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52章 奇怪的血型
    其实,蔺恬并不是对墨司霆死心了。

    她觉得自己这样高高在上的身份,就这样被人甩了心里肯定是不满的。

    这次婚礼没办成,虽说是宋灵雪想的主意,她到底也是有参与的。

    可是事成之后,宋灵雪竟然就这么把她给踹了,电话不回,人也不见了踪影。

    她决定还是要去找宋灵雪一趟。

    谁知道,宋家竟然都已经大门紧闭了。

    这时,她才知道,原来,墨司霆竟然是知道了这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宋灵雪!

    就在寻找乔知暖,处理舆论的过程中,就已经是将宋家给默默地处理了。

    宋家到底不想因为宋灵雪这么一个卒子,而毁掉了宋家的基业,就把宋灵雪这个已经被娱乐圈彻底黑了的弃子给送到了国外去。

    所以,蔺恬这才终于是对墨司霆有了忌惮了。

    若不是自己背后靠着一个总统候选人的父亲,而且她也在其中并没有起到什么关键性的作用,现在恐怕也早就已经被墨司霆给悄无声息的处置了。

    索性莫雅夫人给她介绍的青年才俊,她为了满足自己作为蔺家大小姐的虚荣心,才开始一个个的去见人了。

    谁知道才见这第一个,就遇上了冤家路窄的乔知暖,还偏偏这两个人认识!

    蔺恬心中烦躁的很,驱车回到了蔺公馆。

    谁知道刚一进去,就有一个人影从里面横冲直撞出来。

    蔺恬紧急的踩下了刹车。

    她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朝着车窗外面喊了一声:“不长眼么?没有看见有车过来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直都跟着莫雅夫人的管家。

    管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喘着粗气,“大小姐,不好了,先生出车祸了!”

    “什么?!”

    蔺恬吃惊的差点就又把油门给当成刹车踩了。

    …………

    医院里。

    钟泽急匆匆的从手术室中走了出来,“血库里还有没有hr阴性血的血包了?”

    “我马上去调!”

    护士都已经乱成一团了。

    蔺致远是现在罪炙手可热的总统候选人,眼见着就已经到了最后的演讲时期,到年底结果就已经基本能出来了,却就在这个至关重要的时候,他出了很严重的车祸!

    莫雅夫人平日里很镇定自若,现在却也成了六神无主。

    蔺恬赶来的很及时,“妈,爸到底怎么回事?”

    莫雅夫人将蔺致远的情况给说了:“你爸爸是去演讲回来的路上,就有一辆货车开了过来,你爸爸的司机躲闪不及,就发生了车祸……”

    蔺恬一听,“肯定是竞争对手给下的套!现在就是爸爸竞选的关键时期,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莫雅夫人说:“现在只盼着你爸爸能醒来,别的,都不强求了。”

    “妈,你怎么能不强求呢,现在爸爸是将来总统的候选人啊,最有力的候选人!”蔺恬忽然打住了口中的话,摇了摇头,“不,不是最有力的候选人,而就是将来的总统!这件事情一定要搞清楚才行!”

    莫雅夫人吓得急忙就去捂住蔺恬的嘴。

    “你这是说什么!你想要害死你爸爸么!”

    现在还是本届总统在任期的时候,这样的话如果是传出去的话,到时候舆论会害死人的,蔺致远这段时间这样低调踏实做实事的品性,就都会被打上一个问号了。

    蔺恬不满的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又不是就我一个人这样说。”

    莫雅夫人摇了摇头,“恬恬,你要谨记着,祸从口出,越是站得高,越是要谨言慎行,你不知道你的那一句话就会被人听去,被放大,到时候就成了身上的污点,怎么都洗不干净了。”

    蔺恬却是不以为意。

    她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美甲,“妈,以后你给我介绍对象,一定要介绍那些有头有脸的,今天这个什么威廉博士,就是一个海归而已,我根本就看不上。”

    莫雅夫人眼泪盈盈,似乎是难以想到蔺恬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恬恬,你爸爸现在在手术室里面生死未卜,你还有心问这种话?”

    “爸爸自然是有医生在抢救的,我就算是现在哭成泪人,也起不到一丁点作用。”

    “你……”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再度打开了。

    护士跑出来说:“家属!家属在哪里?”

    莫雅夫人急忙站起身来,“我是他的妻子。”

    “你是hr阴性血么?”

    莫雅夫人楞了一下,“什么?”

    “你的血型!”

    “是a型血。”

    “不行!”护士急切的说,“血库之中存的熊猫血不够用了,患者大出血,如果没有及时的血包供应就会造成休克,病人有儿女么?儿女的血型是不是hr阴性血?!”

    小护士也顾不得多说什么,看见了莫雅夫人身后的蔺恬,“你是病人的女儿吧?”

    蔺恬对于这个身份一直是很自豪的。

    她可是总统唯一的女儿。

    “是啊,我就是……啊!”

    话音未落,小护士一把就抓住了蔺恬的手臂,将她给拉到了采血室内,“验血!给她验血!”

    蔺臻也被管家给接了过来。

    蔺臻一路上哭的一双眼睛好像是核桃一样,很是红肿。

    “妈妈。”

    他一来,就跑到了莫雅夫人的怀中,泣不成声,小小的孩子还是很害怕的,“妈妈,我怕……”

    “不怕,爸爸不会有事的。”

    莫雅夫人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也叫蔺臻去查验了一下血型。

    最后的结果出来。

    蔺恬的血型是b型血,蔺臻的血型是a型血。

    护士看着手中的检验报告,眨了眨眼睛,又不确定的问了一声莫雅夫人,“夫人,您刚才说您的血型是什么?”

    “a型血,有问题么?”莫雅夫人有些奇怪的问。

    护士摇了摇头,“没、没有。”

    她端着手中的医用托盘,站起来,才忽然想起来,瞪大了眼睛,“对了,那个……血包,hr阴性血!快打电话调血包!这边病人快不行了!”

    钟泽是这次脑部手术的主治医生之一。

    当小护士急匆匆的跑过来,几乎都声音哽咽的说:“家属的血型都不匹配!已经打电话去就近的仓库调配了!”

    钟泽骂了一声:“调配过来要两个小时以后了,病人都要死透了!还调配什么调配,直接准备推太平间吧!”

    他直接把手套脱了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