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3章 将计就计
    张简梅收到了一条匿名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就是一张照片!

    她是第二天早晨醒来收到的。

    还迷迷糊糊的去摸手机,结果翻开这条彩信,就吓的七魂丢掉了六魂。

    她猛地叫了出来,叫身旁还在睡觉的丈夫不满的说:“大早上的叫什么叫?”

    张简梅急忙就拿着手机出了门。

    她其实在丈夫面前一直是小心翼翼的讨好的,虽然有了一个儿子,在外面嚣张跋扈,在家里还是做小伏低的。

    在外面的走廊上,她才看清了手机上的照片,捂住了嘴。

    躺在地上的女人手脚被绑着,嘴巴也被贴上了胶带,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乔知暖!

    怎么会……

    张简梅心里一团乱麻,直接拨打了乔知暖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

    她第一想法就是要去打电话报警。

    手指落在手机屏幕上,却又及时的停住了。

    不能报警。

    要是她报警了,警察会不会怀疑到她?

    毕竟她是想要乔知暖手里的股份的,也有作案嫌疑。

    张简梅就把电话给挂了。

    她坐在沙发上,有点失魂落魄的,有佣人过来问:“夫人,早餐已经做好了,您要吃饭么?”

    张简梅被吓了一跳,怒斥道:“你走路没声音么?要吓死人了,赶紧滚!”

    佣人被骂的莫名其妙。

    她的声音又不大。

    手里的手机突兀的响起了手机铃声,铃声尖锐刺耳,叫张简梅差点把手机给丢了出去,看了一眼屏幕,是苏若雨打来的电话!

    接通了电话,苏若雨说:“阿姨,今天白天我们去spa会所吧?上次你说那个手法很好的美容师,我帮您预约了。”

    张简梅现在心神不宁的,哪里还有心思去做spa。

    “若雨啊,今天我不去了。”

    苏若雨一听,故作诧异:“今天可是顶级的spa,还有温泉洗浴,我都已经预约好了,我现在都已经快到了。”

    张简梅心里叹了一声,一只手遮着话筒,看了一眼客厅里没有什么别的人,“出了点事儿,乔知暖被绑架了。”

    苏若雨啊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张简梅从听筒里都能听到从电话听筒里传来刹车的声音。

    “你开车小心点,我现在就换衣服出去,在家里不方便说。”

    苏若雨其实已经到了门口了。

    她挂断了张简梅的电话,又看了一眼手机,杜涛还是没有消息回过来。

    苏若雨想了一晚,觉得叫乔知暖身败名裂还是不会在张简梅面前刷好感,除非是拿到张简梅现在最想要的东西——股份。

    所以,她就给杜涛发了消息。

    【你扣乔知暖一个星期,别放她出来。】

    反正乔知暖这种人,除了公司里面的同事,别人也不会有谁去找她。

    她心里也是有点急,现在网络上还是没有搜到乔知暖的艳照,那杜涛那边也不知道得手了没有。

    给杜涛发过去的信息也都好似是石沉大海。

    张简梅拿着自己的手包从别墅里匆匆忙忙的走出来,拉开车门上了车。

    苏若雨装作十分惊惶的模样,“阿姨,怎么回事,刚才你电话里说……”

    张简梅翻出手机照片给苏若雨看,“你看。”

    苏若雨看见照片,惊的眼睛瞪大,“这、这不是乔知暖么?她……她怎么会被绑架了?”

    “我也是说呢!我打她的电话打不通。”

    苏若雨拿出自己的手机来,“那我也打一个。”

    但是还是无法接通。

    “这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不能报警,现在四处都没什么消息,一报警,不就叫警方怀疑你了么?”

    这一点和张简梅想到一块儿去了。

    “那怎么办?”

    “先打探一下乔知暖的下落,看看有没有人知道。”

    两人动用了自己的人脉,分头打听,也去了多家医院去打探,都并没有一个叫乔知暖的病人。

    一无所获。

    就连乔知暖的公司里也都没什么风浪,只说乔知暖是请假了。

    这样一来……

    就坐实了乔知暖被绑架失踪的事实了。

    苏若雨想了想,“这乔知暖就算是失踪了,那股份……”

    “股份怎么?”

    “她反正失踪了,不见了,就算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就已成定局了。”

    张简梅一听,一下就反应过来。

    因为乔知暖失踪了,所以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哪怕是伪造转让书和委托书,反正乔知暖不在,只要是在墨氏的董事会里面走完程序了,股份转到自己的名下,就成了自己的了!

    张简梅握住了苏若雨的手,“若雨,你真是我的贴心小棉袄,我以前就想要一个女儿,哎,要不是远航……”

    苏若雨十分坚定的说:“阿姨,远航一定会醒来的。”

    张简梅心里想着股份,就直接把照片上被绑架的乔知暖给抛到了脑后。

    …………

    乔知暖在医院里请假休息了两天。

    墨司霆好像公司里很忙,每天就在吃饭的时候过来,看着她吃了饭,再亲自给她上药,然后离开。

    第三天,陈着墨司霆刚走,乔知暖就去要主治医生开证明,出院。

    钟泽坐在办公桌后面,头也不抬,“不行,老墨没同意。”

    乔知暖:“……”

    这事儿不该是医生说同意不同意么?

    她说:“我已经好了,药膏我拿回去,会按时的上药。”

    “那你还有两天的点滴。”

    “我每天下班过来医院打点滴。”

    钟泽还是不同意。

    乔知暖可怜的说:“我还要赚钱,我请假的话会扣工资的,我还外面有好多欠债。”

    钟泽:“……”

    工资?

    公司都快成了墨司霆的了,谁敢克扣老板的女人的工资?

    别以为他不知道墨司霆莫名其妙的要收购那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是在打什么算盘。

    欠债?

    有墨司霆这么金大腿给抱着,给亲给睡不管给还债?

    老墨不该有这么渣啊。

    乔知暖可怜巴巴的眨了眨眼睛。

    “钟医生,你是个好人,你就帮帮忙吧。”

    被发好人卡的钟泽:“……”

    他心最软了。

    特别是在面对乔知暖这种美女的请求,揉了揉鼻子,“好,那你回去吧,但是记得过来按时按点的打点滴啊。”

    乔知暖回去公司上班了。

    只是,她倒是没有想到,回到公司,会已经传遍了她的风言风语。

    “设计部的乔知暖啊,她真婊啊。”

    “怎么了?”

    “你记不记得了,上个星期她每天都去律所去堵金牌律师沈锦赫?”

    “记得啊。”

    乔知暖坚持了一个星期,在庄心月的推波助澜下,她这样“辛苦”的事迹就传遍了整个公司。

    “不是那个律师不接庄经理的案子了么?而且还叫整个律师界都不敢接庄经理的案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八卦心人人都有,特别是在整天被工作强压的压力下压制的氛围下,就更加渴望作为路人吃瓜。

    “因为她爬上了沈锦赫的床!”

    “什么?!”对方惊讶的无与伦比,“你是猜的吧?”

    “有照片啊!你去论坛上看看!”

    论坛上,果然是有几张照片。

    是乔知暖在公司门口和沈锦赫见面,还有一张是她上了沈锦赫的车。

    “天啊!没想到乔知暖竟然这么不要脸!主动去爬床!”

    “我本来也以为呢,以为乔知暖是真的冤枉了,谁知道竟然是走了潜规则!”

    “怪不得庄经理一直在锲而不舍的想要上诉呢!她才是受害者啊!”

    乔知暖听着这些风言风语,简直都要气笑了。

    她也特别上了论坛,看了一下所谓的两张“铁证”的照片。

    这两张照片都还不如曾经张简梅给她扣上了“出轨”的罪名和墨司霆的那张照片清楚。

    和沈锦赫的这两张照片,再正常不过了。

    第一张稍微借了一下位。

    第二张更是此地无银。

    当天沈锦赫终于给她三分钟时间,是掐着表上车说,只有三分钟,然后她就下了车,什么都没有做。

    “她们都是一群长舌妇,三八!”余梅梅气的把文件摔在办公桌上,文件哗啦啦的散落了一地。

    乔知暖这两天没来上班,余梅梅一个人拼尽了全力去解释,没人听她的,还总是有人冷嘲热讽。

    “就是你俩关系好,你才这么护着她。”

    “我劝你啊,早点看清楚乔知暖这个婊的真面目吧,别回头被她在背后捅刀子给利用了!”

    余梅梅和乔知暖都已经认识了近十年了,她怎么会不了解乔知暖?

    她恨不得直接冲上前去,撕烂这些满嘴跑火车的三八女人的嘴!

    乔知暖笑着摇了摇头,蹲下身来帮忙捡起地上的文件资料。

    余梅梅跺了跺脚,蹲下来,点着乔知暖的脑门,“你还笑!你都被人往身上泼了脏水了!别说什么清者自清,我听着都觉得难受!”

    “你说,这件事情是谁散播出去的?”乔知暖将资料文件一张一张的从地上捡了起来,整理着。

    余梅梅楞了一下,她这两天倒是没有想这个。

    “肯定是庄心月!”

    这些谣言都是在洗白庄心月!

    把庄心月从一个害人者转移成一个被害者,而乔知暖就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于去爬床这样一个形象!

    余梅梅气的一下站了起来,“我去找她理论!”

    “梅梅。”

    乔知暖拿着文件夹,握住了余梅梅的手腕,“先别急。”

    余梅梅有点愣怔,她看了一眼乔知暖脸上始终是那种可以镇定人心的安静和恬然,躁动的心也就平静了下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这件事情,敌不动,我不动,你说,着急的是谁呢?”

    余梅梅一下就明白了。

    “庄心月!”

    就以庄心月那种性子,肯定没办法静下来!

    乔知暖没有按照她所预想到的做,她肯定就按捺不住了。

    “但是,”余梅梅还是担心,“如果庄心月按兵不动呢?她就是想要抹黑你,想要你在公司里抬不起头来,被抹黑抹臭,那怎么办?”

    “那正好啊。”乔知暖眼光狡黠的一闪。

    “正好?你不是发烧了吧?”余梅梅抬起手来摸了摸乔知暖的额头,“好像确实是有点发烧。”

    乔知暖直接把余梅梅的手给拉了下来,凑近了在她耳边说:“将计就计。”

    余梅梅一听,先是一愣,没明白。

    “将计就计?什么计?”

    乔知暖抿着嘴唇笑了笑,整理着桌上的文件,整理整齐重新归放到文件夹里,直接塞进了余梅梅的怀中。

    “那你就看好吧。”快看"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