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3章 多凉薄无情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崔氏看着瑾宁,“少夫人是不是有什么事?是不是身子不适?”

    老爷子怒道:“你看她的气色,哪里有病的样子?便是真病了,只要不是病得无法行走,都该回去,哪里有祖母病逝做孙女的不回去奔丧的道理?又不是万千里路,半时辰不到的功夫,你竟然说不回去?任何理由都不是理由。”

    瑾宁垂下眸子,也没有辩解的意思,“我没病,也没有其他原因,只是不想回去。”

    “你……”老爷子气结,看着她那没什么表情的脸,沉住气问道:“你不回去总有你的道理吧?你说说你的道理。”

    瑾宁摇头,“没有。”

    她福身,“祖父若没其他事情,我先回去了。”

    说完,不等老爷子发话,她就走了。

    老爷子气打一处来,“大不孝,大不孝!”

    崔氏也觉得奇怪,之前虽听外人说她和国公府的家人有些不愉快,但是,这人都死了,有什么不过去的?她也不像是那种记恨小事的人啊?

    “她该不是还恨着老夫人和国公爷当年送她去庄子的事情吧?”崔氏道。

    老爷子闻言,生气地道:“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便是亲情凉薄,人都走了,哪里有做后辈的不去送葬的道理?”

    “别生气了,她不去,咱还是得去的。”崔氏瞧了瞧他愠怒的脸色,宽慰道。

    老爷子心里到底积压了怒气,随便对付了几口便撂下了筷子。

    “那咱还去不去?”崔氏问道。

    “本想着去帮忙的,既然连她都不问不管,咱今天就先不去了,等明儿设下灵堂再去了。”老爷子道。

    他想了想,吩咐了明叔,“你去一趟,看看国公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无论是钱财还是人力,但凡缺的,回来侯府言语一声。”

    “是!”明叔领命而去。

    崔氏知道他一向认为死者为大,也十分重视身后之事,或许是自己年事上去了,对这方面的事情就敏感了许多。

    他叹息道:“生前不见得好,死后连拜都不拜,这样的不肖子孙,有什么用?”

    崔氏道:“听闻这位老夫人对少夫人不好,兴许,是积怨了,少夫人到底还年轻,未能堪破恩怨。”

    “有什么恩怨?又不是杀父之仇,更不是杀身之仇。”老爷子其实也听过这对祖孙有些积怨,但是,积怨再深也是一家人,且之前瑾宁是青州庄子,她回来的时候,老夫人又在南国,两人真正相对的日子也没多久,何来深的积怨?

    且做小辈的,就不能记恨祖辈,祖辈父辈所思所虑,不也是为小辈好吗?

    老爷子越想越生气,她如今是侯府的人,她这般凉薄无情,传出去,只道是侯府凉薄。

    “来啊,去一趟大将军府,便说少夫人不回去奔丧,请大将军或者老夫人代为教训……劝说。”老爷子喊道。

    “是!”门外下人得令便去了。

    老爷子哼道:“原先想着,如今子言不待见夫人,且夫人行事也十分偏颇,想叫少夫人管着内宅之事,幸好我还没下这命令,谁想竟会错看了人?”

    崔氏没言语,只是静静地喝着粥。

    “子言知道这事吗?他一向疼爱少夫人,只没把她当亲闺女看待,若他知道,只怕也会失望的。”老爷子忽然问道。

    崔氏抬起头,拉着他的手轻声道:“这事还得再看看,不宜太早下判断。”

    “还看什么看?你倒是说说,哪里有不给祖母送葬的子孙?”老爷子还是揪着这点不放。

    “还有,莫非靖廷也由着她了?”

    这般絮絮叨叨了许久,倒是把崔氏弄烦了,她坐在一旁绣花,也懒得搭腔。

    没一会儿,明叔回来了,道:“老太爷,大将军那边说知道这个事情了。”

    “那大将军什么时候来?”老爷子精神一振,问道。

    “大将军没说,老夫人也没说。”

    “没说?那他们是什么意思啊?”老爷子一怔。

    “没说过其他话,我禀报之后,大将军和老夫人都说知道了,然后便打发了我回来。”明叔道。

    “这么奇怪?”老爷子暗自思揣。

    崔氏淡淡地搭话,“可能忙着,晚上过来也不定的。”

    “也是,大将军军务繁忙,也未必现在得空来。”老爷子点点头道。

    明叔道:“不是啊,大将军和老夫人似乎打算出外几天,我去的时候,正收拾行装呢。”

    “外出几天?还要收拾行装?这……难道连甄大将军那边也不去吗?这可是亲家啊!”老爷子诧异了。

    明叔道:“见老夫人脸色很差,想必是老病犯了,大将军一向心疼老夫人,怕是不愿意让她去丧礼。”

    “也是,听闻老夫人在边城的时候便总是犯病,没想到回了京中还没好,也是啊,他们二位年事已高,这会儿去的又是同辈的,难免堵心,大将军带着老夫人走开几天,散散心气,也说得过去,只是底下的小辈得帮忙去打点打点了,哎,这少夫人真叫人失望啊。”

    崔氏见他自顾自地为人家找了解释的理由,倒是一直揪着少夫人那边不放,不禁道:“这奔丧本来说的就是心意,若没这个心意,去了也白去,何必勉强呢?”

    老爷子哼了一声,“连这份心意都没有,可想而知,她是有多凉薄无情。”

    宁瑟阁那边。

    老爷子的态度,钱嬷嬷是看在眼里了。

    老爷子的性情固执古板,且最为重视礼教,更是皇上仁孝治国的奉行者,他的反应如此之大,可见此事一旦闹开,将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她看了一眼正在绣鸡蛋的瑾宁,也不想说什么让她增加压力,倒是瑾宁放下了绣花,道:“我们去巡视一下店铺吧。”

    “也好,出去走走,散散心!”钱嬷嬷道。

    瑾宁叫上可伶可俐,主仆几人往外走,出到门口的时候,却见到陈侍郎走进来。

    陈侍郎径直走过,仿佛没看到瑾宁一般,瑾宁自然也没搭理,与他擦肩而过。

    出了门口,可伶冷冷地道:“拽个二五八万,活像咱欠了他似的。”

    钱嬷嬷道:“管他做甚?咱走咱的。”

    “是不管,只是未免太嚣张了,狗进了门叫了主人还懂得摇尾巴呢,他倒好!”可伶心里头着实不忿。

    可俐戳了她一下,“行了,别说了,主子心里头烦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