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都腹痛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瑾宁福身,又退回去坐着。

    她知道老夫人的手段绝不仅此,她总是有准备的。

    前头两项,若自己拆解不了,便落了个坏名声,京中混不下去了,得收拾包袱回青州。

    可若拆解得了,那么,就定还有后招,否则,今日宴会花费这么大,岂不是叫她亏本了?

    点心轮流地上,许多都是出自南国的精美点心。

    只是点心吃多了,也腻,加上天气炎热,甜食吃不了多少。

    幸好袁氏早有准备,叫了几个奴婢去上她从南国带回来的椰子水。

    京中椰子很少,便是有,也是老椰子,只有椰子肉没有水的。新鲜的椰青,里头才有汁水。

    梨花院的青莹和梨花也一同上来献椰子水,两人捧着的放到了瑾宁和公主的面前。

    这可是稀罕物,便连靖国候夫人都忍不住喝了一碗。

    “冰凉冰凉的,实在好喝。”靖国候夫人道。

    袁氏笑着说:“可不是?事先把椰子水倒出来放到陶罐里密封好浸入梨花院的井水里泡着,拿上来可就冰凉可口了。”

    江宁侯夫人也饮用了,眉目里有浅淡的笑意,“南国美食水果这么多,难怪老夫人乐不思蜀,都不愿意回京了。”

    老夫人笑道:“南国再好,也不如家里踏实。”

    瑾宁听得放入梨花院的水井里泡着,便留了个心眼,这事儿,她不知道。

    她仔细看了一下自己的碗和公主的碗,是有记认的,边上有一抹殷红,不显眼,但是能分辨得到。

    其他人碗边是没有的。

    她借故走了下去,拉了青莹到一边问道:“椰子水是放在梨花院里泡着的?”

    青莹道:“是的,今日一早小姐您刚出去,夫人便带着下人把陶罐沉到咱院子的井里了,方才二夫人带着人到梨花院起了陶罐,便令奴婢和梨花也一同送过来,二夫人说奴婢和梨花入府不久,规矩不大懂,怕得失了客人,叫我们只给公主和您送。”

    青莹见瑾宁愁眉深锁,便问道:“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瑾宁摇头,“没事,你先别回去,在这里等着,若回头有什么事,你直说便是。”

    青莹见人多不敢问,心里却忐忑不安。

    瑾宁坐回去,她几乎可以肯定,其他人的碗里是下了东西的。

    而她和公主的应该是没有。

    东西是从梨花院里送出来的,如果下了东西,她的嫌疑是最大的。

    她倒是有些错估了老夫人,本以为她不屑用这样的手段。

    在她身前的靖国候夫人忽然道:“对了,前些日子皇太后研制了一种强身健体的药,给了本夫人一瓶,正好诸位夫人都在,不如,为皇太后试试这药?”

    说着,她便叫身边的瑞安郡主为她去派药。

    听得是皇太后研制的补药,便是无效,大家也觉得无比的荣幸,都十分期待。

    瑞安郡主逐一派发,分发到了诸位夫人的手中。

    药丸是红色的,像是上了一层漆油,发亮,仔细一闻,有一种清香带甜腻的味道。

    “不必用水送服,就这样放入口中咀嚼便可。”靖国候夫人说着,自己吃了一粒。

    老夫人接了药,含笑道:“想不到老身有此荣幸,托了夫人的福了。”

    众人纷纷吃了这药,也学靖国候夫人那样咀嚼了几下。

    “甜,也带着略苦,没什么药味,好东西啊!”尚书夫人笑道。

    靖国候夫人微微笑了,“皇太后说下了雪莲,倒不知道是真是假,雪莲有排毒的功效,本夫人之前吃过,会轻微的拉肚和腹痛,不过,皇太后说这是把人体的毒素排出来,拉肚和腹痛之后,再服她制的百蜜丸,互相配合,便能调养气血,固本培元,诸位夫人回府之后,本夫人会命人送百蜜丸到府上。”

    众人纷纷谢过,眉目十分欣喜。

    老夫人和袁氏听得此言,眸色微变。

    过了一会儿,老夫人便觉得腹中疼痛,她叫袁氏搀扶她去茅房,可袁氏也腹痛,坐在石凳上捂住了肚子。

    瑾宁起身,扶着老夫人的手臂,“祖母,孙女扶您去。”

    也有夫人纷纷站起来说要去茅房,大家都很欢喜,觉得这是排出了体内的毒素。

    国公府的茅房,一时人满为患。

    瑾宁扶着老夫人前去,老夫人腹痛不强烈,她喝的椰子水不多,因而,出了院子,便挣脱了瑾宁的搀扶,神色冷淡。

    瑾宁微笑,“祖母好手段!”

    “想说什么,直说便是!”老夫人冷冷地道。

    “祖母为外间对食一说,真是费尽心思,还特意开个宴会来为我澄清,孙女会时刻铭记祖母恩典。”瑾宁巧笑倩兮,眸子里,却是冰裂的恨意。

    老夫人慢慢地站直了身子,看着她,什么都没说,但是,眼底的憎恨厌恶却毫不掩饰。

    瑾宁一字一句地道:“你欠我们母女的,我会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说完,瑾宁退后一步福身,嘴角上扬,“祖母要上茅房,孙女便不陪同了。”

    她转身回去了。

    凉亭里,就剩下靖国候夫人和平安公主了。

    “这老太太还敢下毒了?”公主到底英明,瞧出了端倪。

    靖国候夫人淡淡地道:“没下毒。”

    公主一怔,“没下毒?”

    瑾宁淡淡地笑了,“下毒,能瞒得过那些夫人,瞒得过靖国候夫人与公主么?她不会这样做。”

    公主看着靖国候夫人,“我还以为你分发药丸,是为瑾宁拆解。”

    瑾宁解释道:“先吃了这么多点心甜食,再喝了凉性大的高山茶,之后饮用冰凉的椰子水,谁的肠胃受得了?腹痛是肯定的,可在场的人都不懂得药理,一旦大家都出现腹痛,老夫人起个疑心叫人查一下,当然什么都查不到,只能查到椰子水是从我梨花院里拿出来的,我与公主的碗是有记认的,大家心里都觉得是我要搅了老太太的宴会,故意丢老太太的面子,才会在椰子水里下药。”

    靖国候夫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倒是心水清明。”

    瑾宁方才其实也以为是下毒了,但是想想老夫人不会这么愚蠢,因为真要查起来,国公府脱不了干系。

    可什么毒药只会造成腹痛拉肚?多半是巴豆强泻之类的,她后来想起自己在庄子里的时候,曾经试过吃甜食再喝井水,也出现过腹痛拉肚。

    那就连巴豆都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