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19章 双属性?
    “上!”

    易多情无疑已经成为了场中局势的主导者,只听得他一道喝声出口后,其身上首先冒出浓郁的脉气气息,比起刚才的向文杰,都还要强上几分。

    龙学宫出来的天才,那是天生就有一种优越感,混元谷固然也是一尊不俗的宗门,但比起苍龙帝宫就有些不够看了。

    只见一道道青色光芒从易多情的双手之间延袭而出,其中还蕴含着浓郁的木属性气息,看起来这家伙乃是一名木属性的修者。

    事实确实如此,易多情由于修炼了极强的木属性功法,他的身体恢复能力远超常人,而且有着这样的属性,让得他的气质也是越来越高贵。

    或许这也是易多情这么多年来,能俘获大量少女芳心的原因所在吧,不过此刻这木属性的气息不再温柔,而是变得有些可怖,毕竟这是一位化玄境后期的帝宫天才啊。

    一道道青光延展而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掠临了云笑的身周,看起来倒是有些像之前向文杰施展的水流束缚,只不过两者有本质的不同。

    水无常形,但那终究不是真正的实体,这才能让云笑以水破水,最终获得胜利,但这木属性却是坚韧无比,一旦被缠上,或许就是任人宰割的结局。

    这两大势力的天才们,刚才见识过了云笑的水属性气息,认为这就是一个水属性的修者,最多就是将水属性进化成为冰寒属性罢了。

    水木固然不是相生相克的力量,但是易多情却是对自己这木属性的攻击颇有自信,毕竟他比云笑足足高了一重小境界,在脉技的对抗之下,他自问不会落丝毫的下风。

    “千枝万叶!”

    一道低沉的喝声从易多情口中传出,紧接着那些刚才看似缓慢的青色光芒,瞬间青光大放,让得众人都有些惊骇。

    只见无数青光似乎都在这一刻变成了青色的实体树枝,而且在这些树枝之上,正在绽放着一片片青翠的树叶。

    只是当此一刻,没有人将那些树枝和树叶当成普通之物,感应着那片片树叶上的锋锐之光,他们尽皆知道,一旦被某片树叶切割到,恐怕就是肉破血流的下场。

    或许只有易多情这个当事人才知道,那些看似没有什么攻击力的树枝,其实束缚之力极强,一旦敌人被束缚,必将苦不堪言。

    到时候在树枝的强力束缚之下,那些锋锐的树叶便会一片片被挤入敌人的皮肉之内,最终在体内疯长,然后再从另外的身体部位穿出,实是一种极为厉害的诡异手段。

    当然,由于云笑身份特殊,易多情就算是将那些树叶挤进其体内,也是不会就此伤其性命的,不过将云笑丹田挤破,让其成为一个废人,倒是一件让他喜闻乐见之事。

    “木属性脉技么?”

    只是易多情没有看到的是,当他这千枝万叶的脉技一出手时,对面那粗衣少年眼中一闪而逝的戏谑光芒,对于这样的手段,云笑依旧有着极强的应对之法。

    不要忘了,在云笑的体内,可还有着一条木属性的祖脉,因此在这一刻,他直接伸出了自己的左腿,紧接着那无数的脉气枝叶,便是缠绕上了他的左腿。

    “大事已定!”

    看到这一幕,易多情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他这一门千枝万叶的脉技,可不是非要袭中敌人的要害才能奏效,只要是接触到人身任何一个部位,都能在顷刻之间克敌制胜。

    比如说此时,在易多情看来,当那些脉气枝叶袭上云笑左腿之后,便会瞬间划破其腿上皮肉,然后顺着其经脉血肉在体内疯长,直至布满其全身。

    “看来我还真是太高看他了!”

    当此一刻,易多情甚至是有着一丝后悔,早知道这小子如此不堪一击,那又何必在以大欺小之上,再加上一个以多欺少呢,自己一个人就可以轻松解决了。

    可惜易多情并没有想过,之前的向文杰似乎也是这样的想法,而此刻向文杰的下场无疑是颇为凄惨,就算勉强还保留得有一些战斗力,也和刚才的全盛时期完全不同了。

    唰!

    没有人发现的是,在易多情那些脉气枝叶袭上云笑左腿之时,在其左腿上竟然也是散发着道道青光,两者交相辉映,就连易多情这个当事人也没有丝毫察觉。

    很明显云笑在这一个刻也催发了自己的木属性祖脉之力,他的这条木属性祖脉,比起易多情的木属性来,可就要强上不止一筹了。

    以有心算无心之下,易多情那些木属性的脉气,在刚刚接触到云笑的左腿之时,就变成了其提升木属性祖脉之力的养料。

    只是这样的养料太过不足,让得云笑很有些意犹未尽,而到了这个时候,易多情终于是发现一些隐晦的气息了。

    “这……这小子居然还身怀木属性?”

    作为木属性的龙学宫天才,易多情对木属性气息的感应无疑更加敏锐一些,尤其是在感应到自己的木属性正在被同化殆尽的时候,他的一张脸已是阴沉如水。

    可是易多情又全然想不通,刚才那小子明明显示了自己冰寒属性的祖脉之力,怎么转眼之间就又变成木属性的修者了呢?

    在这个大陆之上,除了冰火不能相融之外,虽然说有一些双属性的天才,但从概率上来讲还是颇为稀少的。

    至少眼前这两大天才一个是水属性一个是木属性,都是单一属性,得天独厚的双属性,让得他们心中的嫉妒之心无疑是更加浓郁了几分。

    如果让得易多情知道云笑身上除了这水木属性,还将五行属性都收集完成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连下巴都惊得掉到地上?

    更何况云笑又岂止这五行属性,其中风雷黑暗三大属性,更是大陆难得一见,这些都是他可以越级甚至是越阶作战的资本。

    而对付一个单一木属性的易多情,云笑都不必施展自己那克制效果极强的火属性祖脉,单是这左腿木属性气息的同化之力,就已经足够了。

    唰!

    云笑可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在同化了那些木属性之后,见得他左腿悠然一伸,紧接着一道青光已是朝着旁边疾掠而去,在那个方向,正是混元谷的第二天才何奎。

    严格说起来,何奎也是一名达到了化玄境中期的天才,在这混元谷中的地位,甚至是比那已死的向文元还要高上一筹。

    只可惜这一次何奎是遇到了云笑,甚至他都还没有出手,便已经悲剧了,那道青光来得好快,几乎没有丝毫的征兆,便已经轰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砰!

    先是一道大响声传来,紧接着何奎一个身子已是倒飞而出,最终撞在某一面院墙之上,等得其滑落而下后,气息直接是变得萎靡之极。

    可以说何奎虽然还能保得一条性命,但想要恢复恐怕不是十天半月能够办到的事,甚至是会不会对以后的修炼根基有影响,那都还是两说之事。

    “这家伙实在是太凶残了!”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慕红衣不由心头一凛,暗道还好自己没有过多去得罪那粗衣少年,否则恐怕连龙殒山都出不了。

    慕红衣可是听说过何奎的名字,堂堂的混元谷第二天才,化真价实的化玄境中期强者,比起她这个暗刺双花之一,都还要强出不止一筹。

    可是现在,何奎在云笑的手中,竟然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到,便被打得吐血倒飞,能不能捡回这一条小命,都还得看天意呢。

    “小子,休得逞凶!”

    眼看着何奎倒飞而出,一道声音陡然响起,蕴含着无穷的霸气,紧接着云笑就感觉到身后风声呼呼,似乎有着一尊庞然大物,正在向自己怒压而来。

    这一刻出手的赫然是龙学宫的第四天才秦川,他乃是老牌的化玄境中期强者,只差半步就能突破到化玄境后期,实力比起那陌寒可是强悍了不少。

    而且这秦川最为擅长的就是肉身力量,哪怕是那位排名第二的龙学宫天才,也不敢说在单一的肉身力量之上,就是他的对手。

    再加上秦川修炼了一门极为特殊的霸道功法,在向敌人发出攻击的时候,往往能让对方感到极致的压迫。

    明明秦川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但他的敌人总会误认为他是一只强悍无匹的脉妖,这对战的时候气势首先就输了几分,能取胜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秦川对自己的肉身力量无疑极是自信,他相信在如此出其不意之下发出偷袭,这小子肯定会被自己一脚踹得筋断骨折,甚至是踹成两截,也不是没有可能之事。

    只是秦川没有看到的是,当他这偷袭一脚踹出的时候,那边的慕红衣,还有小胖子灵丸,眼眸之中闪烁而过的一抹精光。

    尤其是灵丸,他可是清楚地知道自己那位云笑大哥,到底有着多强的肉身力量?

    哪怕是处于同等级的他,施展混元一气体攻击,恐怕也未必是其对手,更何况是这个什么帝宫第四天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