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9章 你谋害嫡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而另外一种冥婚方式,则是一方活着一方死了。

    这样的仪式会更隆重一点,就直接和活人成亲一样了,三书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一样不能少。

    可这样的冥婚,多半是死的显赫,活的低微。

    如今,瑾宁出身高,父亲是国公,外祖父是大将军,且她自己也皇上亲封的县主,竟要嫁给一个已经死了的武将。

    虽然陈靖廷是大将军,可真正把他放在眼里的没几个。

    对陈靖廷,大家多半认为他只是苏意提拔的南监副使,江宁侯用敌人尸体堆起来的花架子,皇上念陈子忠大将军忠义之情恩典。

    他真正的战功,屈指可数,能拿得出手的,只是剿灭了山贼,至于跟随江宁侯出征的那些战事,也不是他的功劳,不过是江宁侯为他打的功劳。

    所以,婚事传出去之后,才会叫人如此讶异。

    陈国公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女儿的婚事,他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他心头很悲凉,可他无法怪责任何人,他只是不舍,瑾宁如何能嫁给一个死了的人?

    他不敢去找甄大将军,只能去找苏意。

    苏意没给他什么好脸色,知道他为瑾宁的婚事来之后,淡淡地道:“这是瑾宁的意思,你有什么回去问瑾宁便是。”

    陈国公来之前便知道苏意不会对他客气,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听苏意这样说,他道:“你是她的师父,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嫁给一个死人是不是?”

    “这事你是她父亲都管不着,师父哪里管得着?”苏意拉长了脸,淡淡道。

    陈国公看着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你也休要专门捡难听的话来说,我知道我确实对不住这个女儿,现在我知道错了,我只是担心她下半辈子不知道怎么过,你就别恶心我了,好吗?我们好好谈谈。”

    苏意当下就拍桌子怒道:“这话就难听了?更难听的我都他妈憋着没说呢,我不恶心你恶心谁啊?嫌弃我说话恶心怎不想想你自己做的事情恶心不恶心?”

    陈国公软了下来,垂下头道:“你骂,你若心里痛快,尽管骂,我今日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只求你劝劝瑾宁,让她不要犯糊涂。”

    苏意想起他昔日对瑾宁的强硬,再看他如今耷拉着脑袋的丧气样子,不禁冷道:“我有什么办法,她自己要嫁的,她就跟她母亲一个性子,当年大将军不许甄依嫁给你,又劝又骂都没凑效,最终还不是嫁了?她就是犯糊涂啊!”

    陈国公怔然,良久,叹了一口气,“我愧对她们母女,只求能做点什么赎罪。”

    苏意神色冰冷地道:“不是你想赎罪便能赎罪的,瑾宁这事,你就别阻挠了。”

    “那不行,纵然她生气,此事我也不能袖手旁观。”陈国公道。

    苏意怒了,“你不是要她高兴吗?她嫁给靖廷,她高兴,你真是,该管的你不管,不该管的,你倒是较真了。”

    “这事怎么就不该管?这才是该管的事情。”陈国公道。

    苏意瞪着他,还真怕他横插一竿子,把事情给搅和了。

    这人旁的本事没有,搅屎的本事却大着呢。

    想到这里,苏意沉声道:“这话,你听着就好,因着你那位母亲给甄依下寒毒,瑾宁娘胎里带了这种毒,瑞清郡主说,她顶多再活三年。”

    苏意说完,也就不再搭理他,起身走了。

    陈国公双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慢慢地移动了一下,双手哆嗦得厉害,脑子也是一片的空白,那空白之处,只有苏意的这句话在不断地回荡,震响。

    三年,三年?

    是苏意故意这样说来刺激他的吗?

    可苏意不会这样诅咒瑾宁,他很在乎瑾宁。

    那么,是真的了?

    陈国公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府中的,他毫无意识地走到了寿安堂。

    婆子见礼,“国公爷来了?”

    陈国公视而不见,从婆子身边走过,进了去。

    他坐在了床边,看着老夫人,老夫人吃药睡着了,脸上的溃烂未好,但是,吃了药止了痒便能安睡。

    老夫人许是感知身边有人,醒来了。

    慢慢地睁开眼睛,又眯了起来,“是……你!”

    疏风去邪的药喝了,也确实有些效果,加上瑾宁给下的寒凉的药除去漆树汁和蜈蚣煅灰,对她的病情也有适当的疗效,因此老夫人看着就好一些了。

    陈国公没说话,就那样看着她。

    老夫人动了一下身子,淡淡地道:“恨毒了……我?”

    陈国公依旧没说话,只是方才木然的眼神,如今却注入了恨意。

    “哼!”老夫人闭上眼睛,遮蔽眼底的戾气,“废物,有我一天……你和晖哥儿都别想出头。”

    这话,说得甚是利索。

    陈国公慢慢地收回眼光,看向旁边的婆子,冷漠地吩咐,“取盐过来。”

    婆子虽不知道他要盐做什么,但是国公爷和三小姐不一样,便是再恨,也不会为难老夫人。

    因此,福身下去,取了一罐盐上来。

    陈国公慢慢地取过来,放在了床边,然后取出匕首,匕首的寒芒在阴暗的屋中显得特别的的灼眼。

    老夫人睁开眼睛盯着他,脸色愠怒,“想做什么?”

    陈国公倏然抬头,一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眼底的恨意喷薄而出,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疗伤!”

    他的匕首在她脸上原本的伤口上连续刮了几刀,顿见伤口鲜血淋漓,老夫人惨叫了两声,却无力挣扎,只能愤恨地瞪着他,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下得了这狠手。

    婆子也惊住了,“国公爷!”

    “滚!”陈国公回头,眸子阴沉地喝了一声。

    婆子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吓得不敢再说,退后几步,远远地看着。

    “你……谋害嫡母,你这庶子,不得好死!”老夫人虽被捏住了下巴,可嘴巴却也不饶人,陈守业最怕旁人指责他不孝顺,他怎敢如此?

    陈国公阴沉一笑,“母亲说错了,儿子不是谋害你,我是在为你处理伤口。”

    他从盐罐里倒出一把盐,就那样覆盖在老夫人的脸上,使劲搓揉,粗粝的盐粒磨着伤口,掌力催动盐粒融化渗入伤口的皮肉里,老夫人当下疼得浑身直哆嗦,大小失禁,一味地抽搐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