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23章 想两全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澄清”之后,墨小墨就揉了一把眼睛,顶着哭的好似是两个胡桃一样的眼睛跑去自己的玩具房里面收拾了,不过十几分钟,就搬过来了一个大箱子。

    【这些都送给他吧!】

    乔知暖:“……”

    墨小墨好似大人模样的叹了一口气,【他太可怜了。】

    乔知暖笑着摇了摇头。

    墨小墨白天在幼儿园已经玩儿的很累了,不到九点钟就困的上下眼皮打架了。

    乔知暖便带着墨小墨去洗澡。

    经过走廊,卧室房间都没有开灯,只有书房里亮着灯。

    墨司霆是带着墨小墨一同回来的,但他一回来似乎就进了书房,都没有和乔知暖照面。

    乔知暖在门口略站了一下,转身又走了。

    应该是工作很忙吧。

    乔知暖哄着墨小墨睡了,便回了自己的房间,洗了澡,靠在床头看书。

    她的心思不宁。

    距离和宋灵雪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这两天,她想的很清楚。

    墨司霆是这辈子,是她活了二十五岁对她最好的人。

    她一直在比照着曾经儿时爸爸和哥哥的模样找那个命定之人。

    她找到了,就不会放手。

    乔知暖抱着双腿坐在床上,眼神有点放空,无法聚焦起来。

    她要想一个办法,既能安抚的了宋灵雪,而且也不会和墨司霆分开。

    乔知暖托着腮,过了一会儿,她给宋灵雪发了一条短信。

    【我答应你。】

    只是这四个字,让宋灵雪顿时就好似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她都不想用短信这样的方式交流了,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那你什么时候分手?”

    乔知暖刚一接通电话,宋灵雪就直接切入了进来。

    宋灵雪没等乔知暖的回答,紧接着说:“现在,你马上就说分手,离开枫林苑。”

    乔知暖忽然笑了一声,“宋小姐,你这样急么?”

    宋灵雪现在也根本不想掩饰自己的急切了。

    “我就是这样急又怎么样?我能给你两天时间让你做决定,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乔知暖轻轻一勾唇,“是么?但是你急,我不能急,我要等到婚礼前。”

    宋灵雪声音顿时就尖利了起来。

    “乔知暖!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那些黑历史放到网上去!”

    “信,”乔知暖的声音很平静,“怎么能不信呢,宋小姐向来是说得出做得到。”

    宋灵雪冷哼了一声。

    “但是,”乔知暖一个转折词,“你没有把握。”

    宋灵雪脸上的笑一讪。

    她很庆幸,现在只是在打电话,而不是面对面,否则的话,乔知暖就会轻而易举的发现她表情的变化。

    宋灵雪咬着牙,“你凭什么说我没把握?”

    “如果你有把握的话,你就不会在拿到那些资料的时候先来和我谈判了,你会直接将东西发布到网上,甚至直接发给墨司霆。”

    宋灵雪咬住了唇,只听乔知暖继续说:“当时你没有,因为你没有把握,当墨司霆看见这些我的曾经的时候,虽然是心里埋怨我的隐瞒,但是却远远达不到我离开的程度。”

    “到时候网络舆论的唾沫星子能淹死你!”宋灵雪恶狠狠的说。

    乔知暖笑了,“依照宋小姐的意思,我是那种害怕舆论的人么?几次我不是被推到风口浪尖上的?”

    宋灵雪一时间没了话。

    是的。

    乔知暖上网络热搜的次数,虽然总体加起来没有宋灵雪这个娱乐圈的人多,但是每一次乔知暖的出现,都绝对是头条,连带着几天流量大增的。

    而且,每一次,她都能化解危机。

    宋灵雪甚至想,如果这样的黑历史放到网上,如果按照现在她看到的情况,墨司霆会不会为了乔知暖的声誉,去认下曾经那件事情?

    宋灵雪在思索,乔知暖就耐心的等待着。

    其实,她的手掌心里也都是汗。

    她没有什么办法,她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距离婚礼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总比两天要长的多,足够她去做一些事情了。

    最终,宋灵雪的声音从听筒内响了起来。

    “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答应了你!”宋灵雪说,“你最好不要骗我,婚礼当天,你逃婚!这件事情就算翻过去了,要不然我会带着这些东西直接去婚礼上,也省的放到网上了!”

    宋灵雪挂断了电话。

    乔知暖握着手机,猛然松懈下来,有些脱力。

    她为她自己赢得了时间。

    她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乔知暖靠在床头,暂时解决了宋灵雪的这件事情,她内心里这两天一直压着的大石头也就才缓缓地放了下来。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墨司霆还在工作?

    乔知暖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去看看,忽然胃里一阵翻涌,冲进洗手间里去干呕了一阵。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没有看到,就在刚才从门口经过,又离开的墨司霆。

    墨司霆又回到了书房里。

    他刚在在卧房的外面,只听到了乔知暖口中的只言片语。

    她说:【虽然是心里埋怨我的隐瞒,但是却远远达不到我离开的程度。】

    隐瞒?

    什么隐瞒?

    怀孕的真相?

    她又为什么摘掉了钻戒?

    墨司霆点了一支烟,乔知暖的脸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盘桓着。

    她怎么忍心骗他?

    她不想要孩子,他可以商量,可是现在这种……又究竟算是什么?

    书房的门从外面敲了敲。

    “司霆。”

    书房门是从里面反锁着的,乔知暖没有打开。

    墨司霆请了轻嗓音,“我还有文件没有处理完,你先睡吧。”

    乔知暖听着这样的话,有点失落。

    “好。”

    墨司霆听着走廊上那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内心里忽然就涌动起来一丝难掩的烦躁感,直接就将手中的烟蒂在烟灰缸里狠狠地按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司霆也对文件一点看不进去,索性阖上了文件。

    他刚出去,又停住了脚步。

    现在他浑身都是烟味,直接回到卧房里面,乔知暖对烟味又异常的敏感。

    墨司霆还是转身去了客房洗了个澡。

    推开卧室的门,才发现里面的壁灯竟然还是亮着的。添加"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