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84章 那她会去哪儿
    陆强揉了揉鼻子,发动了车子。

    在路上,陆琨也一直抱着手中的玫瑰花,也一直都没有放下来。

    王子琪看陆琨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便自己开口给陆强简要的说了张小白离家出走的事情,“你知道什么地方,现在就开车载着我们过去找人。”

    陆强不禁是抱怨吐槽了两句。

    “张小白都已经是十八岁了,都成年了,现在还是表现的这样毛毛躁躁的,真的是让人火大的很。”

    至于说张小白有可能去哪里……

    陆强说:“我倒是知道张小白的两个朋友家里,但是不知道张叔有没有已经派人过去查看过了,如果已经查过了的话,那就白跑一趟。”

    王子琪说:“现在就算是白跑一趟,也比白白放过一个有可能的地方要好,开车去吧。”

    陆强就开了车。

    王子琪喝了点酒,再加上车子有点颠簸,这样的环境下,她表现的有几分昏昏欲睡了。

    她的头侧头倒在了车窗玻璃上,然后缓缓地向下滑动。

    额头抵着车窗玻璃,然后一下一下的在车窗玻璃上面。

    她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就好似是在忍受着这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王子琪现在有点困,却又在车上不能睡,睡还磕脑袋,心里已经是有一股躁动的火焰,在一点一点的喷洒出来。

    都是怨陆琨。

    如果不是陆琨,现在她早就已经回学校的寝室里面,躺在自己的床上去睡觉了。

    就算是有可能遇见一个很不讨喜很厌恶的室友,却也比现在在这里强。

    就在这时,陆琨伸手将王子琪的肩膀给压着带了过来,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个高度,刚刚好。

    而且,减缓了一下车辆的颠簸感觉。

    鼻尖还萦绕着一阵阵扑鼻的花香。

    陆强从后视镜里观察着这一对情侣,有点酸得冒泡。

    他的注意力有一瞬间不太集中,没看见前面有一个窨井盖,车轮碾压上去,就重重的颠簸了一下。

    王子琪皱着眉,偏了偏身体,继续睡。

    陆琨抬脚就在陆强的驾驶位的椅子后面踹了一脚,压低声音说:“开稳点。”

    陆强嗯了一声。

    他哥真的是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弟弟了。

    到了地方,王子琪还没醒。

    陆琨对陆强说:“你上去看看,去问问张小白在不在。”

    陆强十分幽怨的看了一眼两人。

    还真的是让人心里不爽。

    大半夜的把他给叫过来,看着两人秀恩爱不说,而且还要开车当跑腿,这简直是痛苦。

    偏偏对方是他哥,他还不能反抗。

    就在陆强进去小区里面去打听的时候,车内,陆琨转头看着倚靠在他的肩膀上的女人。

    王子琪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似乎还觉得不舒服。

    却是是不怎么舒服。

    在肩膀上,有骨头,硬硬的,硌得慌。

    陆琨这才把鲜花放在了车座后面,然后扶着王子琪的腰,将她向他的身前靠了靠,然后扶着她的肩膀,托着她的后脑勺,让她在自己的腿上枕着。

    王子琪小时候学过舞蹈,前段时间又跟着陆琨学了散打,即便是这种姿势,对她来说,也根本不在话下,很舒服。

    陆琨的手将王子琪打在脸上的头发给拨开到脑后,看着她十分惊艳而且细致的眉眼。

    其实,陆琨对与驾驭这样一个绝美漂亮的美人,是并没有把握的。

    他没有学历,没有家世,没有背景,就算是经济条件,也并不是跻身于上流社会的那种。

    可是他就是喜欢她。

    他相信,现在的这个时候,王子琪也是喜欢他的,喜欢他能带给她的那种极致的感觉。

    那种两个人不仅仅是身体契合,就连灵魂都契合的相互合一的感觉。

    从一开始,当陆琨知道王子琪的真正的身份之后,他就知道,自己不该把全身心都放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

    即便是得到了她的保证,可是她的保证,又能保证有几分真几分假呢?

    王子琪一开始接近自己,如果就是因为他是王建杰手底下的一枚十分有用的卒子的话。

    陆琨却忽然觉得,如果这样,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她跟他在一起,可以图他的钱,可以图他的脸,可以图他和她在一起有感觉,也可以图能从他这里拿到了利益。

    如果前者都没有的话,那就只能是后者了。

    陆琨不知道这段时间可以持续多久,但是他也知道,这段关系,但凡是在的一天,他就要拼命的去维护,去当成是最后一天这样去珍惜。

    陆琨的大腿上也有十分硬实的肌肉,王子琪睡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因为车内的环境不好,醒了过来。

    陆强已经是从里面下来了。

    从表情上就能看出来,一无所获。

    陆强在车下抽了一支烟,才上了车,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压根就没有,而且张小白这个朋友,给张小白熟悉的几个同学都打了电话,没有一个见的。”

    “那她会去哪儿?”王子琪打了个哈欠。

    陆强吓了一跳,“琪姐,你醒了啊?”

    王子琪嗯了一声,揉着有点疼的脖子,抬头就看见了陆琨手里没有抱着玫瑰花,“你花呢?”

    陆琨指了指车坐后面。

    王子琪顿时就黑下了脸。

    “你干嘛把花放到后面?谁让你把花放下了?”

    陆琨便伸手把花给拿了过来,“刚才搂着你睡,我怕花是那个的刺把你给弄醒。”

    王子琪冷哼了一声,“你就别唬我了,鲜花花店老板可能给你一束不剪掉刺的玫瑰花么?”

    陆琨又将玫瑰花给抱了起来。

    陆强手里的香烟都差点掉了。

    他这次可算是见识到了。

    怪不得陆琨不把花给放下来,原来是因为琪姐的安排啊。

    王子琪扬了扬下巴,问陆强,“那你还要不要去下一个朋友家?”

    “刚才张小白这个朋友打了电话,说没有。”

    “那有没有可能是彼此串通过的,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我也有这个想法,但是,”陆强摆了摆手,“我夸张了点,说现在已经在警局备案了,现在多少人都出来在找人,如果是知情不报的,就会按照窝藏罪被逮捕的。”

    王子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