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89章 心性
    “化毒珠啊,真是久违的感觉!”

    在所有人都在为云笑默哀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他,心中所想却和诸人大有不同,他之所以脸现异样,实在是因为这化毒珠于他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当年和陆沁婉的那一番夫妻之情,早就随着苍龙帝的那一枪而烟消云散了,此刻看到自己和陆沁婉共同研制出来的化毒珠,云笑的心中无疑颇为感慨。

    可笑那陌寒竟然还想用化毒珠来收拾云笑,那说是班门弄斧也不为过了,至少眼前的化毒珠在云笑眼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秘密可言。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此刻的化毒珠,和其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其实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因为它吸收了更多奇奇怪怪的剧毒之物。

    这样的化毒珠,哪怕是那陆沁婉亲自接手,应该也会有一番麻烦吧。

    可惜的是,转世重生的云笑,早已经是百毒不侵的体质,就算这里面有圣阶剧毒,有着小龙在身,也不会对他有半点的影响。

    一时之间,轩辕台下的天空,陷入了一种短暂的安静,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那云星毒发的一刻,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你们在等什么?”

    再过片刻,依旧是那个白衣青年第一个开口,而其没有丝毫颤抖的声音,终于是将众人拉回神来,此刻的情形,似乎和他们心中所想并不太一样啊。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被这化毒珠毒杀而死吧?”

    云笑这是有感而发,看那些天才们的表情,就是在等着他毒发身死,可是这区区圣阶低级的化毒珠,又岂能奈他何?

    “不!你不可能没中毒!”

    相对于下方的围观天才们,作为化毒珠主人的陌寒,却是对这个结果接受不能,那化毒珠之内,可是有着连他自己都抗衡不了的剧毒啊。

    这些千奇百怪混杂在一起的剧毒,陌寒相信就算是那边的圣阶低级毒脉师陆展白受了,恐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下场。

    可无论陌寒如何不相信,那边凌空而立的白衣青年就是云淡风轻,根本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这样的状态,可不是强忍就能装出来的。

    如果云笑只是在身中剧毒之后强自镇定,那绝不可能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轻松,无论是脸色还是四肢皮肤的表现,都会露出一些端倪。

    可是现在,从云笑的身上,陌寒看不到半点中毒的迹象,那手握化毒珠侃侃而谈,倒像是一个指点江山的上位者。

    “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有些不信?”

    陌寒的低吼声自然是没有能瞒过云笑的耳朵,见得他轻笑一声,紧接着右手用劲,赫然直接将那化毒珠给生生捏爆了。

    噗!

    这化毒珠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在云笑右手用劲之下,直接是发出一道轻响之声,再然后绿色能量四溢,仿佛将云笑那只右手都给生生包裹。

    “化毒珠好大的名头,不过如此!”

    刚刚还轻笑出声的云笑,下一刻声音陡然转得冷厉,同时右手轻轻一挥,一道道绿色气息,便是从他手中飙射而出,目标赫然是不远处犹自不信的陌寒。

    “不好!”

    看到那些朝着自己飙射过来的绿色剧毒光芒,陌寒脸色微微一变,对于化毒珠内的剧毒,他这个主人无疑是知之甚深。

    别看刚才云笑在化毒珠之下云淡风轻,可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对方敢用手去触碰化毒珠,反倒是化毒珠的主人陌寒,在这一刻慌不迭地躲避而开。

    云笑这随手为之的剧毒反袭,自然是不可能对陌寒造成什么真正的伤害,在其身形晃动间,已是巧妙避过了那些碧绿色的剧毒。

    而看到这一幕,众人尽都风中凌乱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对于自己施展的化毒珠能量,陌寒连半丝也不敢让其触碰呢?

    如此一来,陌寒和云笑的应对高下立见,一个云淡风轻如同行云流水,一个却是狼狈避让脸色阴沉,这上位者和下位者的关系,还是正常的吗?

    “啊!”

    就在大多数人对比了两人的反应心生异样之时,一道惊呼声陡然传来,将众人的目光尽都吸引了过去,这一看之下,脸色更是微变。

    原来那些化毒珠的能量碎片,并没有在陌寒闪过之后消失,而是朝着下方落去,在那里,正有着几名通天境巅峰的天才凌空而立呢。

    那些化毒珠的剧毒能量来得好快,也就是陌寒反应极快这才能避得过,但那些只有通天境巅峰的天才们却没有那么好运了。

    眼看无数的剧毒能量就要袭身,这几名通天境巅峰的天才都是心生绝望了,那可是陌寒拿出来的化毒珠,自己无论如何承受不起那样的剧毒。

    而见得之前那些在掌印之下重伤的天才们,这几位天才也没有想过陌寒能给出解药,如此一来,岂不是小命不保?

    噗噗噗……

    就在这几名通天境巅峰一才心生绝望的当口,那些眼看就要轰在他们身上的剧毒能量,赫然是在这关键时刻爆裂开来。

    而且这些爆裂的剧毒能量,尽皆化为了一袭雾气消散而开,并没有沾染到这几个天才皮肉半点,让得他们不由暗自庆幸。

    “是云星,他终究和那陌寒还是有所区别的!”

    而灵魂之力强悍的吴剑通,隐藏感应到那些爆裂的剧毒能量波动时,其目光已是转回了某个白衣青年的身上,毫不掩饰的高声,带着一丝对陌寒的嘲讽,又有一丝对云笑的欣慰。

    这位毕竟是医脉师,一生慈悲为怀活人无数,自然是不想看到那些无辜的天才身中剧毒而死。

    好在那个叫云星的青年,并没有让他失望,在这关键时刻将剧毒能量引爆消散一空,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从这一点上来看,相对于刚才陌寒毫无顾忌,直接将十数人轰成重伤的手段,至少云笑的心性还是不错的,这很合吴剑通这些医脉师的胃口。

    “原来是他!”

    听得吴剑通没有掩饰的话语,刚刚死里逃生的几大通天境巅峰天才,这才知道并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承了那云星的一个大人情。

    哪怕那些化毒珠剧毒能量是被云笑祭出,但他针对的乃是陌寒,严格说起来,他们这些通天境巅峰只是受了无妄之灾罢了。

    退一万步来说,若是这些通天境巅峰天才们,不是靠得这么近观战,又怎么可能会有这般的九死一生呢?

    想通这些之后,这几人都对云笑投去感激了目光,同时身形掠动,离着这处战斗无疑又是远了数十丈,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

    其他人在想通其中关节之后,也是下意识地退开了一段距离,那两位可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再要有所波及,就未必有那几大天才般的好运了。

    “哼,这种畏首畏尾的心性,岂能成就大事?”

    被吴剑通暗讽了一句的陌寒,不由冷哼一声,说实话他很是看不惯云笑的这种作法,那些通天境巅峰的蝼蚁,既然敢离得这么近观战,就要有着被波及而死的觉悟。

    只不过感应着四周围观天才们的眼神,陌寒也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所以他对云笑的杀意,无疑是再次浓郁了几分。

    这第二次的出手,不仅是没有让那白衣小子身中剧毒,反而是损毁了一件自己的防身利器,没有了化毒珠的威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陌寒无疑需要极其防备对方施展剧毒。

    “既然简单的方法不管用,那就用脉气碾压吧!”

    此刻的陌寒,无疑已经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他自己并非毒脉师,想用剧毒将对方收拾,明显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只能是回到化玄境中期的脉气修为之上。

    不管怎么说,陌寒和云笑之间,也差着足足两重小境界还多,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落败,那他这个苍龙帝宫的天才,可真的没有颜面再回龙学宫了。

    一般来说,从苍龙帝宫龙学宫出来的天才,战斗力都肯定会比外间的同等级修者强悍不少,至少除了龙学宫那几位之外,陌寒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同等级别的对手。

    眼前这叫云星的小子毒脉之术固然不俗,但真的和自己对抗脉气修为还有脉技的话,恐怕会是摧枯拉朽般地被击杀吧?

    这就是陌寒心中极度的自信,他先前在石屋之内感应到过云笑的肉身力量,因此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其近身对战。

    呼……呼……

    一道道能量波动的风声从天空之上来,紧接着那处的天空,似乎都变得冰冷了几分,很有一种将空气都要凝结成冰的寒意。

    当陆家三少陆展白从脑海深处挖出一些记忆时,其眼眸之中不由噙着一抹火热,他自然是知道这位龙学宫天才的属性,那是一种极致冰寒啊。

    陌寒人如其名,修炼的功法也是寒属性功法,曾经在去往帝宫的一次切磋之中,陆展白就差点被那种冰寒之力给生生冻毙,现在想起来,他都还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