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06章 嫁给我好么
    墨司霆打开了一个天鹅绒的戒盒,里面的钻石戒指熠熠发光。

    “乔乔,嫁给我好么?”

    乔知暖呆住了。

    她默默地呆坐在椅子上,甚至都忘了动作。

    周围的尖叫声,到抽气声,都与她无关,她的目光就这样集中在跪在自己面前的墨司霆身上。

    墨司霆口中的那句话,还在她的脑海之中反复的回荡着。

    嫁给我好么……

    “求婚!”

    “天啊!”

    员工都纷纷站了起来,也不管这究竟是什么场合了,都开始大声的尖叫起来,整齐划一的喊着:“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乔知暖的意识被拉了过来。

    她撞上墨司霆的眼睛。

    这一双眼睛,温柔,深情,深黑色的仿佛一眼就可以看到底,看到他的心。

    徐筱筱实在是等不了了,直接用手在乔知暖的背后轻戳了一下,“乔姐……”

    墨司霆歪着头,没有一点催促的意思。

    乔知暖点了点头。

    墨司霆将钻石戒指戴在了乔知暖的右手无名指上。

    鸽子蛋的钻戒在她的手指上显得分外漂亮。

    墨司霆将乔知暖拥在了怀中。

    乔知暖眼泪从眼眶里滑了下来。

    她感觉到这一种被珍视的感觉,就好似是被人给捧在心尖上。

    她的脑海中,回转浮现起这三年来,她和墨司霆的那一点一滴的相遇和相处,从相遇到相知再到相爱,每一步似乎都是辛苦的。

    可是现在尝到口中的,却是甘甜的。

    她听到墨司霆在自己的耳边轻轻说:“我终于抱住你了,乔乔。”

    …………

    这是最大的一条新闻,几乎将墨氏出现了商业间谍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可就算是这样,刘可盈还是要被带走。

    刘可盈大声说着:“我想要见乔设计师!我有话对乔设计师说!是关于蔺大小姐的!”

    她刚才亲眼见证了墨司霆对乔知暖求婚,也后知后觉的知道了,她这次是撞上了钉子了。

    墨司霆对乔知暖那样珍视,甚至都提出了求婚,只有乔知暖一个人能救的了她。

    余梅梅从大会议室里走出来,看见了这一幕,停下了脚步。

    有一个女同事见她不走了,便转过头来叫她:“梅梅,你在看什么?”

    余梅梅说:“你先回办公室吧,我去一趟洗手间。”

    她跟着刘可盈在后面,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门从外面打开,刘可盈一看见乔知暖就扑了过去。

    “乔设计师,你救救我,我不是故意的,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自己贪图便宜,都是蔺大小姐让我做的。”

    乔知暖看着刘可盈,“你把你所做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

    刘可盈还是踟蹰了一下。

    旁边的徐筱筱说:“你既然都已经来求乔姐了,就拿出来一点诚意来。”

    刘可盈抿着唇,她咬了咬牙,“好,我全都说出来!”

    刘可盈一五一十的将她自从进到墨氏集团之后,和蔺恬互通消息的事情全都说了,几次报道上的消息都是她泄露出去的。

    余梅梅就站在门外,隔着一条门缝,能够清楚的听到对方是在说什么。

    她的眼神从震惊,到惊骇,最终停留在一片茫然失措。

    徐筱筱早已经发现了站在门外偷听的余梅梅,她也没有出言阻止。

    早就该叫余梅梅都听到了。

    要不然也不会叫乔姐莫名其妙的受了这么长时间的委屈。

    刘可盈说完,要被身后的警察带走,她急忙说:“乔设计师,求求你,我都把实话告诉你了,我如果现在被带走,我这辈子就完了……”

    徐筱筱撇了撇嘴,“那是你活该!你根本就没有半分悔改的意思,要不然刚才在市政大厅,你也不会做出那种令人发指的事情了!”

    刘可盈摇着头,“我知道是我错了,我是被猪油蒙了心,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徐筱筱嘲讽道:“你还想有以后?你觉得你还可以进入墨氏么?”

    刘可盈没有说话。

    肯定是不可能了。

    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也不奢求回到墨氏了。

    她咬了咬唇,“我……我做出这种错事,我只希望墨总能给我一条活路,让我能在安城谋一口饭吃。”

    乔知暖想起了之前陆北的话。

    要在整个行业封杀她。

    得罪了墨氏总裁的女人,恐怕也没有几家公司敢收留了。

    乔知暖摆了摆手,“这件事情我不会插手,墨总也不会,一切都交给司法来做决定吧。”

    刘可盈得到了乔知暖的保证,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是墨司霆不插手的话,她还有一丝可以转圜的余地,那就是将所有的罪名都推给蔺恬。

    刘可盈被带走了,而站在门口的余梅梅还沉浸在震惊之中,一动不动。

    徐筱筱特别走过来,“哎呀,这是谁啊?在这里偷听!”

    乔知暖朝着门外看了过来。

    余梅梅刚好抬起头来,看见了乔知暖,她动了动唇。

    乔知暖心里有一丝丝的期待,期待着余梅梅能开口说点什么。

    余梅梅的目光落在乔知暖的手指上。

    那鸽子蛋的钻戒,在头顶的灯光下,闪现出璀璨夺目的光辉。

    余梅梅抿了抿唇,转身离开了。

    乔知暖心里有了一丝失落。

    徐筱筱走过来,挽上了乔知暖的手臂,“乔姐。”

    “我没事。”

    就在这时,余梅梅又重新跑了过来。

    她的脚步声踢踢踏踏的很快,徐筱筱以为她要干什么,下意识的就挡在了乔知暖的面前,“你要干什么?我要叫保安了!”

    余梅梅抓过乔知暖的胳膊,“你跟我走!”

    乔知暖示意徐筱筱没事,跟着余梅梅出了办公室。

    余梅梅不放心乔知暖,便也在后面跟着。

    余梅梅出了大厦,就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径直去蔺公馆,去找蔺恬。

    她显得很急切,在一楼大厅不断的催促着佣人上去报告。

    佣人不耐烦的说:“已经上去禀报过了,你这么急干什么?小姐难道不要穿衣服打扮的么?你以为谁都跟你们似的,随随便便就能出来见人了啊。”

    余梅梅:“你……”

    “我怎么了?别忘记你自己的身份,不是我们家大小姐对你好,你就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就算是徐筱筱跟余梅梅这种无脑女不是一个路子的,现在看着这女佣的模样也觉得恨得牙痒痒,刚想要说话,被身旁的乔知暖给拉住了。

    乔知暖向前走了一步,“我们这么随随便便的打扮,的确是不能出来见人,这里除了我们三个,也没有别的人了,不是么?”

    徐筱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女佣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你骂我不是人?”

    乔知暖耸了耸肩,“我可没有这么说,只不过,我们几个没有尾巴,倒是看着你的尾巴快翘到天上去了。”

    “你……”

    女佣气的脸色一片青一片白的,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你、你这是藐视我们蔺公馆,你……你对未来的总统大人不尊重!”

    “放肆!”

    从楼梯上,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打断了这女佣的聒噪。

    女佣吃了一惊,急忙转过身来弯腰低头,“老、老爷。”

    从台阶上,缓步走下来一个中年男人。

    乔知暖看过去,这个中年男人,并没有中年男人突出的啤酒肚秃顶,保养的很好,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这个人,乔知暖在电视上看到过他的演说。

    他就是这一届选举大会的总统候选人之一的蔺致远。

    蔺致远走下来,皱着眉冷冷的说:“这就是我们蔺公馆对外的态度么?”

    女佣连连道歉。

    蔺致远摆了摆手,“出去,以后也别说什么未来的总统大人,我现在只是候选人。”

    “是的,明白了,我明白了。”

    蔺恬也从楼上走了下来,“你给我站住!你说这样的话,不就是给我爸爸招黑么?你这样的佣人我们蔺公馆怎么敢用呢?”

    蔺恬脸上化的是十分精致的妆容,身上也穿着一套十分明丽的衣裙,看起来好像是要盛装去参加宴会的模样。

    只是下来见个朋友,却要打扮的这样的漂亮。

    她的目光落在乔知暖的身上,分明是带着几分的挑衅。

    乔知暖怎么能不知道为什么蔺恬会平白无故的让他们在楼下等这么长时间,而且还让一个女佣过来说这些话,无外乎是想要给她做样子罢了。

    蔺恬看向那个女佣,“滚出去吧,我们蔺公馆不敢用腻了。”

    女佣吓得不轻,急忙说:“大小姐,我这次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别赶我走啊。”

    从蔺公馆被赶出来的佣人,以后别家肯定听说了也不敢再用了。

    蔺致远皱了皱眉,“先下去吧。”

    女佣急急忙忙的下去了,生怕蔺恬再多说一句话就让她惹祸上身了。

    蔺致远看向蔺恬,“恬恬,我说过几遍了,要宽以待人。”

    “爸爸,我知道,”蔺恬说,“可是也不能一味的宽容吧,他们这些女佣,几天不敲打眼睛都要长到头上去了。”

    蔺致远还想要开口说什么话,蔺恬已经说:“爸爸,好了,我有朋友在这里,我要先招待我的朋友了。”FL"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