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49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整个车厢里悄然无息的死寂,车里的护士医生都很诧异,其中一个护士看到曹泽铭握着乔陌然受伤的手,而那手渗出血来而不自知,她不得不提醒这个阴沉着脸的帅哥:“先生,你握的是这位小姐受伤的手!”

    曹泽铭猛然惊醒,一低头,看到满手的血。

    他惶然喊道:“陌陌!”

    乔陌然只是目光定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千丝万缕的情绪纠缠中,最后轻轻地别过视线,轻轻道:“没有事,不疼!”

    她似乎都没有痛感了。

    之后,曹泽铭没有再开口,也不曾解释。

    到了医院,乔陌然的胳膊包扎了,手心里因为刺得太深,缝了三针。

    之后,乔陌然被送进病房滴了两瓶药。

    听护士说隔壁病房里住了一位帅哥,脚上扎了二十多块碎玻璃,血肉模糊,却还是走着上车走着来医院的。

    乔陌然躺在床上,有点失神。

    曹泽铭没有进来,病房里只有她自己,不多时护士会走来检查一下她的药液滴入的情况。

    泽铭不愿意警察擦手,而她不赞同,却也只能自己忍受。

    此时的顾以笙躺在病床上,脚上被缝了几针,双脚都被缝了,他眉头都不眨一下,躺在床上。

    曹泽铭进了这间屋里,对他说:“车子被人动了手脚,没有任何破坏,大概是万能钥匙打开的门锁,你们都有轻微的一氧化碳中毒!”

    顾以笙冷声道:“这个你不应该去问你母亲吗?”

    曹泽铭这时候却说:“不是我母亲!”

    顾以笙一愣,有点怀疑,嗤笑一声:“你当然是维护你的好母亲了!”

    “是牛小宝!”曹泽铭知道他不相信,他淡漠着声音说道:“我们刚调查到了她的车子送给了丽水的一个混混,那套房子正是那个混混头子名下的!”

    顾以笙彻底的震惊了,“牛小宝有那么大的本事吗?幕后的人你敢确定不是你的母亲?曹泽铭我劝你最好去搞清楚你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不过是个没有道德没有人伦的败类而已!”

    “我会详细调查的!”曹泽铭说完走了出去。

    他回到了隔壁乔陌然的病房,发现乔陌然正躺在病床上,目光失神地望着窗外的夜色。

    曹泽铭看到她这样子,只感觉无边的痛苦也随着传达到四肢百骸,她虽然没有责怪他,但是他还是很难受。

    “陌陌,把你们弄到那栋房子里去的人大概是牛小宝!”他声音沙哑地开口,纠结的痛楚和深深的愧疚让曹泽铭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牛小宝因为什么报复,他大概也知道了!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乔陌然一瞬间眼神动了动,黑色的眼眸如死灰般的炽烈的燃烧着,又慢慢的化为枯寂的灰烬。原来是小宝,不是迟云!她刚才自以为是的认为是迟云,原来她是先入为主了!只是牛小宝何以这样恨自己?跟自己和好原来也只是个幌子,没有想到更厉害的在后面了!

    曹泽铭将乔陌然的苦痛收进眼里,轻声道:“不是姑妈!”

    她闭了闭眼睛,目光略带愧疚的看着曹泽铭,轻声道,“对不起。”

    见她冷漠的脸上已经消失了痛苦,似乎还多了一抹释怀,跟自己道歉,他心里很不是滋味。“陌陌,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搜集了证据,亲自送她去警局!”

    乔陌然心里微微地叹息,瞬间面色凝重,目光望着眼前的男子,眉头纠结,手握成拳,却最终无力的放下,沉默了。是不是若是迟云,就不会送进警局了!她没有问出来这句话。

    之后又陷入了安静里,乔陌然沉默了良久问他:“你有联系牛小宝吗?”

    “我让人去找她了,限制她的自由,明日我们回到云海再细细处理!”

    第二日,天气晴朗,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乔陌然活动了下受伤的手臂和手,护士给重新换了药,已无大碍,只是到时候来医院拆线,中间还要打点抗生素。

    她打算回云海,她要亲自去问问牛小宝,到底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有人在背后指使。总之乔陌然无法相信牛小宝会有这么大的手笔。

    下楼的时候,她看到了顾以笙坐在轮椅上,脚上抱着纱布,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推着,而那个男人推着顾以笙上了一辆警车。

    曹泽铭揽着乔陌然走了几步,看到顾以笙被一辆警车接走,他的眸子里染上了一抹忧虑。咬牙想了想,他对乔陌然道:“陌陌,你先上车!”

    乔陌然低下头去,上了车子,林锐已经在车里了。

    见到乔陌然上了车子,林锐看了她一眼,为曹泽铭解释了一句:“弟妹,不是泽铭不报警,是即便是报警一些事也不好处理。”

    乔陌然微微地抬头,脸上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只是轻声道:“林哥,我没有意见!”

    林锐听着她毫无感情的语气,叹了口气。“可是你看起来很不高兴!”

    “遇到这样的事情,我高兴不起来,抱歉,扫了你的兴致对不起了!”乔陌然轻声说道,目光转向窗外,不知道看向何处。

    “抱歉,是我说错话了!”林锐觉得刚才话中有歧义,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好像对泽铭有意见。他不是不管这件事,他只是想要更好的处理。”

    “是的,我信他,毕竟他做夹心饼干不好做,不过现在他不用做夹心饼干了,因为是小宝,这样挺好的!”她收回目光,看了前排的林锐一眼,低下头去,看着自己被纱布包扎的手,沉默下来。

    “弟妹,泽铭对你的心是毋庸置疑的!”林锐又说了一句。

    “我没有怀疑!”乔陌然不得不回答。她只是突然不想说话了,只是觉得在这个时候,曹泽铭想要选择两全,她可以理解,但是却无法赞同。所以,她心里不好过,她也不想给曹泽铭添堵。

    “但是你的脸上写着不快!”林锐尖锐地指出。

    微微的薄怒一瞬间藤上脸蛋,乔陌然觉得林锐真的是太尖锐了,压下心中的不快,她抬起头来,只是沉默的看着林锐的面容,刚刚的薄怒在一瞬间早已经敛去。而后又恢复到了面无表情的神色,林锐有一瞬间的失神,刚才那一瞬间,乔陌然明明眉头皱起,似乎有怒气上扬,却又在片刻恢复了平静,看来她真的是功力够了,可以瞬间把情绪隐藏。

    似乎无视乔陌然的沉默和薄怒,林锐又道:“真正聪明的人不会计较一时得失的,最后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乔陌然暗自叹息,林锐这个人还真的不错,是曹泽铭的朋友,会做曹泽铭的说客。就像当初车铭简会一直做顾以笙的说客一样,这种朋友还真的挺够义气的。每个人都喜欢来告诉她,怎么做怎么做,只是她似乎都不能生气。乔陌然忽然自嘲的一笑,唇角轻扬,好吧,就一切不在意了吧!在意也不会改变什么。

    林锐捕捉到她若有若无的笑意,有点讶异。

    乔陌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被乔陌然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毛,林锐尴尬的清了清嗓子,乔陌然目光虽澄静,却隐约透露着犀利的光芒。

    林锐笑了笑,“弟妹你对我有意见?”

    乔陌然摇头。

    林锐不得不加深了笑容继续的说道:“你的目光为何这样看着我?”

    “林哥,你很够朋友,泽铭有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幸福!”乔陌然轻声回答,就事论事。

    林锐有点微微地一怔,似乎明白了乔陌然的意思,他收敛了自己的笑容,“你在觉得我对你不公平是不是?”

    乔陌然摇头,无光的眼神对上一双幽深不见低的黑渊。“林哥您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真的报警未必就解决的了,我该相信泽铭,他并不是个熊包的男人!”

    林锐一愣,这个丫头真的聪明,她知道这句话会被自己传给泽铭,所以她用这句话来给他们这些男人戴了高帽,处理不好,他们都是熊包了。

    车外,曹泽铭大步朝着顾以笙走去。

    顾以笙连夜联系了萧寒,他可以因为乔陌然不去报警,但是他却不能不去调查这件事,利用萧寒的关系网,处理这些事,会容易很多。

    坐在车里,收了轮椅,萧寒把轮椅放在后备箱里,一抬头看到了走过来的曹泽铭。

    曹泽铭看都没有看萧寒,而是走到车边,低头看向里面的顾以笙。

    顾以笙接收到曹泽铭递过来的目光,眼底一片宁静,似乎一下子宁静了很多。他眉头一挑,道:“有屁快放!”

    “你可以报警,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打草惊蛇造成最严重的后果。”曹泽铭沉声开口。“这件事,我会给你交代的!”

    “给不给我交代无所谓,但是你最好确定不会有下一次,再有下一次,你会彻底的失去乔陌然!”顾以笙暗沉的嗓音里有着不屑的薄怒。

    “你也最好搞清楚,视频的事到底怎么回事,你手机里的东西,怎么会轻易传到了网上!还有,你已经失去了陌陌,以后不要再在她的身边乱转!”曹泽铭说完,就转身离开。

    顾以笙一怔,是的,失去了陌陌,不该乱转!

    萧寒看了看浑身戾气的曹泽铭,上了车子,发动车子,道:“那家伙看起来脾气不太好!不过说真的,维护自己的母亲也确实应该!宣告自己的地盘也是男人所为,以笙,放了乔陌然吧!你会遇到更好的女人!”

    顾以笙没有说话,知道萧寒的意思,很多时候人都是这样的,不自觉地带了感情色彩。萧寒是为了他好,只是他很多时候心不由己。快来看 "xinwu799"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