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52章 必死无疑的事故
    在乔知暖冰敷的时候,傅凉深也在耳边,说了他的故事。

    原来,早在两年前,飞机失事,他也跟随者所有的人,一起沉入了大海,失去了知觉。

    是一场必死无疑的事故。

    等到他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是在一间病房里面了。

    原来,是他得救了。

    他当即就想要回来,却有一个贵妇人走到了他的面前,按住了她要起身的肩膀。

    “她说,他是我的母亲。”

    乔知暖瞪大了眼睛。

    她是知道傅凉深的身世的。

    傅凉深是从孤儿院长大,是无父无母的。

    “她的确是我的母亲,我去查了DNA,得到了是一样的答复,我知道,我一直以来都在寻找自己的母亲,终于找到了,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开心,因为,母亲告诉我,我原来在华国的身份,被彻底抹杀掉了,迎接我的,是一个全新的身份。”

    一个精心为他打造的身份,毫无一点瑕疵和破绽,没有污点,没有黑历史,任由谁去追根究底,都只能看到一个,在贵族的静心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优秀男人。

    傅凉深不配合。

    他不想失去他原来的身份,不想完全抛却过去,舍不得原来的朋友,尤其是……乔知暖。

    他的不配合,终于激怒了母亲。

    “这次叫你过来,即便是没有这一场天灾的飞机失事,我也会伪造一场事故,让原来的你在事故中死去,这是你唯一能回来的办法,你现在不配合,也得配合!”

    母亲叫了保镖昼夜把守着他的病房,甚至就连窗户都给定死了,以防他会想不开。

    傅凉深一直都怀着想要出去的心。

    他不肯妥协,就算是知道,母亲是M国皇室的一品夫人,而父亲是M国皇室的亲王殿下,他也不想。

    对他来说,这两个人,都是完全陌生的存在,是陌生人。

    而乔知暖,才是真实存在的。

    那究竟是什么打到了他呢?

    是因为他的腿。

    他一天一天的康复起来,可是,腿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

    起初,医生说是还没有康复,需要继续训练,进行康复训练。

    但是,日复一日,全都是这样的回答,根本就没有任何不一样的说辞。

    这叫傅凉深终于起了疑。

    他私自从病房里爬了出来,终于听到了实情。

    母亲在和主治医生大吵:“你们到底是怎么吃的?怎么会治不好!”

    主治医生低着头,“抱歉,夫人,我们真的是已经尽力了。”

    一旁,站着的是亲王殿下,是他的父亲,不断地拍着母亲的肩膀,“别着急,这件事情要慢慢来,阿恒的命都是捡回来的。”

    这个时候,傅凉深才知道。

    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傅凉深回到了病房,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就算是护士过来叫他吃饭,他都没有听到。

    他不信。

    他还是强制自己,每天都去做康复训练,有人来扶着他,可是,他还是不能站起来。

    双腿没有一点力气,就仿佛下肢已经被完全截去了一样。

    他终于妥协了。

    他告诉了母亲,他接受了这个新的身份,并且打算和原来的一切,彻底脱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直到去年年底,当他看到那个身影,独自一人走入G&R大厦的时候,那样笔挺的脊背和从容不迫的眼神。

    他才猛然发觉到,自己原来从来都未忘记过她。

    “部长?部长?”

    乔知暖轻声出声叫他,才打断了傅凉深的深思。

    他说:“抱歉,我想起那段时间的事情,思想跑远了。”

    傅凉深说:“抱歉,我回来晚了,我怕……这两年来,你会怪我,所以就没有敢告诉你。”

    “那过年的那个时候,在山上寺庙里,也是你吧?”

    她当时记得清楚,手都已经覆上了他脸上的面具,即将要揭开了。

    “是我。”

    乔知暖冷哼了一声,“部长,你真是心机重!明明一直在一步一步的引导我,却还不想直接告诉我,想要叫我自己发现实情。”

    “但是,”她顿了顿,“我还是很高兴。”

    “很高兴,你还活着。”

    时间已经很晚了,傅凉深便直接叫乔知暖进入住处吃饭,做了夜宵,两人欢声笑语不断,乔知暖还喝了一杯度数并不算高的果酒。

    她今晚真的是很开心。

    楼上,已经都在自己的卧室里的曲晓玲听见楼下的声音,在睡衣外面披了一件外套出来,拉住一个来往的佣人问:“少爷还没有睡么?”

    “来了一位客人,少爷在陪着客人吃夜宵。”

    “客人?”曲晓玲不解的问。

    “是的,一位很漂亮的小姐,姓乔。”

    曲晓玲瞪圆了眼睛,十分诧异的反问道:“姓乔?”

    她匆忙就推开在前面挡着的佣人向楼梯下走去。

    她的目光穿过光亮的客厅,落在了餐厅内。

    在长餐桌的两侧,坐着两个身影。

    正在吃着水果沙拉的那个面带笑容的女人,不是乔知暖又是谁!

    曲晓玲眼睛眯了眯,她向前走了两步,径直走过来。

    “少爷,您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曲晓玲的目光落在乔知暖的身上,仿佛这个时候才一下注意到她,“乔小姐,你在这儿……”

    她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又看向了傅凉深。

    傅凉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这就是我的生活助理,曲晓玲,你们应该时间过的吧?”

    乔知暖点了点头,“我记得。”

    去年布莱卡的G&R大厦,就是曲晓玲接待的她。

    “你好,晓玲。”

    “没想到能在这儿看见你,”曲晓玲说,“今天这么晚了,乔小姐还要回去么?不如就在这里睡一晚吧?”

    傅凉深也说:“已经快十点了,要不然你就在这里住一晚,我叫佣人去收拾一间客房。”

    乔知暖侧头笑着,“恭敬不如从命啦。”

    曲晓玲扭头去找佣人吩咐,觉得乔知暖脸上的笑真的是虚伪。

    如果不是看上了少爷,想要攀附的话,也不用绕这么大的圈子。

    亏的她原来还以为这个女人和善,都是虚假的面具。

    乔知暖和傅凉深聊起了第三轮考核的内容。

    “你都知道了什么?”傅凉深问。

    “我知道,你是让我们评价别的参赛选手的作品,却名不对题。”

    傅凉深笑了,“就知道瞒不过你。”

    “我是跟凌云交流了一下,知道的,还和徐筱筱他们对了一下,里面有对方的嘴贫去问了,得出的并不是。”

    沈博和的作品是宁芳雪的,他就叫艾小爱去通过程温温,问了一下宁芳雪,宁芳雪十分高傲的拒绝了。

    “那种稿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太低估我的水平了吧,估计及格分都达不到。”

    要知道,沈博和还对那份作品打了9.01的分,在宁芳雪眼里就成了及格分。

    方子月说:“谁的作品要真的是到宁芳雪的手下,才真的是遭殃了呢!”

    傅凉深撑着腮,“没错,这是我在临考核前,临时才决定做的改变,你觉得我的目的是什么?”

    “公平公正,是否有融入个人情绪,”乔知暖说,“作为一个好的设计师,一定要能摒除外界一切的杂念。”

    这是傅凉深早在引领她入行的时候就说过的。

    一个设计师,不管是遇到一个怎么样的客户,有什么样奇葩的要求,都要尽力的去满足,竭尽自己所能。

    而也不能因为个人喜好,就否认了别人作品之中的闪光点。

    傅凉深笑了一下,“说对了一点。”

    “啊?”

    “还有一点,”傅凉深说,“除了对专业水平的考察之外,还有就是……人品。”

    以小见大,以微见著。

    傅凉深说:“举一个例子,你知道宁芳雪拿到的是谁的设计稿么?”

    乔知暖的眼睛忽然亮了亮,“难道……”

    从傅凉深的眼睛里,她就猜想到了。

    宁芳雪拿到的,是宁芳雪自己的设计稿。

    “有三个人拿到的是自己的设计稿,除了宁芳雪,还有苏正和林宣仪。”

    乔知暖有印象。

    在第一次考核之中,苏正很明显是胆小懦弱的类型,而林宣仪,则是那种很爱自作聪明的类型。

    涉及到这次考核的真实性和隐秘性,乔知暖没有在就这个话题讨论下去。

    佣人也将客房收拾好了。

    傅凉深说:“先带着乔小姐上去看看吧。”

    乔知暖起身,“这么晚了,你不去睡么?”

    傅凉深轻扣了两下桌面,“我先打个电话。”

    “哦,好,”乔知暖向前走了两步,忽然顿住了脚步,“部长,我有一个请求。”

    “嗯?”

    “对我一视同仁,别对我开恩。”

    傅凉深点了点头,“好。”

    等到乔知暖上了楼梯,傅凉深面上一直带着的浅淡笑容,终于一下垮淡了下来。

    他的手死死地按住了腿。

    额上,有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曲晓玲从后面飞奔过来,“少爷,您怎么样?”

    “扶我回房。”

    曲晓玲扶着傅凉深站起来,叫佣人推了轮椅,看着少爷的两条腿都在颤抖着。

    傅凉深声音很弱,“以后轮椅这种东西,藏好了,都管好自己的嘴巴。”

    “是。”

    佣人们纷纷都低下了头。

    她们长在这样的豪门环境里,自然也能看得出来,现在少爷是想要瞒着刚才那位小姐了。

    曲晓玲说:“少爷,你到底为什么要坚持啊。”

    傅凉深道:“你也不许多嘴。”

    “是。”

    曲晓玲虽然嘴上说的是,可是内心深处,却对乔知暖有点憎恶了。

    若不是乔知暖,少爷也不必要非要忍受这样的痛苦!

    还偏偏,她就是唯一的那个不知情的人!快看"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