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29 泰山压顶不弯腰
    后来王亚樵说中午跟她一起吃饭,感谢她找了车铭简帮他弟弟办理职称的事,已经送去材料了,乔陌然想要拒绝,架不住王亚樵的再三邀请。之后打了个电话给曹泽铭,说中午跟王亚樵一起吃饭,曹泽铭让她们去醉香林,因为醉香林是林锐的产业,去那里用餐安全也放心。

    坐王亚樵的车子去了醉香林,路上,王亚樵叹了口气告诉她:“小乔,这次的事情极有可能会涉及你!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乔陌然一愣,心瞬间提起,不解地问道:“涉及我?”

    王亚樵点点头。“或许是我的神经太过敏了,想的多了,我总觉得顾以笙被人惦记了,这次是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而历来都是如此,从工作到私生活,会一直都被翻出来,你也有可能会成为别人算计的对象!”

    乔陌然听到这样的话,眸光一下茫然。

    过了良久,她问王亚樵:“王姐,我辞职,你觉得怎样?”

    王亚樵摇头:“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你走了才是真正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这个时候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当然,也许是我多心了,也许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但是,很多事就是如此,一想就来。

    中午用餐时间,网页上就出现了顾以笙的私生活问题,说他跟单位下面一位科员有着很复杂很暧昧的关系,没有提名那位女科员是谁,但是谁都知道,那人指的是乔陌然。

    乔陌然和王亚樵还在吃饭,赵悦打来了个电话,告诉王亚樵这个消息,王亚樵也当场告诉了乔陌然。

    乔陌然一下如坐针毡。

    命运总是这样神奇,总把她跟顾以笙扯在一起,如今,两人好比一根绳索上的蚂蚱。

    “别急,这种事,就是不予理会,你没有看到那些明星个个遇到绯闻都是保持沉默吗?况且你也不是明星,这种八卦都具有时效性,很快就会过去的!”

    “王姐,”乔陌然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缓,“这些我并不怕,可是我只是不想伤害我的老公曹泽铭!”

    王亚樵认真地看着她,然后问了一句:“小乔,你实话实说,你跟顾以笙到底有没有那种事?”

    乔陌然默然下去。

    王亚樵一看她这个表情,就说道:“无论谁问你,都是没有,你只要记住一句话,保持沉默就好了!之前我跟我老公也遇到类似的情形,那是他的对手给设置的绊子,故意制造一些矛盾。这世界就是这样,一些人看见你过的好了,羡慕嫉妒恨,看见你过的不好,也会对你同情痛惜,这就是人的本性。同情弱者,羡慕嫉妒强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就过去了。你只要自己心中强大,谁都打不倒你!尤其这种事,如果你的先生一开始知道你的事跟你结婚,那么他也没有什么可介意的,如果不知道,那就麻烦了!”

    “王姐,谢谢你!”乔陌然真心地感谢,或许很多人就是这样,一开始的时候会觉得比较苛刻,不好相处,而一旦接触了,会发现,有不少人是外冷内热,不是心怀恶意的人。

    王亚樵笑笑:“你还小,姐知道你是个不多话的人,但是却很仗义,我已经两次找你帮忙了,也知道两次都很为难你,但是你即使为难,却没有推辞,可见你这个人很不错。所以我愿意跟你深交,这是一种缘分,别人叫我鸟她我自己都不喜欢!”

    乔陌然也笑笑。

    “别怕,对于这种心存歹意的陷害,都不算什么!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乔陌然点点头,心中对王亚樵的开导更是感激了。

    之后,吃过饭,林锐直接让服务员把她们的单子免了。

    王亚樵还说请乔陌然的,结果被请了。

    两人回到单位,坐在办公室里。

    乔陌然犹豫着,要不要给曹泽铭打个电话说一声。

    很快,她的电话响了,是车铭简打来的电话。

    她接了电话,“喂?”

    “陌陌,说话方便吗?”车铭简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就我自己在办公室!”她说。

    “你可能遇到麻烦了!”

    “我已经知道了!”乔陌然平静地开口,她如今在刚才一瞬间的着急犹豫下,此刻反倒平静了很多,王亚樵说的对,她只要心中强大,过去的事,就是过去了!她顾以笙之间有过一段感情,但是不是奸情!过去的感情无法否认,也只能正视。

    “陌陌,可能会影响你!”

    “顺其自然吧!”乔陌然轻声道:“这件事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有人想要置于顾以笙于死地,我只是附属品而已!”

    “陌陌,你还关心他?”车铭简问。

    乔陌然叹了口气。“车铭简,你觉得如今在电话里说这些有意义吗?你如果有时间,去找幕后的那个人吧!这样更有意义!”

    车铭简似乎也很赞同。“我明白,只是这次真的太狠了,完全是直中要害!”

    乔陌然的心中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隐忧,或许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巧合了。

    她觉得越是她想宁静,远离顾以笙,淡定的生活,而命运越是会把她跟顾以笙牵扯在一起,好像有一张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而她越是纠缠,越是挣扎,越是窒息的厉害。

    “你确定你一点事都没有?”车铭简听着她不说话,有点担忧。

    “我的事泽铭会帮我解决,谢谢你的担忧。”她轻声说道:“电话里一些事还是不要说了,敏感时候,很多事只怕越是解释越是浑浊,对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好处!”

    车铭简愣了一下,最后扑哧笑了:“你的谨慎是不错的,但是你要相信,你们顾局不是那么熊包的人!”

    “如此最好!”她说完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刚要给曹泽铭拨过去,电话就打了过来,语气里都是担忧:“陌陌!”

    乔陌然听到他的声音,唇边溢出一抹温暖的笑意:“泽铭!”

    “……”曹泽铭欲言又止,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样子。

    乔陌然倒是坦白,“你打电话是要问我新闻的事对吗?”

    “陌陌,有我在,一切都不会打倒我们!”曹泽铭这样告诉她。

    乔陌然一下鼻头酸酸的,眼睛也热了,轻声道:“只要你信我,我就永远不会辜负你!”

    “下班我去接你!”他说。

    “好!”她微笑着点头,放下电话。

    很多事,不必说,他懂就好了。

    听说顾以笙下午回来了。

    全局早已经把他如今的遭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那些喜欢七嘴八舌的人总是会跳出来充当小丑,不用猜也知道说了什么,乔陌然可以知道自己又在其中。

    顾以笙回了办公室,下午直接召开全聚会。

    这不是例会,而是一个临时的会议。

    大家在八楼大会议室坐下来,他坐在主席台前排最中央,面容冷沉,保持着一种超然的冷静。

    这样的顾以笙,让乔陌然觉得有点陌生。或许是见过了他的幼稚,他的不成熟,所以,当看到这样冷静只是面无表情让人看不透他想什么的顾以笙的时候,她恍惚了一下。

    他的面无表情让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大气都似乎不敢喘一下,这个时候,多事之秋,谁都可以在背后八卦的汹涌,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真的撞到枪眼上。

    顾以笙身旁坐着几位局领导,个个都面无表情。

    这种时候大概都约定俗成,谁要是敢笑,只怕也要被说水平低劣吧!

    面无表情是该具备的基本素质。

    李局长先说了句:“今天召开临时会议,是关于网页上的问题,想必大家都看到了!”

    顾以笙这时候身子稍微靠后了一点,有点慵懒的靠在主席台的椅背上,面朝着大家,眉睫无波,幽深的眸子,给人一种沉静的气势,仿若泰山压顶不弯腰的淡然。

    如此淡定的表情,让下面更是有一种错觉,好像真的没有把这件事当回事。谁都知道,搬掉顾以笙也不是那样简单的事,换了谁,都是如此,再说这种事,总要立案调查,也许诽谤者不久后就被绳之以法。况且在盛然食品的问题上,顾以笙显然已经作为,局里也在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有了作为。

    “顾局今天召开全体会议,有事情跟大家交代,下面请顾局来说几句!”李局长把话筒搬到顾以笙的面前。

    顾以笙稍微靠前了一点,身子依然是放松的姿态,然后剑眉一挑,撩了一眼下面黑压压的人群,他微微地眯了眯眼睛,那寒星似的眼底迸射出一抹犀利,声音低沉而沙哑,不疾不徐,强硬却又不容分说。

    “网页的帖子刑警队会立案侦查,关于污染的新闻,我想全局都看过了!今天我在这里郑重警告大家!多事之秋,安分一点,被刑警抓到把柄,自己亲自去市委跟书记交代!如今,这已经不是我顾以笙一个人的事,在创模进入决定性关键时期给市里带来的这一重创,想来后果大家都很清楚,我也不再多说。各科室,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回去查一下过去半年的案子,对于过去忽略、或者一不小心就不作为的案件,自己主动来报,重新整理调查作出治理,局里和市里可以既往不咎!倘若没有,被核实后,今年检察院的六个名额,我不介意送谁过去!”

    此话一出,下面传出了倒抽气的声音。

    似乎有人大喘气了一番。 福利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