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27章 赶赴灾区
    机票是陆北定的,两个座位,头等舱。

    乔知暖一上去,就有人发来耳塞和眼罩。

    墨司霆扶着她的肩膀,让她靠过来休息一会儿。

    乔知暖摇了摇头。

    别说她现在丝毫睡意都没有,即便是有睡意,现在在飞机上也就都驱散了。

    乔知暖的位置靠窗,抬眼就可以看见窗外的场景。

    飞机已经上升经过对流层,终于到达了平和的平流层。

    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絮好像是就在脚下,日光倾斜而下。

    在这样的天空之中,就连阳光都变得格外的清澈明净。

    乔知暖却也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墨司霆的身边,她总是会被这个安眠药精体质的男人所影响到入睡。

    等到飞机上响起空姐好听的声音,飞机即将降落,乔知暖才睁开了眼睛,“我睡着了?”

    她的脑袋枕在墨司霆的肩膀上,还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

    墨司霆偏头看了她一眼,“嗯,快到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飞机降落在平地上,经过在轨道上的长长的滑动,终于停了下来。

    乘客都纷纷起身,排队下去。

    在乔知暖身后的是一对年轻的情侣。

    “都已经地震了,咱们还跑来这边旅游,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现在人少啊,都一听说地震就不来了。”

    “对,人家都要命。”

    “啧啧,你这就说的不对了,我们又不是去灾区的,我们就在这边附近。”

    灾区是在县城,他们下降的航班是落在国际机场,是在城市里面。

    这个人说的不错,这趟航班原本在这个季节,都是可以满载而归的,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客舱都没有坐满,头等舱甚至还就是墨司霆乔知暖,外加上在后面不愿意当电灯泡的陆北。

    下了飞机,还需要坐车去灾区。

    只是,客车全都停了。

    就连私家黑车都不愿意往这边来,拒绝了他们提出来的高额的打车费。

    陆北去打了一个电话,回过头来对墨司霆说:“boss,车队已经出发了,但是到这里还要三个小时。”

    他们走高速,是运货车,到底没有飞机快。

    现在这种情况,也就只能等车队过来,然后随着运送物资的车队前去了。

    “那我们先去找个饭店吃点东西吧。”

    乔知暖点了点头。

    这边发展不如安城,即便是一家看得起来上档次的饭店餐厅,也不好找到。

    他们最终找了一家当地还算出名的火锅店。

    吃火锅,就要有足够的耐心,而且不像是吃一碗面一样,十几分钟下肚就吃饱了。

    火锅并非如此。

    热气腾腾的,蘸着酱料吃。

    乔知暖也有点饿了,吃的不少。

    吃了一个多小时,陆北有去打了个电话,回来说:“他们估计还有半个小时路程,我们去高速口等吧。”

    “好。”

    结账后,一行人就出发了,打车去了高速路口。

    等到三辆货车到来的时候,乔知暖也才知道,原来墨司霆竟然带了这么多的物资。

    “你这是……无偿的?”乔知暖开了一辆货车后面,看了一眼里面是很多结实的帐篷和生活用品。

    “是的,就当是给你爸爸铺路了。”墨司霆说。

    这是肯定的。

    墨司霆和乔知暖之间的婚约,众所周知,就算是现在还没有结婚。

    现在墨司霆作为商界大亨,出手帮忙,这势必是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自然也会归功于是蔺致远的大选。

    乔知暖低了低头没说话。

    货车车门打开,前面可以做两个人。

    陆北很自觉的就走向了最末尾的一辆货车,不去给boss和乔知暖当电灯泡了。

    墨司霆开了车门,在后面扶着乔知暖的腰身,让她先上去。

    这边也只能坐下一个人,再多坐一个人就显得拥挤了。

    墨司霆便上了第二辆货车。

    货车发动,又经过了两个小时,才终于到达了县城。

    县城的环境一看就是灰色的。

    再加上因为是地震后期,整个空气中都笼罩着淡淡的颓废感。

    越是往里面走,越是感觉到地面上的颠簸崎岖感越发的强烈。

    墨司霆在身后扶着乔知暖,避免她因为地面上的崎岖而摔倒。

    在地震灾区这边是有专门的记者摄影在采访跟进。

    这三辆货送车一到,记者就已经跑了过来,手中的摄影机就照了过去。

    乔知暖避开摄影机,“有什么话就别挡着这个说了,我想要找一下我……”她顿了一下,说,“蔺先生。”

    现在她的这个消息还没有公布,都处于未知的状态,她也并没想要马上就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毕竟现在关键时期。

    “蔺先生啊,现在在县医院,你要先去看看先生么?”

    “嗯。”

    这边的志愿者带队过来了一个看起来和年轻的小伙子,“两位跟我走,这边。”

    墨司霆留下了陆北在这边处理一下运送的物资,跟着乔知暖上了车,去医院看望蔺致远。

    志愿者在路上说:“蔺先生真的是太辛苦了,他是我见过的可以最放低姿态的人,他刚来之后,就开始和我们同吃同住,就算是自己的腿伤还没好,就每天都到灾区现场去勘察,亲自去救人。”

    开车的司机说:“可不是吗,余震那天,刚好就是蔺先生在现场,因为不是地震之后有黄金救援期么,他真的是事事都亲力亲为,本来我还想着,他一个官员,就在后方就行了,但是蔺先生给我说的几句话,让我感觉到的确如此,他跟我说,现在他在和他不在,是完全不一样,他在,就可以稳定人心。”

    是的。

    当在这样的天灾面前,没有人愿意放自己来到这样危险的地方,说不定处处都是危险。

    但是,一旦是最高官员过来了,就好比是马上就有了定海神针一样。

    普通人心里会想,总统候选人都和我们站在同样的地方,跟我们同吃同住,吃一样的东西,喝同样的东西,都亲自动手去救人,他们又能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呢。

    这样一来,就化解了普通民众内心的积怨。

    志愿者看着乔知暖脸上的表情很是担心,便说:“你也别过分担心了,蔺先生这样的好人,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