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02章 觊觎
    乔知暖直接开了外放,这些话王子琪自然也听见了。

    王子琪将包跨在自己的肩膀上,站起身来,“那我走了,知暖。”

    乔知暖送王子琪到医院门口上了车,朝着她挥了挥手。

    王子琪忽然叫了她一声。

    “知暖,你帮我转告陆琨,”王子琪说,“就算我对不起他。”

    乔知暖知道,王子琪说出了这句话,那就是……没有退路了。

    本也就是如此。

    霍敬已经都大张旗鼓的筹备订婚了,网络上也公开承认了,现在,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乔知暖转身,就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身影。

    墨司霆走过来,直接把自己的大衣给乔知暖披在了身上,握着她的手,“冷么?”

    乔知暖摇了摇头,“我就是体寒,稍微冷一点手脚就偏冷了”

    她想把大衣脱下来,墨司霆不许,“穿着。”

    乔知暖也怕墨司霆在外面脱了大衣会受凉感冒,便拉着墨司霆回了住院部。

    回到病房,里面已经恢复了一片寂静,就仿佛刚在王子琪出现在这里只是一场梦。

    陆强坐在外面的公共座椅上,能看出来是被护士请出来的,就怕他再在病房里面大胡小姐。

    此时陆强的脸上还带着薄怒的愠色。

    乔知暖走过去,陆强嚯的站了起来,“王子琪呢?她走了?狗娘养的……”

    “陆强!”

    乔知暖打断了陆强的话,她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认真,“陆强,这是你哥和王子琪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在这里骂。”

    陆强憋红了脸,“你就是站在王子琪那边的,难道就不行我帮我哥说两句公道话了?我就是……心疼我哥。”

    他忽然坐了下来,捂着头,“我哥没人心疼……”

    乔知暖也坐了下来,“我不是站在哪一边,感情这方面的事情,没办法判断谁对谁错,只能是谁对不起谁。”

    她拍了拍陆强的肩膀,“等你恋爱了,你就知道了。”

    乔知暖起身,走进了病房。

    陆琨已经经过再次包扎,脸上比刚才更加苍白。

    地上的血渍已经被清理过了,纸巾上沾染了点点红色的血,触目惊心。

    陆琨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看着乔知暖,声音沙哑的问:“她走了?”

    乔知暖点了点头。

    “她刚才哭了。”

    陆琨的心一紧。

    “我知道。”

    他和王子琪在一起两三年的时间,从她上大学就在一起了,怎么能不知道她是那种面冷心热的人呢?

    他一早就已经猜到了。

    陆琨眼神中隐藏着是翻滚的隐忍。

    乔知暖说:“子琪的爸爸是不是最近又找过你了?”

    她觉得陆琨忽然酗酒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毕竟两人已经分手这么久了,除了网上忽然传出来霍敬承认和王子琪的关系之外,一定还有另外的因素。

    陆琨苦笑了一下。

    “王总打电话给我,说最近一段时间我做出的事情很让他失望。”

    乔知暖听着,就知道陆琨这话还是说得好听了点。

    失望?

    恐怕就是事情并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轨迹发展,而王子琪现在攀上的这个霍敬,很明显是比陆琨的家世要强几倍的,以王子琪口中那个王建杰的心气,恐怕还会冷嘲热讽一顿。

    即便是在自己最好的朋友面前,男人也是不愿意揭短的,就不用提乔知暖还是王子琪最好的朋友。

    乔知暖陪着陆琨坐了一会儿,她手机震动了一下,接到了墨司霆的短信,就起身出去。

    临走之前,她嘱托了陆琨要好好养病。

    “还有,子琪临走前,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陆琨看向乔知暖,“什么?”

    乔知暖抿了抿唇,“她说,算我对不起你。”

    门关上了。

    陆琨看着那紧紧关闭的门,眼神里的光,一点一点的暗淡了下来。

    “算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么?

    陆琨自嘲的笑了笑。

    他从来都没有觉得王子琪有对不起他过。

    这种事情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享受了,分开的时候也就不必要拖泥带水死缠烂打的。

    只是……

    陆琨转头看向窗外。

    今天的天气不好,天空之中是大片灰暗密布的阴云,好似空气之中都被阴霾笼罩着。

    尽管如此,他还是心痛。

    他看着地面上散落那些红色的碎片。

    那是陆强撕碎的请柬。

    陆琨默默地移下了床,忍着痛,想要去将那些红色的碎纸片捡起来。

    陆强骂骂咧咧的从病房门外走了出来。

    他看见陆琨,一下就呆住了。

    “哥,你又想要干什么啊!”

    陆强急忙过来把陆琨给搀扶到床上,“都已经撕碎了,你还捡它干什么啊!”

    陆琨刚才移动牵扯到伤口,眉头紧紧地皱着,“给我捡起来。”

    “不捡!”陆强梗着脖子,“我还都想把它一股脑儿的当成垃圾扔了呢!还给请柬,这是给我们甩脸色么!”

    “你不捡我捡。”

    陆琨又要掀开被子下来。

    陆强急忙去按陆琨的肩膀,“好,好,我捡!真是服了你了哥!”

    他虽然是不情愿,还是蹲在地上,将刚才他亲手撕碎的请柬又给捡了起来。

    “你要这个干什么?”

    “去找胶带来。”

    陆强一听,就立即想到了陆琨想要干什么,一双眼睛瞪圆了,“哥,你别说你要一点点的拼凑起来?”

    “我就是要粘起来,”陆琨咳嗽了两声,“你不去,我去找。”

    “得,我去拿胶带行不行?你好好地躺着养病成不成?”

    陆强实在是无可奈何,还是去前台要来了胶带,跟陆琨一起将请柬重新粘了起来。

    他看着这重新拼凑起来的请柬,真是觉得讽刺。

    哎。

    好端端的,他干嘛撕碎了这请柬啊,给自己找事儿做。

    陆琨看着这封请柬。

    里面用手工的字体写着两人的名字:霍敬、王子琪。

    陆琨认出了王子琪的字。

    这是出自于王子琪的手。

    她平常那样懒散,就算是画画,都只挑自己感兴趣的。

    现在这种婚礼请柬上手写名字她都要自己写,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霍敬的吧。

    …………

    韩湘君找到了,乔玉舒的事情也解决了,乔知暖回到墨氏大厦上班,也就恢复了原本的轻松感。

    只是,又紧接着有一件事情需要她出面了。

    当天下午,有一场设计稿的角逐,乔知暖拿着手中的设计稿前去。

    这是各个公司的一场设计稿的竞争角逐。

    设计稿是乔知暖最终确定的,在接到徐筱筱的电话之前,她又在设计稿上做了一些小的修改。

    “乔姐,你上来一下吧。”

    乔知暖拿着设计稿到楼上去,在徐筱筱的办公桌旁边,还站着一个女人。

    是刘可盈。

    “乔设计师。”

    乔知暖朝着刘可盈微微颔首,将手里打印出来的设计稿递给徐筱筱,“你看看,我又在上面做了一些细小的修改,这是制胜的关键。”

    徐筱筱打开了文件夹。

    一旁的刘可盈在朝着她移动过来,目光一直在朝着她瞟过来。

    她隐约看到了一点字迹的时候,徐筱筱忽然猛地将文件夹给阖上了。

    嘭的一声。

    刘可盈吓了一跳,向后缩了缩脖子。

    徐筱筱说:“乔姐,你给我看这个不是难为我么?你可是进G&R大赛决赛的水准,我也看不懂,反正就拿着这个去参赛就行了,保证没什么问题。”

    乔知暖戏谑的眨了眨眼睛,“你就这么相信我啊?”

    徐筱筱重重的点头,“那是当热了!”

    “那我就去了,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可帮我兜着底。”乔知暖半开玩笑地说。

    “喂!乔姐,你可不能这么坑我啊,我们还是不是好姐妹了!”

    乔知暖揽着徐筱筱的肩,“当然是了。”

    正准备出发的时候,徐筱筱忽然接了一个电话,她皱着眉,“哎呀,怎么办啊。”

    乔知暖忙问:“出什么事了?”

    徐筱筱说:“陆特助让我现在去分公司一趟,有一个紧急文件弄错了,我要在半个小时之内赶过去,要不然的话我就要倒大霉了。”

    她急的好似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怎么办啊,我是带队的,只有乔姐一个设计师,不显得我们公司太不够重视了么!”

    刘可盈转了转眼珠,向前走了一步,“我可以啊。”

    徐筱筱急忙转过头来,“你说什么?”

    刘可盈说:“我今天下午没什么事情,我可以和乔姐一起去参加比赛的。”

    徐筱筱好似是看到了救星似的,“好啊,刘秘书你可是大好人,那你知道地址么?”

    刘可盈不敢暴露的太过于明显,“不太清楚,我上次听的好像是在东明大楼……”

    “对,就是东明大楼,三厅十一会议室。”

    刘可盈说:“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吧,我怕我记不住。”

    “好。”

    时间也快到了,乔知暖便和刘可盈去了楼下,公司的车辆已经准备好了。

    一路上,刘可盈都在和乔知暖套近乎攀谈着,觊觎着乔知暖手里的文件夹。

    可这个乔知暖的警惕心也实在是太强了,压根就不透露一丁点消息。

    眼看着距离东明大楼越来越近,刘可盈几次看手机,也越发的急切。添加"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