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59章 在哪里出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瑾宁道:“一点小伤,早就好了,而且,也不遭罪,有舅舅呢,事无大小都是舅舅担着,我哪里受罪?”

    老夫人看了两位儿媳妇一眼,两人也笑了,这东浙什么情况,甄士安已经随军送上了信,昨天瑾宁入宫的时候,信便送到了大将军府,东浙的过程,大家也都知道了。

    但是,这孩子难得的是不居功,不傲气。

    甄士安的媳妇听了自然是开心的,觉得瑾宁真懂事。

    这甄家没出闺女,便是孙子辈的也没有一个女儿,忽得了瑾宁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大家开始只盼着她和其他女孩一样,打扮精致,养在深闺。

    毕竟,甄家旁的不多,粗人多,养一个真正的雪球儿,瓷娃娃,那得多好玩啊。

    但是,到底本质难改,看到瑾宁如今战胜归来的模样,再想想她安坐房中一脸白净地在绣花,大家伙还是觉得,眼前的瑾宁更让人喜欢。

    至少,这样才是实实在在的甄家人。

    一个能干能战的黑脸巫女,和一个只懂得绣花媚笑的白净小姐,毫无疑问,前者更好。

    瑾宁今日还安排了回国公府,大哥也说在府中等候,这件事情,嬷嬷也提前跟甄家说了。

    因此,午膳开始得比较早,入席之前,瑾宁问老夫人,“哥哥们还没回来吗?”

    大舅妈笑道:“你婚礼之前,一定能赶回来,放心就好。”

    老夫人道:“说起婚事,原先办的冥婚不当数,这一次咱就得办盛大一些。”

    大舅妈轻声道:“母亲,关于这事,您还是得问问瑾宁的意见,是在甄府出门,还是在国公府出门。”

    陈国公在东浙救了瑾宁的事情,甄士安也一同说了。

    本来对陈国公恼怒到了极点的甄家人,对他的怒气也消减了大半。

    老夫人点点头,看着瑾宁问道:“你怎么想的呢?”

    瑾宁一时也不知道。

    她打心底里不想从陈家出门。

    在甄家没几日,但是,她感觉甄家才有家的感觉。

    陈府空荡荡,都是怨气。

    她是个异客。

    且母亲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带回来了。

    老夫人知道她为难,轻声叹息,“你到底是陈家的孩子,你母亲执意要嫁的人,虽愚昧糊涂,却也不是个坏人,不管你做什么决定,老身都支持你,一如当初支持你母亲嫁给他那样。”

    瑾宁点头,轻声道:“我考虑一下。”

    “你在哪里出门不要紧,你都是甄家的孩子,这点永远不变。”老夫人拍着她的手背道。

    瑾宁感动不已,在这么幸福的氛围里出嫁,真幸福。

    靖廷被灌醉了。

    直接就被老将军命人送到厢房里去休息。

    老将军摇摇晃晃地走出来,得意洋洋地道:“年轻人和老人家到底还是有分别,年轻人没醉,老的醉了,哈哈哈……”

    刚进了门槛,便听得“噗通”一声,人便倒下去了。

    吓得一屋子的人急忙惊跳起来,老夫人气急败坏地道:“喝多了吗?喝多了吗?天啊,摔着了,摔死这老东西了!”

    然后大家啼笑皆非地看着地上的人,他翻了个身,打着惊天的呼噜。

    瑾宁扑哧一声笑了,“这年轻人酒量真不赖,灌倒了老的,他也醉了。”

    老夫人也是笑骂道:“为老不尊。”

    大舅妈娴熟地指挥下人把老爷子抬回去,这顿饭,就剩下女眷们在吃了。

    瑾宁惦记着靖廷,不知道醉成怎么样了,大肆喝酒,血气运行,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的手。

    心不在焉地吃着,也不敢太表现出来,好不容易吃完,便寻了个由头出去了。

    一路问了下人,寻到了靖廷休息的厢房,她便鬼鬼祟祟地进去了。

    本以为看到靖廷醉晕了在呼呼大睡,结果,听到她的脚步声,他便坐了起来,眉目含笑地看着她。

    “你没喝醉?”瑾宁诧异地问道。

    “不装醉,怎能骗得过外公?他喝酒厉害,一直灌,到底年纪大了,喝不得这么多酒,可他偏好胜呢。”靖廷笑道。

    瑾宁扑哧一声笑了,“可不是?我还以为你真被他灌醉了,你都没见他方才多得意。”

    她在桌子上倒了一杯水端过去,虽然他没醉,但是酒味熏天。

    靖廷接过来,一口气喝尽,瑾宁便伸手接杯子,但是靖廷却下床打算自己去放杯子。

    看到瑾宁伸出手,他怔了一下,然后轻声道:“你不必做伺候我的活。”

    瑾宁一手拿了杯子,“你不方便的时候我伺候你,我不方便的时候你伺候我,夫妻一辈子,不就是互相扶持吗?”

    靖廷觉得这话很受用,扬起了笑脸看她,“是啊,一辈子互相扶持。”

    瑾宁知他不擅长表达感情,因而,也没继续说这个,只是搬来椅子坐在他的身边,“成亲的时候,你觉得,我应该从陈府出门还是从甄府出门?”

    她想听听他的意见。

    靖廷反问她,“你怎么想?”

    瑾宁摇头,“我也不知道,方才外婆问了我,说是随我的意思。”

    “我问的是你觉得从陈府出门会开心一些还是从甄府出门会开心一些?只挑自己舒服的来,若有其他的闲言闲语,自有我为你担着。”靖廷道。

    瑾宁心里微暖,自打回京之后,所听到的都是好听的话,和以前是大有分别。

    人该自强,但是,有人保护的感觉也特别好。

    “从甄府出门,我当然很开心,觉得很幸福,很完满……”瑾宁若有所思地说着,迟疑了一下,“只是,我一直在想母亲当初为什么不顾家里反对都要嫁给他?至少在我眼里,他真不是一个好男人,我若挑选夫婿,绝不会选他那样。”

    靖廷沉默了一下,轻声道:“你母亲当时年少,有那么一个人,不顾一切地爱着自己,她怎会不心动?且那个时候的她,大概也没想到以后那么长远的,只想凭着那会儿的感觉,好好地爱一个人,和这个人过一辈子,你母亲,曾有很纯粹的感情和期盼。”

    瑾宁心中一动。

    靖廷继续道:“虽我不喜你父亲,但是,他对你不好,不意味着他不爱你母亲,听说,他这辈子一直都是孝顺的人,唯独为了你母亲曾和老夫人顶撞数次,才惹得老夫人对你母亲生出憎恨之情,自然,这大概只是其中的因素,人的情感是很复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