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9章 自食其果
    贺千鹤手里端着的水盆,顷刻间散了一地。

    她手忙脚乱的蹲下来收拾着,“抱歉,我刚才手滑了。”

    王子琪眯着眼睛走了过来,帮她捡起地上的水盆,“千鹤,你想不想知道啊,宋曼曼丢的那些东西是在哪儿的?”

    贺千鹤下意识的就摇头。

    “你怎么会不想知道呢,你不是和宋曼曼交好么,再说了,你的钱不也丢了。”

    贺千鹤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我……我没有,我是想要知道在哪里的。”

    王子琪说:“好啊,那我带着你过去?”

    乔知暖坐在一旁,“你怎么知道的?”

    王子琪解释说:“从昨天盗窃开始,不是警察过来查了监控,认定是寝室楼里的人,并没有别人进入,而且咱们的房门,也是好好地,我是第一个回来发现被盗的,我看着门口的门锁,也是好好地锁着,没有一丁点被撬开的痕迹,如果不是我们寝室里的人,那就一定是外面的人拿了我们寝室的钥匙配的。”

    “这样短短的时间里,东西,自然不会被转移。”

    王子琪看了一眼贺千鹤,“所以,肯定还在寝室里,或者就是随身携带,我就这样顺藤摸瓜,找到了。”

    她直接走向贺千鹤的桌边,桌上,放着她的背包。

    “你要干什么!”

    王子琪上手去抓,被贺千鹤给挡开了。

    “你要拿我的包干什么?”

    王子琪笑了一声,“你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怕我看你的包?”

    “你、你这是侵犯人的个人隐私!你不能在不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看我的包!”

    “那我现在在征求你的同意了,”王子琪掐着腰,向后靠在栏杆上,“别说你不同意,不同意,就是坐实了你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王子琪的话掷地有声,王子琪的脸色也是一点一点的变白,最终成了石灰一般的灰白色。

    贺千鹤嘴唇哆嗦着,“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就叫我看看你的包啊!”

    “不能……”

    贺千鹤好像是进入了自动复读的模式,在反复颠倒的说着同样的话。

    王子琪说:“我跟了你一上午加一天,那些东西,如果你没有给宋曼曼的话,肯定是在你这里的。”

    贺千鹤紧紧地抿着唇瓣。

    乔知暖站起来,“千鹤,是你故意伪造了寝室被盗的假象,其实,目的就是我电脑里的资料吧。”

    她的电脑设置有密码,一般人打不开,所以,只能选择硬性恢复出厂。

    “你们、你们没有证据,你们不能这样说我!”

    “把你的包拿出来,不就能看到证据了么?”

    王子琪直接去抢贺千鹤的包。

    贺千鹤连连向后退,目光惊恐,嘭的一下撞在了身后的衣柜上。

    终于,她蹲了下来。

    “不是我自愿的,是宋曼曼拿我的罗钊逼迫我,如果我不从的话,就要把我的照片给公布到论坛上。”

    王子琪皱了皱眉,“裸照?”

    “就是她刻意强迫我的,在我喝醉的时候,算计我跟一个男生在床上,拍了照片,我……我也没有办法!”

    贺千鹤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眼眶里积蓄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砸在了地上。

    她摇着头,不断的喃喃重复着:“对不起,我也没有办法……”

    王子琪愤愤不平道:“这个宋曼曼简直太无耻了吧。”

    贺千鹤抽噎着。

    乔知暖按着眉心。

    她就知道,宋曼曼不知道是就什么威胁贺千鹤了,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低劣的手段。

    王子琪也算是没了脾气了。

    她伸手去拉贺千鹤,“行了,起来吧,就你这种老实点的,稍微一诈,就能诈出来,还找你当同盟。”

    乔知暖给贺千鹤递上来一杯热水,触到她的指尖,一片冰冷。

    现在,即便是手暖了,心却暖不了。

    贺千鹤心里想,她都已经被发现了,宋曼曼肯定会把她的裸照给拿出去的。

    乔知暖拖了一把椅子坐在贺千鹤的面前,“你现在怕什么?”

    贺千鹤低着头,咬着唇没吭声。

    王子琪翘起大白腿在椅子上,“肯定是怕宋曼曼把裸照给发布出去呗。”

    “她既然有你的把柄,那你何必不找一个机会,抓住她的把柄呢?”乔知暖缓缓的说。

    贺千鹤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乔知暖。

    “我没有她的把柄。”

    “没有,就创造一个。”乔知暖唇角向上一勾。

    王子琪在乔知暖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小狐狸,你想干嘛?”

    乔知暖神秘的一笑,“先上床睡觉,明天再说。”

    …………

    宋曼曼每个周五都要跟男朋友出去。

    周六同样。

    她下午在跟男朋友逛街买衣服的时候,就接到了贺千鹤的电话。

    “什么事儿?不是说了这两天没事别找我么。”

    宋曼曼都已经在拘留所里面呆了超过一个星期了,浑身都要发霉了,就约了男票出来逛街,没想到又被贺千鹤给打断了好心情。

    “你最好别说你没事!”

    贺千鹤压低声音说:“乔知暖查到了丢的东西!”

    宋曼曼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你不是藏的好好的么,我不是叫你只要是出门就带在身上的,怎么会查到的!”

    贺千鹤说:“谁知道她会偷偷地翻看我的包啊!那现在怎么办啊,曼曼。”

    “你承认了?”

    “没有!”贺千鹤说,“这种事情我怎么能轻易的承认!我绝对不会承认的。”

    宋曼曼一听,冷哼了一声。

    她怎么能不知道贺千鹤这人,就是胆怯怯懦。

    “你们约在哪里?”宋曼曼就算是心里在不情愿,却还是怕这事儿会叫贺千鹤给坏了事。

    贺千鹤说了一个地址。

    宋曼曼说:“你在门口等我,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

    贺千鹤顿时不好意思,“你不是在陪你男朋友么。”

    “你这事儿都已经打到我电话里来了,我还怎么陪我男朋友啊。”宋曼曼越发的觉得自己招惹了一个麻烦,还不如高落秋。

    “那你叫你男朋友一起过来吧,反正这里就见个面,叫你男朋友现在外面逛逛,”贺千鹤说,“外面就是商业街,还有公园。”

    “我的事儿就不用你管了。”

    贺千鹤还是说:“对不起,曼曼,我主要不想耽误你好不容易的约会,我……”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宋曼曼觉得贺千鹤虽然是磨叽,但是这个意见也还是可以的。

    她便和男票一起去了贺千鹤电话里说的那个地址,叫男朋友在外面的咖啡厅等一下,“就半个小时。”

    男朋友问:“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也不算是重要,就是……哎,一言两语的说不清楚,你等一下我吧。”

    约在餐厅的一个包厢内。

    宋曼曼一进来,身上带着的强大气场,就已经让服务生不敢问她的身份了。

    她直接去了包厢,毫无顾忌的猛地推开了门。

    随着嘭的一声,服务生在后面低声说:“这不是来找事儿的吧?”

    “要不要去报告经理啊。”

    乔知暖已经走到了门口,“没什么,你们都散了吧。”

    服务生这才点了点头。

    还是觉得这个姑娘人好心善。

    乔知暖关上了门,宋曼曼坐在桌边,看起来好似是尊贵睥睨的模样,翘着腿,“你叫我过来是想要说什么?”

    贺千鹤坐在一旁,低着头,“曼曼,她都一经发现了……”

    宋曼曼冷笑一声,“发现了又怎么样?”

    乔知暖走过来,给宋曼曼倒了一杯茶,“先喝点茶,消消火气。”

    “乔知暖,我们两人本来就是互相看不顺眼,所以,现在你也不用刻意来讨好我,就算是你发现了,你有证据么?证据在哪里?在贺千鹤身上,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贺千鹤放在桌下握着的手,都有点颤抖。

    乔知暖侧头,轻轻一笑,“宋曼曼,我只是想要和你谈一下。”

    她转头看了一眼贺千鹤。

    贺千鹤站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宋曼曼:“你想要支走贺千鹤,是想要说什么吗?乔知暖,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什么有用的话。”

    吃过一次祸从口出的亏,就不会再吃第二次。

    乔知暖耸了耸肩,“我并不想要说这件事,我只是想要说一下,我和你姐姐之间的关系。”

    “你是我姐姐的仇人,就是我的!”

    “我和你姐姐,原本是情敌,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了,”乔知暖的手指摩挲在咖啡杯上,“我们是室友,一个寝室的,我来到这里,也并不是想要跟自己的同学去斗智斗勇的,我们可以和平相处,不是么?”

    “做梦吧!”宋曼曼,“你还真是天真,你觉得我现在能和你做朋友?”

    “不能么?”乔知暖似是明知故问的说。

    “不能!我跟你永远都不可能!”

    “你真不考虑一下么?”乔知暖说的一脸真诚,都叫宋曼曼觉得心里有狐疑。

    难道这女人还有什么后招?才会一直这个问题问个不停?

    “乔知暖,你究竟在玩儿什么鬼花样?!”

    “我只是十分真诚的问你,我们还有没有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可能了?”

    “没有!”宋曼曼断然拒绝。

    下一秒,面前混晃过了一道光,乔知暖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东西,往她的鼻子前面喷了一下。

    “乔知暖,你……”

    她手指着乔知暖,激怒攻心。

    身体和大脑,却好似都不受控制一样,软绵绵的瘫倒在椅子上,还想下继续滑着。

    乔知暖收了脸上的笑,面无表情的看着已经瘫软的宋曼曼。

    “已经给你机会了,可惜了。”添加"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