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98章 人心不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查端明站起来,先是对着龙太后福身,道:“方才臣妾坐在这里,听到太后说您当年临朝称制的事情,用这事来反驳圣母皇太后的话,原则上是没什么不妥的。只是,臣妾觉得,这做事得因时制宜,当时先帝驾崩,摄政王又出事,皇上初登基,百官未曾归心,皇族人虽多但是当时情况复杂,敌我不明,太后您站出来控制局面,是最好的选择自然也是迫于无奈。臣妾相信当时皇太后您临朝称制,也备受质疑,安定了百官的心怕也不容易,其中艰辛,臣妾能想象得到。可今时不一样,这侯爵之位的世袭罔替,都是传男不传女,国公爷没有亲生的儿子了,但是,陈大人是过继过来的养子,国公爷去世的时候,陈大人以亲子的身份披麻戴孝甚至送葬回乡,既然尽了这做儿子的义务便可享受儿子的权利,退一万步讲,即便不传陈大人,族中还有其他男儿可罔替国公之位,若贸贸然传给了郡主,这怕国公府一族的其他子侄不同意,到时候闹起来,可就不好收场。”

    “闹起来?朕若下了明旨,谁还敢闹起来?”皇帝皱起眉头。

    “皇上,”查端明继续说:“这闹起来是有的,虽说国公爷这侯爵之位是他一人的,但是在一个家族而言,就是整个家族的荣誉,您下了旨意,自然他们也不敢明着闹,可毕竟,国公爷还有亲弟弟,堂弟堂兄,这家族一大群的人,本是以国公爷为主心骨,如今换了个侄女,他们自然不信服,若私下为难郡主,岂不是给郡主添堵?皇上的好意,到时候只怕会变成郡主的困扰。”

    查端明这些话,其实都是拾人牙慧,不过是把童太后原先那句话再解读一遍。

    这主要是因为她没有想到皇帝会问她意见,对此事她完全不了解,情急之下,只能临时发挥。

    皇帝听了她的话,沉思了一会儿,道:“嗯,说得不错,朕有决断了。”

    查端明整个松了一口气,同时,不禁沾沾自喜起来。

    她没有想到皇帝会根据她的话来做决断,这真是怎么也没料到的。

    她眸子迅速地飞了陈瑾宁一眼,见她低着头不做声,像是吃瘪不满的样子,她心头更是高兴。

    但是,童太后却不满意她了,淡淡地道:“你这话说虽然说得对,但是,这事即便皇上问你意见,你也不该多言。”

    查端明以为童太后是生气她抢了自己的功劳,毕竟这些话都是她方才说过的。

    她自然不能得罪童太后,谦卑地道:“太后恕罪,臣妾是听了您方才的话,觉得大有道理,这才斗胆解读了一番。”

    童太后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反驳她,但是心里不满是肯定的了。

    龙太后慢慢地道:“既然皇帝有了决断,那此事就过了吧,明妃,瑾宁,你们先回去。”

    查端明站起来,福身道:“是,臣妾先告退!”

    她自信今日露了一脸,皇上今晚定会翻她的牌子,她得早些回去做准备。

    瑾宁也站起来福身,“臣女告退!”

    查端明和瑾宁退出去之后,龙太后淡淡地道:“先晾着她!”

    皇帝道:“朕正有此意。”

    童太后一怔,本以为查端明在皇上面前卖了乖,皇上会高看她一眼,遂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啊?”

    “才入宫,话太多是好事吗?”皇帝反问。

    童太后悻悻地道:“着实是,哀家觉得她无礼得很,一点规矩都不懂得,还当皇帝是真问她了?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也都是捡哀家的话来说,什么家族里还有其他人,不可女儿接位,这都是哀家的话。”

    皇帝微笑,“母后,这国公之位,还真得瑾宁继承才成。”

    童太后错愕问道:“这又是为何啊?”

    “国公府一族,没几个有能之士,这世袭之位,除了陈梁晖之外,朕不属意任何人,可陈梁晖那边,靖国候夫人说了,他的前程,他自己争取,撇除了他,还有其他人选吗?这世袭罔替的荣耀,可是国公爷浴血奋战得来的,不可轻易旁落其他无能之辈手中,你看这么多年,若族中真能出几个人才国公爷能不举荐上来吗?谁不希望自己的家族兴旺?家族兴旺,这棵大树便枝叶繁茂,才不易被人撼动。”

    童太后闻言,这才醒悟过来,“只是,皇帝不是说早朝之上,百官都反对吗?”

    皇帝笑眯眯地看着龙太后,“朕说了容后再议,这不,此事还得劳龙母后出马?”

    “合着你今日过来算计你龙母后来了?”童太后失笑。

    皇帝叹息,“母后,如今朝中真是求才若渴啊,若真是有能之辈,还分什么男女?陈瑾宁可用,可大用,不出三五年,定能与靖廷守护朕的大好江山,朕不得不这样未雨绸缪,如今英武的将帅,抵不过岁月的摧残,江宁侯,靖国候,英武侯,萧侯,年纪都慢慢地上去了,而甄大将军也老了,趁着他势力名望都在,能趁机拉靖廷和瑾宁一把,否则,朝中武将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不知道何时才能打破,且如今这些老将,行事保守,力求稳妥,从打东浙的事情就看出来了,他们有自己的身份地位了,不愿意轻易舍下,更怕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武将一旦有了恐惧之心,就等同被人断了一臂,朕太需要大无畏的初生之犊!”

    龙太后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了欣赏的笑容。

    童太后也似懂非懂地点头,“横竖,皇帝决定的,哀家都支持。”

    查端明与瑾宁一同出了去。

    查端明走在前头,忽然又停下来回头看着瑾宁,“方才本宫在皇上面前这样说,你不会怪本宫吧?”

    瑾宁看着她,语气粗暴,“不怪你怪谁?”

    查端明笑了,“那实在是对不住了,本宫不知道你如此在乎这侯爵之位,本以为你都是和孝郡主了,不会再贪图其他。人呢,知足就好,一旦起了贪念,就会惹祸上身,本宫劝郡主还是安分一些好,人心不足蛇吞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