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9章 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假想敌
    墨司霆把沈晗静送到前面单独的贵宾室,才折返回来。

    乔知暖已经不在原本的座位上了,就连包都不见了。

    他神色一凛,就朝着机舱门追了出去。

    乔知暖已经下了飞机。

    她手里拿着包,走的很快。

    手腕被猛然拉住了。

    “你走什么?”

    “你别动我!”

    周围有人朝着这边看过来,都带着探究的目光。

    墨司霆并不想要让这一幕成为别人眼中茶余饭后的谈资,也不顾乔知暖的挣扎,拉着她就要往飞机上走。

    乔知暖忽然猛地挣扎,“你放开我,我不要上飞机!”

    墨司霆的脸色陡然阴沉了下来,黑色的阴霾陡然遍布了整张面庞。

    乔知暖趁着墨司霆手中动作微顿,趁机从他的手腕中挣脱,转身就要走。

    飞机上。

    沈晗静从机窗往外看。

    “他俩怎么又闹起来了。”

    钟泽也凑了过来,托着腮看外面,“卧槽,这么激烈!”

    沈晗静抬脚在钟泽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钟泽向旁边一躲,“你别想占我便宜!要是叫老陆知道了,指不定能把我屁股上的一块肉给剜下来。”

    沈晗静皱了皱眉,冷笑道:“真是物以类聚。”

    钟泽:“……”

    沈晗静这种气势强大的女人,他驾驭不了,还是远离好了。

    她看着外面飞机下的那两个人,忽然脑中想起了刚才她跟在墨司霆身后给乔知暖打招呼,乔知暖在目光转移到她脸上,眼神中陡然熄灭的光。

    她心里隐隐有了一点想法。

    女人的心思是最敏感的,特别是同性看同性的眼神。

    沈晗静偏头问钟泽:“我跟墨司霆的关系,没人知道吧?”

    “没有。”

    钟泽虽然说平时比较大嘴巴,这种关键时刻,绝对是打死不说的。

    更别提,这两人的身份还和M国布莱卡皇室的某位成员脱不了干系,这种事情倘若是叫一些有心人知道了,造势出去,就糟糕了。

    沈晗静顿时心里就有些明白了。

    “真是蠢货。”沈晗静骂了一句。

    钟泽:“……”

    …………

    墨司霆直接将乔知暖给扛起来到肩膀上,朝着飞机上走了回去。

    乔知暖的胃在墨司霆坚硬的肩膀上顶了一下,一阵恶心,被墨司霆又摔回在飞机上,恶心的干呕了一阵。

    墨司霆的脸越发的神色黑沉了。

    他坐下来就去狠狠地压着乔知暖的唇去吻,惹来女人的强烈挣扎,匆忙中,还踹了墨司霆一脚。

    墨司霆掰着她的下巴,迫使她转过头来,“乔、知、暖。”

    阴测测的三个字。

    转过头来,墨司霆才发现她眼眶内含着的一层泪。

    眼圈红红的,还真的像是沈晗静所形容的小白兔。

    他即将到暴怒边缘,紧急悬崖勒马般的神奇静了下来。

    对于她,他永远都狠不下心来。

    墨司霆轻轻地叹了一声,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你怎么了?乔乔。”

    乔知暖哭的更厉害了。

    “我不想要你了,不想要了。”

    墨司霆心里一紧,“那怎么办,我想要你,一直想要。”

    乔知暖哭了一会儿。

    等到飞机经过平稳的上升阶段,终于驶入了平流层,平稳下来,她才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天空。

    白云连成片。

    阳光将白云染成了金色的,天空是湛蓝的色彩,明镜一般。

    乔知暖想起了小时候。

    她和哥哥在读西游记的时候,就很向往天空,向往着那一片天宫,向往着西王母的蟠桃会,向往着在飘散着云层宛若仙境的荷花池中翩翩起舞的嫦娥仙子。

    她想哥哥了。

    如果爸爸在,如果哥哥还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她这样受委屈的。

    男人的手臂从乔知暖肩侧伸过来,把她搂过来,靠在他一侧的肩膀上,“来,乔乔,我给你讲个笑话。”

    “……”

    乔知暖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的侧脸,紧绷的下颌有了一丝弧度,能看出唇角是微微向上扬起的。

    墨司霆刚收到陆北发过来的几个笑话。

    “从前有个人钓鱼,钓到了一条鱿鱼。

    鱿鱼求他:你放了我吧,别把我烤来吃啊。

    那个人说:好吧,那我来考你几个问题吧。

    鱿鱼很开心的说:你考吧考吧!

    然后这人就把鱿鱼给烤了。”

    乔知暖:“……”

    墨司霆摸了一下下巴,“不好笑么?”

    乔知暖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墨司霆心想,他也觉得不好笑。

    “有一天,绿豆自杀,从五楼跳下来,流了很多血,成了红豆,一直流脓,又变成了黄豆,伤口结了疤,最后成了黑豆。”

    “从前有个胖子,从十楼跳下去,啊啊啊啊——啪!然后变成死胖子了。”

    “有两个人掉进陷阱里了,死的人叫死人,活人叫什么?叫救命。”

    “有一个人长得像洋葱,走着走着就哭了……”

    墨司霆直接把iPad给丢在了前面的座椅上,朝着陆北就吼了一声:“陆北,你给我滚过来!”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笑话!

    根本就不戳笑点好么?

    陆北战战兢兢的站在墨司霆面前。

    乔知暖看着墨司霆此时的表情,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墨司霆:“……”

    他果然没有幽默感么?

    怎么念了半天笑话,乔知暖除了一双眼睛眨了眨之外,任何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哈哈哈!”

    沈晗静从隔壁贵宾区走过来,已经笑弯了腰。

    墨司霆讲的笑话一点不好笑,好笑的是墨司霆的语气和乔知暖的表情。

    她径直走过来,踢了踢墨司霆的脚踝,还憋不住笑的说,“你去那边去陪钟泽,我跟小白兔说两句话。”

    墨司霆皱着眉抬头看向沈晗静。

    沈晗静:“赶紧啊。”

    钟泽从房间里面探出头来,“咳咳,老墨,过来。”

    “走吧,还一步三回头,放心,不会欺负你家小白兔的。”

    沈晗静直接伸手就把墨司霆给推出去了。

    乔知暖坐在原地,挺直了背,眨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沈晗静。

    沈晗静静静地看着乔知暖,“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因为我,所以排斥老墨?”

    乔知暖:“……”

    她脸上带上了一丝被拆穿的羞窘。

    她其实是挺喜欢沈晗静的,那种爽朗自信的性子,很有人缘。

    她摇了摇头,“你跟他更合适。”

    沈晗静忽然笑了起来。

    笑的前仰后合。

    乔知暖猛地愣住了。

    她说错话了?

    沈晗静至于笑成这样子了?

    沈晗静伸手捏了捏乔知暖的脸颊,揩了一把眼角都快要笑出来的眼泪,“小白兔,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喜欢墨司霆么?”

    乔知暖被问住了。

    她……喜欢么?

    是喜欢的吧。

    只是,却并不能明说。

    也并不是可以为之不顾一切的。

    换句话说……

    她的曾经,那段灰暗的过去,注定了是不能去正大光明的匹配他的。

    乔知暖咬了咬牙,“不喜欢。”

    “……”

    沈晗静倒是被这三个字给问住了。

    可怜的老墨。

    幸好没叫老墨听见。

    要不然真不知道那男人又会做出来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她叹了一声,“其实吧,我和墨司霆是双胞胎姐弟。”

    乔知暖低着头,手指在绞着身前的裙子,听见这句话,眼神一恍,然后以十分缓慢的速度,迅速的扩张着。

    她嘴唇轻微幅度的颤抖了一下,“什么?”

    “就是如你听到的那样,”沈晗静挑了挑眉梢,“我知道你听见了。”

    乔知暖盯着沈晗静的脸看。

    沈晗静有一双媚人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扬,一张漂亮的心形脸蛋,唇色很艳,瞳色有些奶茶棕。

    她和墨司霆两人站在一起,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联系到两人是……双胞胎姐弟。

    “你们是双胞胎?”

    沈晗静点了点头,“我们是异卵双胞胎,所以长得不像,我比他要早出生半分钟,所以我是姐姐。”

    乔知暖有些吃力的接受着这个讯息。

    她一直把沈晗静看成是墨司霆护着的女人,而实际上……是双胞胎姐弟?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傻。

    傻到前段时间,傻到竟然一直都把墨司霆的双胞胎姐姐当成是假想敌?

    乔知暖都要被自己给傻笑了!

    沈晗静看着乔知暖的模样,也是摇了摇头。

    这傻姑娘看起来就是喜欢墨司霆,还硬是嘴硬的不承认。

    “我们两个生下来,就被母亲给抛弃了,被送到了福利院,到了大一些,各自被收养,一直到七八年前吧,我们两个才重新见面。”

    乔知暖手里握着的手机一下从手掌心里滑落下去。

    她的瞳孔微微放大,根本就难以想象刚才自己究竟是听到了什么,呼吸都有些急促。

    沈晗静偏头看向机窗外,阳光有些刺目。

    她在眼前遮掩了一下,揩了一下眼角。

    “他比我先被领养走,毕竟男孩比女孩要吃香的多,当时领养他的我记得是一个有钱人看门的管家,管家是个哑巴,老伴儿死得早,想要有一个留着养老的男孩。我心想,这样他也算是有一个归宿了,有钱人虽然苛刻,可是该有的也都有,最起码吃穿不愁了。”

    “那你呢?”乔知暖张了几次嘴,才终于开了口,却发现嗓音艰涩难耐。

    “我……”

    沈晗静自嘲的笑了笑。

    她呢?

    她后来也被领养走了吧。

    “我挺好的。”沈晗静端起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嗯,挺好的。”

    乔知暖看着沈晗静脸上的笑,就能感觉到。

    她一点都不好。

    真的。美N小说"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