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78章 蝴蝶客
    轻舟与绿屏的花艇撞在了一起。<a href="http://www.25shu.com" target="_blank">www.25shu.com</a>

    碰撞的力度,使得船身剧烈摇晃,侍女扶着绿屏出来,一个晃动,两人都落了水。

    “郡主,可以行动了。”可俐看着这一幕,道。

    瑾宁深呼吸一口,跳入水中。

    落水的有几人,但是她辨别了绿屏的位置,所以奋力朝绿屏游了过去。

    殊不知,有一人比她更快,一手抱起了绿屏。

    那人简直就像是海里的蛟龙,本是从瑾宁身后出现的,直接超越了瑾宁,抱得美人在怀。

    瑾宁只能一手抱起侍女。

    狼狈地上来了花艇,美人惊慌颤抖,花容失色。

    那救人者在安抚,又去找那孤舟的主人,却哪里还见他?

    瑾宁看着他,记得他是谁。

    前生见过几次,此人是武安侯府的小公子,真名不记得了,但是有个绰号,蝴蝶客,京中人人都叫他蝴蝶客,真名是什么哪里有人在乎。

    但是,瑾宁觉得叫他脂粉客会更妥当一些。

    这位爷,除美酒与美女之外,没有其他爱好。

    其中,美酒的爱好,又高于美女。

    前生,他似乎缠绕过靖廷一段时间,有那么半年,总是过来侯府找靖廷,所以瑾宁见过他几次,倒是前生陈瑾瑞嫁到武安侯府去,她去的时候没见过这个人。

    而他缠绕靖廷,则是因为靖廷得靖国候夫人送了几坛好酒。

    她看着那绿屏已经软在了他的怀中,自知自己没有希望了,但是依旧碰碰运气,上前问道:“姑娘,没事吧?”

    绿屏这才连忙让侍女搀扶起来,福身对着两人道谢,“小女子承蒙两位侠士搭救,实在感激万分,还请两位留下姓名,小女子好登门道谢。”

    “我叫宁三,答谢不必了,姑娘没事就好。”瑾宁连忙先回答了。

    “宁公子,多谢了!”绿屏又是盈盈福身。

    她偷偷地看了蝴蝶客一眼,见他长得疏狂俊美,心中顿时乱跳一拍,脸色羞红。

    蝴蝶客笑道:“不必登门致谢,若真有心,改天请我吃酒。”

    船夫过来,对着蝴蝶客就拱手,“哟,这不是蝴蝶客大爷吗?”

    绿屏听得是蝴蝶客,怔了一下,再看向他的时候眸光已经有些痴醉了。

    瑾宁知道到手的肥鸭子飞掉了,不由得暗自惋惜。

    绿屏请蝴蝶客进船舱里头坐,蝴蝶客洒脱挥手,“改天吧,今日有朋友在。”

    说完,他轻身一起,潇洒地落在了另外一艘船上,看得绿屏痴迷不已。

    人家正主儿都走了,瑾宁自然不好在这里叨扰,便也告辞了。

    她想比蝴蝶客更潇洒优美一些,所以轻身而起,殊不知,那边的可俐以为瑾宁得手,便也起身跳过来,两人直接对撞,双双落湖。

    当两人爬回自己的船上时,都尴尬狼狈不已。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谁知道凭空出来一个蝴蝶客。

    两人只得叫船夫回岸。

    那边,制造事故的可伶也在岸边等候,见两人这么快就回来,不由得问道:“怎么就回来了?没聊上吗?”

    “别提了,被人抢占先机。”瑾宁晦气地道。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

    瑾宁回头,只见蝴蝶客站在身后,冷冷地盯着瑾宁看。

    对于这个破坏自己好事的人,瑾宁也不想搭理,道:“我们走。”

    “想走?”蝴蝶客上前拦下瑾宁,微愠道:“你可知道方才若施救不及,会出人命的?你这种轻浮之徒,我一年也见不少,但是,这么明目张胆在泰和湖上下手,罔顾人命,简直可恶,我不能轻饶了你,走,跟我去见官。”

    说着,他一手伸过来要拉住瑾宁的手腕。

    瑾宁退后,他扑了个空,挑眉看着瑾宁,“身手不错,可惜心思不正。”

    瑾宁见渐渐有人围了过来,不想在这里太显眼,叫孙荣贵看出她的打算来,便转身走。

    蝴蝶客却偏不让她走,一路追了上去。

    二可拦住,厉声道:“够了,都叫你占了便宜,你还卖乖?快走!”

    蝴蝶客怒了,“态度还这般恶劣,今日还真不能放你们一马,谋害人命,你跟爷到衙门去。”

    瑾宁知道纠缠下去必定得动手,一旦动手就惹人生疑,便看着蝴蝶客道:“好,我跟你到衙门去,反正京兆府我认识人。”

    蝴蝶客冷冷地道:“那就不好意思了,到刑部去。”

    刑部的陈牧,他是认识的。

    瑾宁就是要去刑部,京兆府那边虽然也交代得过去,但是,人多口杂,难保会泄露出去。

    陈牧就不会。

    瑾宁跟着蝴蝶客到了刑部。

    蝴蝶客直接是扭送她到陈牧的面前。

    陈牧看到女扮男装的瑾宁,再看看蝴蝶客,不由得笑道:“七爷,您这是怎么了?”

    蝴蝶客怒道:“这个轻浮之徒,为了追求美人,竟然在泰和湖上故意使轻舟撞花艇,差点出了人命,陈兄,你必须要严办他。”

    陈牧看向瑾宁,“郡主,怎么回事?”

    瑾宁坐下来,无奈地道:“办点正事,被他搅和了。”

    在过来的途中,她知道自己指望不上了,只能指望这个蝴蝶客。

    他这个人倒是侠义心肠,否则不会扭送她道府衙里头来。

    能合作最好,所以进来的时候没冲陈牧打眼色。

    蝴蝶客震惊地看着瑾宁,上下打量了一番,皱起眉头道:“竟然是女的?天杀的,我没看出来。”

    他这般说,又愣了愣,“郡主?”

    陈牧介绍道:“这位是郡主,也是郡侯,陈瑾宁,瑾宁,这位是武安侯府的七爷。”

    “知道。”瑾宁看着蝴蝶客,套了一下近乎,“也算是曾经的亲戚。”

    “你是……噢,”蝴蝶客仔细看了看,疑惑地道:“竟然是瑾宁郡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瑾宁拱手,“七爷,我有事相求,能否单独谈几句?”

    蝴蝶客看了看瑾宁,又看看陈牧,陈牧冲他微微点头,他便对瑾宁道:“那好,郡主请。”

    陈牧为他们安排了一个地方,让他们单独谈话。

    瑾宁开门见山地道:“七爷,今日我命侍女撞绿屏的花艇,是做好了准备,附近也有侍卫在,不会出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