要离婚?”

    顾妈妈很是平静:“当初为了你们,怕你们成长在单亲的家庭,怕你们心理有问题,怕我自己养不起你们,怕的事很多很多,也怕丢人。丢不起人!”

    “妈,你能忍了三十年,为什么现在不继续忍下去?”

    “因为我也想像乔陌然那样快意恩仇,坚持为自己活一次,不虚伪,不必考虑你们每个人,只想活自己的!”顾妈妈承认,自己对乔陌然是佩服的。

    顾以笙听到乔陌然三个字很是惊愕,心里一抽。妈妈到底因为什么受了陌陌的影响呢?

    顾妈妈继续道:“生活很累了,枕边人都要猜来猜去,不得安心,这样的日子,你们没有过过,所以,无法理解。妈妈过了三十年,麻木了自己三十年,以为不在意,但是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介意!”

    顾妈妈说的很实在,她如今,就想安安静静地生活,不必为了这个让她一辈子心碎的男人而活了。

    顾以笙一直不知道原因,他听得很是懵,“等等,我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非要离婚?”

    顾影心直口快,直接道:“妈说生你的时候,爸爸就看上了当时文工团一个小姑娘,两人眉来眼去,勾搭上了。就是说,我们的爸爸,高大的父亲,在三十年前出轨了!”

    顾以笙完全错愕,呆了。“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反问这话的是顾妈妈。

    顾以笙快速地看向父亲,发现父亲的脸色十分的不好,却是闭嘴不语。顾以笙就忍不住地问道:“爸,这是不是真的?”

    顾爸爸大概这一生都没有这么窘迫和尴尬过,一直以来的形象到老被毁于一旦。而妻子说的话,却让他无法反驳。人生不可以重新来一次,一些选择,无论错和对,都有各自的结果。

    顾爸爸不说话。

    顾妈妈轻声笑了,唇边带着一抹淡淡的薄讽:“老顾,签字吧!”

    顾妈妈把茶几上的信纸推过去,原来,那是离婚协议书。

    顾妈妈觉得该陈述的都说了,当年的事,具体细节不愿意提了,提了也没有意义,只是,这一天,到了现在才做,她觉得有点晚了。

    “我不同意!”顾爸爸一字一句地说出四个字,十分的认真和坚定。

    “这已经不是你同意不同意的事了,倘若你不同意,我就起诉!”顾妈妈道。

    话一出,顾影就叫了起来:“妈,你起诉,你这不是叫我们这些做儿女的没脸活吗?谁家父母六十多岁,马上朝着七十迈进的人了,还这么不靠谱的折腾,你们是不是骚包啊?”

    顾妈妈望向自己的二女儿,眼中一丝悲悯,轻声道:“影儿,如果是齐磊出轨了,你还能过下去吗?”

    顾影一愣,“妈,这个假设不好玩!”

    “你不敢想,因为你不敢面对!”顾妈妈直接地指出。

    “我有什么不敢面对的?他出轨了,我会立刻离婚,把他扫地出门,一分钱不给他,我不会等三十年后再来这一套!”顾影就是这么个直脾气,她觉得当时一刻忍不了,可是忍了就应该忍到底。

    “那么齐齐呢?你考虑过齐齐吗?”

    顾影一下子被问住,是的,自己痛快了,儿子怎么办?她张了张嘴,竟然说不出话来。

    “影儿啊,别指手画脚妈妈的生活了行吗?妈妈这辈子因为虚伪,因为考虑太多,失去了太多,想要痛快点活最后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日子,你别拦着了成吗?”顾妈妈说的很是语重心长。

    顾影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最后只能对着父亲吼了一句:“你为什么要出轨?为什么对不起妈妈?”

    顾爸爸的脸色紧绷,一张老脸扭曲起来。

    顾宁川这时候开口:“妈,爸是个病人,刚出院不久!”

    顾妈妈脸色一僵,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或许不是不关心,几十年的生活,最后太多的不甘心,其实中间也都幻化了亲情,相濡以沫过来了。只是,想起一些事,还是会不甘心,会介怀,会问自己为什么?凭什么就要忍受他那么多年?尽管他曾对不起自己,尽管此刻提出离婚,也真的想要离婚,但是从内心讲,他并不希望这个男人有事。

    添加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