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42章 初步共识
    瑾宁致歉之后,让可伶带着三位大人到书房去。

    她看着陈子飞,“有事?”

    陈子飞本来是满腔的怒火,但是这会儿一时也发不出,只是悻悻地道:“我来找过你们几次,你都避而不见。”

    “你一没下帖子,二没说来意,我难道放在正事不做,在家里专门候着你来吗?”瑾宁也不动怒,只淡淡地道。

    陈子飞也淡淡地道:“我想见靖廷,你们府中的下人说靖廷没在府中,见郡主您,也没在府中,我倒是不知道可以找谁了。”

    瑾宁看着他的态度虽然不好,但是不至于恶劣,比起那天来的两个混蛋要好很多,遂道:“靖廷确实没在府中,他有差事在身,三五天回一次不定,十天半天回一次不定,你如果有要紧的事情,可告知门房或者嬷嬷,若只是寻常拜访,我觉得咱也不需要这样的虚伪。”

    陈子飞瞪着眼睛,“你怎么能这样说?亲人之间来往,怎么能说是虚伪?”

    瑾宁看着他,“是的,亲人之间的来往不是虚伪,但是靖廷在侯府这么多年,你们也没去找过他,现在才来找,难道不是虚伪吗?”

    陈子飞的锐气渐渐地下去了,其实他本质倒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可就是被气着了。

    瑾宁先数了陈家的凉薄,他就理亏心虚,连气都发不出,只是道:“我父亲和四弟前两日来,一番好意前来探望,你们若不待见他们,直接拒之门外就是了,何必要下手打人呢?他是老人家,是靖廷的祖父,他就是千不该万不该,也不应该被你们这样对待的。”

    瑾宁见他说话,嘴角都起了白泡,粘着了嘴角,连话都说得不利索,便道:“进去说吧。”

    她先进了正厅,命人奉茶。

    她坐下来之后,看着陈子飞,“坐!”

    陈子飞看她坐在正座之上,自有一股威仪和气势,心中不由得一震,此人若愿意跟他讲道理,那他最好还是讲道理。

    遂坐了下来,对于下人奉上的茶,他一口就喝尽,只觉得喉头甘凉清爽,说不出的舒适,一扫嗓子的焦躁。

    瑾宁看着他道:“你们和靖廷的恩怨,始终是需要解决的,既然你今日不是带着怒气来,愿意好好说话,那我就跟你好好说。”

    她招来可俐,先吩咐了,“尚书大人和两位将军还没用饭,你先命人去做点饭菜送到书房里,告知他们,我一会就过来,还要,昨晚我写好了一封折子,就放在书桌上的,你给尚书大人过目,如果大家意见一致,请他们在折子上加自己的名字,我明日便递呈皇上,另外,给我几个馒头吧,我也饿得很。”

    可俐道:“是!”

    陈子飞听着这番话,才知道她果然不是为了躲避自己,心里不由得羞愧,更觉得自己小人之心,当下就惶恐了许多,轻声道:“我不知道郡主这么忙,连饭都还没吃,实在是失礼了。”

    瑾宁也不接这些虚文,正色道:“陈家是靖廷的本家,父母的灵位神牌也都在陈家里头供奉,若说靖廷对陈家还有一丁点的留恋,那就是他父母的根在那里,你们准许靖廷回去拜祭,那我们就会回去,但是,话我说在前头,咱也就是面子上的事情,我希望,你们不要对靖廷过多的苛刻与要求,陈掌柜,你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你该知道,靖廷不需要对陈家承担任何的责任。”

    陈子飞叹气,“哪里敢?说实话,陈家有今天,确实是自己损了自己的福气,我以前不为靖廷说过一句话,如今我也没权利要求他为陈家做什么,但是作为如今的当家人,族中的人要求,我只能是这样说一说,但是靖廷不做,我也不会怪他,我自己的本意,只是想找回这个侄子,大哥这一脉,不该落再外头。”

    这像一句人话,瑾宁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陈子飞继续道:“有句话,我还是得说在了前头,陈家老人多,且一个个倚老卖老,态度傲慢跋扈,便是年轻一些的,自小含着金钥匙出生,不曾吃过半点苦头,在外头挥霍成性,前呼后拥习惯了,靖廷如果回去拜祭,少不了这些人是会给些脸色看。”

    “我与靖廷,不会看任何人的脸色。”瑾宁淡淡地道。

    “是的,”陈子飞看着她,又叹了一口气,“他们不当家,不知道危机,如今陈家已经不复往日了,他们的气焰却还没有降下来,如果有人能教训一顿,或许不是坏事。”

    陈子飞是忽然生出这个念头来的。

    是因为他看到瑾宁年纪小小,却能独当一面,她上战场,和尚书大人料理军务,得皇上器重。

    若说出身好的人,就能平步青云,可多少侯门子弟不还是没落了吗?陈瑾宁的事情他知道一些,她是真真从泥土跟底下摸爬滚打上来的,有今日成就,是她自己的本事。

    陈子飞觉得,陈家不是需要资助或者给创造什么机会,陈家的没落,是在根上腐烂了,人若没有出息,多大的祖业,最终都会被挥霍一空的。

    他原先没见过陈瑾宁,但是,如今得见,他才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

    可俐亲自送了馒头和酱菜上来,瑾宁请陈子飞陪着一块吃点。

    陈子飞看着瑾宁就着酱菜吃着那些干巴巴的馒头,身为郡主,郡侯,国公府的小姐,大将军,她对吃喝是这般的不讲究。

    而再想陈家那边,若说一顿饭只吃馒头和酱菜,那得要了他们的命了。

    陈子飞想到这里,不禁又是叹气,他取过馒头,也吃了起来。

    这些馒头其实没有什么味道,但是他饿得厉害,竟也觉得十分的美味,又或许,这些馒头,连人家郡主都这样吃,他一个平民,有什么讲究的资格吗?

    吃过馒头,陈子飞知道她还要忙,便站起来道:“我便先告辞了,等靖廷回来,我再来拜访一次。”

    瑾宁道:“好,靖廷回来的话,我会命人告知你,慢走!”

    她让可俐送他出去,然后,回头喝了一口茶,马上便去书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