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62章 搏命
    乔知暖看向连红杰。

    连红杰也字看她。

    乔知暖这才发觉。

    连红杰这是在试探。

    这个人既然可以逃掉魏经天布下的天罗地网,那就说明智商是在线的。

    除了有些兴趣没有立即把她给杀掉之外,就是他对她的探究。

    乔知暖脑子里转了转,将眼睛里的那道光,渐渐地掩掉,又重新懒散的靠在栏杆上。

    “你不感兴趣?”连红杰挑了挑眉,压着重重的沙哑嗓子。

    乔知暖眼神低垂着看向笼子的一角,说话声音很轻,“你都已经说了是蠢货了。”

    连红杰楞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

    “你这女人还真的是有趣的很。”

    乔知暖根本不觉得这是一句夸奖的话。

    这和墨擎认为的有趣,字同意不同。

    她和墨擎,是用情商撩他。

    而现在,她只是在利用智商来搏命。

    连红杰一条腿伸长,“你知道周虹么?”

    乔知暖摇头。

    “我杀的第一个女人。”

    乔知暖没吭声。

    她不知道现在连红杰提这个是什么意思。

    “她是我女朋友。”

    乔知暖倒抽了一口冷气。

    竟然……杀人凶手就是第一个受害者的男朋友?!

    这不该是头号受关注对象么?

    她看向连红杰的侧脸,这人竟然能在作为重点调查对象的情况下还能隐藏这样久。

    “你肯定是在想,我是怎么做到的,是么?”连红杰冷冷的说,“因为我制造了一场事故,火灾。”

    他把自己上衣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露出了里面的皮肤。

    乔知暖捂住了嘴。

    怪不得这人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都是长裤长袖,因为隐藏在衣服下面的皮肤烧伤疤痕遍布!

    “我伪装出来一副女友被害,我悲痛欲绝,借酒浇愁假象,然后在房间里面制造了一场爆炸,火灾既可以让我把自己的嫌疑洗清,而且还能把房子里民的痕迹都给销毁,一举两得。”

    他说:“我是把她在我们的出租屋里面杀死的。”

    “我用了厚实的床垫,垫在地上,然后一刀一刀的把切割,每天都用保鲜膜包了一部分,上班的时候丢出去,剩余的放进冰箱里面,等到警察发现的时候,还剩下两条腿没有丢出去。”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第一起杀人案的尸块,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完全的原因,太过于分散。

    “他们的速度也真的是慢的很啊,两个星期后,才确定了周虹的身份,才找到我。”

    连红杰想起来那些手里拿着证件的警察来找他做笔录的时候,心里就觉得高兴,他第一次察觉到了刺激。

    除了雕塑之外,带给自己的新的刺激。

    他在警察面前演戏,对于女友失踪的心里忐忑,听见说女友死了的时候的惊愕痛哭。

    每次警员做笔录的时候,他都会哭。

    眼泪就是用来博取同情的,人一旦是内心有所同情了,判断力就会跟着下降。

    再加上连红杰当机立断,在自己的嫌疑暂时性洗清之后,就制造了这么一场爆炸,被烧毁的房子里,没有留下一点的痕迹。

    乔知暖听着,浑身发颤。

    她没有想到,原来杀人凶手一直都近在咫尺,一面在做这样惨绝人寰的杀人分尸,却还能一面伪造演戏!

    “第二个女学生,我看中了C大的校花,人长得很娇小,像那个当红的明星,这个女生绑过来,我把她扒光了。”

    他说着,脸上忽然露出了贪婪的婬笑。

    “她的皮肤真光啊,一点疤痕都没有,我把她身上所有的毛发全都剃掉,然后给她身上雕刻。”

    她的头发,腋毛,乃至于私密部位。

    所有的毛发全都剃掉了。

    他把她绑在一张铁床上,然后在她的身上雕刻花朵。

    一朵,两朵,三朵。

    白色的皮肤上,刺下了鲜红的花朵,随着鲜血的一点点的点染,就好似是徐徐绽放的花朵一样美丽。

    “哦,我忘了告诉你了,我是一个雕刻师,我给你看看。”

    连红杰拿出手机来,翻出来两张照片,“我给你看看,这是我的艺术品。”

    乔知暖的余光只落在手机上一秒钟,她转头就吐了。

    这次,并非是恶心的呕吐,还是惊颤害怕的呕吐。

    天知道她现在是在经受着多大的折磨,听着一个变态杀人狂说这些话,她觉得自己就是那照片上被绑住手脚被剃光毛发的女孩。

    连红杰一把抓住了乔知暖的长发,逼迫着她把脑袋扭过来。

    “看!我叫你看!你难道听不见么?你看!”

    乔知暖被迫面对手机,头发的发根被男人狠狠地向下拉扯着,疼的她咬紧牙关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来。

    连红杰扣着乔知暖的下巴,“漂亮吧,这是我的艺术品,真漂亮,然后我就女干了她。”

    乔知暖浑身哆嗦着。

    连红杰眼神中弥漫的是唯美而梦幻的神色,仿佛是忽然做了一个美梦一样。

    “我现在都后悔了,”连红杰叹了一声,“我不该把她跟周虹一个切成碎块了,我该把她泡在福尔马林溶液里面,把她做成标本,这样,就一辈子都是我最得意最完美的作品了,只不过……”

    连红杰的手在乔知暖下巴上摩了两下,咧开嘴露出了一口阴森森的白牙,在她的脸上拍了两下。

    “我现在找到了新的作品,我相信你一定会是我下一个最满意的作品。”

    乔知暖内心的恐惧已经大于此时外在表露出来的。

    她相信,这也是连红杰的目的。

    他想要让她被自己的恐惧感吞噬,让她也和前几个女生一样跪地求饶。

    连红杰松开了乔知暖的下巴,抚上了她的眼睛,“真美,你的眼睛是我见到过的最美的一双眼睛。”

    他的手好似是冰冷的毒蛇,在她的皮肤上留下一层黏腻冰冷的战栗感,让乔知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连红杰幽幽的叹了一声,“第三个女学生吧,挺平淡无奇的,没什么特别突出的,但是我喜欢她的声音,唱歌的时候好似是百灵鸟一样,我就把她给抓过来给我唱歌。”

    “可是她非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只要我拿掉她嘴里的抹布,她就开始尖叫,叫的我脑子都赶快要炸开了,我就直接拿了一块烧炭让她吞了下去。”

    乔知暖双手握紧了。

    这样残忍的时候,这人却说的如此的轻描淡写。

    好似面对的不是一个鲜活的生命,而是一堆破烂。

    乔知暖突兀的反应,让连红杰目光陡的一颤,猛地瞪向乔知暖,语气森冷的问:“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很残忍?”

    乔知暖心里闪过两个完全相反极端的想法。

    是,还是不是?

    她短暂分析了连红杰此时想要的,然后点了点头。

    连红杰忽然一把攥住了笼子的铁柱,哐当的摇晃着,齿关死死地咬着,似乎是想要将铁柱给掰断。

    可他本就是一个文弱的男人,身上没有什么力气,用足了力量,也没能把栏杆给掰弯,倒是自己累的一身的汗。

    他气喘吁吁的大声嘶吼着:“我的残忍也是被他们给逼出来的!我本来是以全校第一的身份考入艺术学院的!但是就因为我没钱没关系,谁见了我都能踩我一脚!”

    “我的作品都被他们给拿走了,拿走了冠上他们的名字!我什么都没有!刚开始还会给我几百块钱打发,后面……他们就好似是家常便饭一样顺手拿走!那是我的心血!最后的荣誉,最后的夸奖,最后的称赞都是他们的!凭什么?凭什么!”

    连红杰双目赤红,沙哑的声音嘶吼出来,狠狠地摩擦着乔知暖的耳膜,让她强忍着皱眉。

    “就凭他们的家世比我好?就凭他们有关系?就凭他们有钱有权有势?!”连红杰大吼了一声,“我是没有他们家世好,我爸爸是赌徒,我妈妈是伎女,那又怎么样?!我也是凭着我的真才实学才考上的大学!我也是一个人!”

    连红杰嘶吼着,额角的青筋冒起来,狰狞的凸起似乎是要撑破皮肤一般。

    栏杆被狠狠地晃动着,乔知暖都已经感觉到身下的铁皮有了轻微的震动。

    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动作,便只是这样静静地等着,等着连红杰把情绪给平复下来。

    她现在并不想要用无畏的动作去激怒他。

    人在头脑发热的时候最容易冲动。

    冲动之下把她给杀了,她这两天的等待也就没了一丝一毫的用处。

    就在连红杰喘着粗气的时候,乔知暖脑子里过了一遍刚才连红杰说的信息。

    他刚才说警察去找艺术馆了。

    不是说去找他,只是单纯的去艺术馆。

    这样的话,魏经天他们已经有了方向,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必须要好好的稳住。

    连红杰喘着粗气,终于平复了一些,抬头,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刚好和乔知暖的视线对上。

    他楞了一下。

    他本以为,会从乔知暖的眼睛里看到害怕,惊惧,甚至于厌恶和鄙弃,毕竟他将自己的这种肮脏的往事全都说了出来。

    可是,没有。

    她的眼睛里,这些情绪全都没有出现。加我"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