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96章 墨小墨说话了
    虚梵没有说话,只是向后退了一步,将这边的场所交给了这组孙二人。

    墨小墨没有胆怯,向前走了一步。

    韩湘君看着就在这样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就已经是瘦了一半的孙子,新疼的不得了。

    “小墨,你要走?你跟奶奶说,你是不是要走?”

    墨小墨瘦了下来,就显得一双眼睛格外的大,就好似是精灵一般。

    墨重峰始终是深深地皱着眉。

    他看向墨小墨,“小墨,爷爷现在只想听你一句话,你想要跟着那个大师一起去寺庙么?”

    墨小墨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眨了眨,看了一眼墨重峰,然后开了口:“嗯,我想去。”

    这么几个字,让在座的几个人都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这个稚嫩的童音,就这样在空气中凭空传来,听起来细弱,可是在几人的脑子里,却好似是炸开了一道雷。

    墨小墨说话了?!

    如果说刚才是隔着一层玻璃门看到的墨小墨在说话,那现在,就实实在在的是听见了!

    墨小墨说话了!

    是真的说话了!

    …………

    病房里。

    墨司霆站在病房外面,看着医生护士在帮躺在病床上的乔知暖做检查。

    乔知暖睡了一觉醒来,现在还感觉有些难受,脸上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一系列的检查下来,医生确认:“已经都正常了,但是睡了几天刚醒过来,不能太过剧烈运动,现在可以下床稍微走动一下,但是不宜过猛。”

    “好。”

    墨司霆点了点头,跟过来,事无巨细又问了一些详细的注意事项。

    医生都觉得惊讶了。

    要知道,墨司霆可是堂堂总裁啊,现在却能放低姿态为一个女人详询病情,而且这几天每天都在这边陪伴着躺在病床上的病人。

    墨司霆问过医生后重新转回来。

    乔知暖坐在病床上,靠着身后的软垫。

    她的侧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

    她听见门口的声音,才轻轻地转过头来,望向墨司霆,“小墨好么?”

    “好。”

    只有这一个字,对于乔知暖来说,就已经是足够了。

    她笑了一声,“我听见了。”

    “听见什么?”

    乔知暖略略低垂了眼睑,睫毛覆在眼睑上,投下了一片黑色的阴影,唇角却是缓缓地向上勾起了一抹弧度。

    “听见他叫我妈妈了。”

    墨司霆这才终于知道了。

    为什么乔知暖会一直不醒来,而在墨小墨过来后,就醒来了。

    这就是钟泽所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她的心结的起因是墨小墨,那现在终结点,也是墨小墨。

    墨司霆坐在乔知暖的床边,“你还记得我们去山上寺庙的时候遇上的那个住持大师么?”

    乔知暖想了想。

    “是说小墨骨骼清奇,想要收他为徒的那个大师么?”

    “嗯。”

    乔知暖唇角的笑徐徐笑开了,“他又来要收小墨为徒了么?让我猜猜,小墨这次,也同意了。”

    墨司霆点头。

    乔知暖偏头看向窗外。

    “既然这是小墨自己的意愿,那就去吧。”

    乔知暖当天没有出院,傍晚回到墨家大宅里送墨小墨的,只有墨司霆。

    墨司霆站在车前,看着脊背笔挺的站在面前的墨小墨,“小乔醒了。”

    墨小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墨司霆说:“小乔现在还不能下床,你要给她打个电话么?”

    这是看墨小墨自己的意愿了。

    他抿着唇,过了几秒钟,点头:“好。”

    墨司霆拿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

    墨小墨接过电话,他没有说话。

    乔知暖声音很温柔,很轻。

    “小墨?”

    墨小墨嗯了一声。

    他觉得嗓音有些滞涩。

    “你成长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一个人在外面,不比在家里,有人宠着,你要学会自己照顾你自己。”

    “妈妈也该向你说一声对不起的,我就算是有苦衷,却不该瞒着你的,是妈妈软弱。”

    “妈妈……”

    这一声,带着哭腔。

    比起来在乔知暖在昏迷之中,他叫的那一声,更加痛彻心扉。

    乔知暖笑着,声音是暖的,嘴角是向上翘的,但是眼泪却已经是从眼眶中满满的蓄着,流淌了下来。

    “傻孩子,别哭,你是妈妈永远的骄傲。”

    墨小墨临走前,又回头,抬起头来,定定的注视着墨司霆。

    “那我走了,爸爸,妈妈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

    这是三年来,这是这对父子,第一次用正常的言语上交流。

    却是一个小小男子汉对一个男人的对话。

    站在平等的角度上的对话。

    “墨梓澍,保重。”

    墨梓澍上了车。

    他从后视镜看着慢慢倒退的爷爷奶奶和爸爸,想起刚才电话里面小乔的话,终于扭了头,抹了一把眼泪。

    韩湘君已经是哭得不行了,眼皮浮肿,“小墨才那么小,就跟着去了山上,万一有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可怎么办啊?”

    墨重峰安慰韩湘君,“他总要学着长大的。”

    “那可以再晚一点长大啊。”

    “长大不分先后,不分早晚的。”墨重峰看向墨司霆,那是自己的儿子,从小就没有长在父母的庇佑之下,才能长长现在挺拔而有责任感有担当的男人。

    在父母的羽翼下的孩子,是长不大的。

    …………

    墨司霆送走了墨梓澍,就回到了医院里面。

    他并没有直接去乔知暖的病房,而是去了蔺致远的病房。

    蔺致远骨裂加骨折。

    伤筋动骨一百天,现在他的皮外伤已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轻了。

    唯独就是腿和胳膊的骨折的伤还没有好全。

    他是公众人物,若是不完全好的话出现在公众面前,就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猜想。

    在门口,正好迎面遇上了刚从里面“探病”出来的蔺恬。

    蔺恬刚从病房里受了父母的一顿训诫走出来,满脸的不满,她不就是不常常过来看么,她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工作了,本来也就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换了个住的地方而已。

    她看见墨司霆,立马就换了一副笑脸。

    “墨少,您怎么来了?”

    墨司霆正眼都没有看蔺恬,径直往前走,“我来看看蔺先生。”

    蔺恬在侧后方跟过来,将身后的陆北给挤到了后面,“真巧啊,我也来看我爸爸的。”

    被一屁股给挤到墙上的陆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