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292章 致歉
    “那到底是什么毒?竟然如此可怕?”

    哪怕马振宇也是一名圣阶中级的毒脉师,此刻看到瞿如井的惨状,心头也不免心惊,因为在这短暂的时间,后者已经开始将自己的皮肉都抓得鲜血淋漓了。

    此刻的瞿如井,哪里还有刚开始见到时的那种云淡风轻,其满头长发披散下来,双手手指不断在脸上身上乱挠乱抓,很多地方都被抓得血肉模糊。

    那是一种常人难以想像的奇痒,让瞿如井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全部拿出来挠一挠,但这怎么可能做到,因此他只能是从自己的皮肤开始挠起了。

    在那么一刻,瞿如井甚至是有些羡慕刚才直接被毒煞肆虐而死的属下们,因为那样的痛苦只是一时的,他此刻的痛苦却是不知道还要持续到多久。

    “星……星月,求求你,杀……杀了我!”

    再过十数息的时间,瞿如龙已经不成人样,全身的衣袍都被撕得一条条的,体内的皮肤血肉模糊惨不堪言,自知不能活命的他,现在只求能有一个痛快。

    看到瞿如龙这一副惨状,那唯一没有死的心毒宗叛徒王耀,只觉自己都有些站不稳了,双腿不断颤抖,眼眸之中也有着一抹纠结。

    王耀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想要逃,也是肯定逃不掉的,那星月之所以留着自己未杀,恐怕也并不是想要留自己一命。

    这个心毒宗叛徒此刻的纠结,是到底要不要趁着现在还自由的机会,直接自杀而死,不然的话,说不定就会和那瞿如井同样的下场。

    可是让一个暂时并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遭受痛苦的人就此自绝而死,那也是需要莫大勇气的。

    没有人不惜命,不到最后关头,他们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呢?

    就拿瞿如井来说吧,刚才在剧毒刚刚爆发的时候,他其实还是有机会自绝的,只可惜他认为自己的毒脉之术,能很快化解对方的剧毒,这才失去了唯一的机会。

    此刻瞿如井全身麻痒难当,甚至连挠肉的力气都快要没有了,又哪里还有自绝的力气?现在他只求速死,无论怎样,都比这奇痒要来得痛快。

    王耀显然也是这样的想法,哪怕是有着万分之一活命的机会,他也不想将之断送,但他显然是不知道,正是这样的心思,会让他遭受何等的痛苦。

    砰!

    摔倒在地的瞿如井一时未死,但那不断抽搐的身体,却都在昭示着他体内的痛苦一点也没有减弱,只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和嚎叫罢了。

    “杀了我……杀了我啊!”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将出来,让得马振宇等一干心毒宗的毒脉师们颇感痛快,毕竟双方积怨已久,马振宇又和瞿如井是老对手,如果有着机会的话,谁也不会手下留情。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瞿如井如今的这副状态,并不是马振宇亲手造成的,甚至和他都没有半点的关系,这让他感觉到颇有些遗憾。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心毒宗有着云笑相助,可以说是大获全胜,而且是反败为胜的全胜,这可比单纯的一边倒战斗,还要让人感到激动。

    今日一战真是一波三折啊,原本身陷乙木毒煞阵中,已然绝望的马振宇等人,却没有想到无意间邂逅的一个小小少年,竟然会成为心毒宗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而且这根救命稻草还极其坚韧,无论是脉气战斗力还是毒脉之术都远在瞿如井之上,变向地说也是在马振宇之上。

    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人再敢将云笑当成一个无名之辈,你有见过年纪轻轻就突破到洞幽境初期的无名之辈吗?你有见过这么年轻的圣阶中级毒脉师吗?

    嗖!

    而就在所有心毒宗毒脉师心中感慨的时候,一道破风之声突然从某处响起,紧接着一袭人影急掠而出,让得诸人悚然一惊。

    “是王耀!”

    其中马文生眼尖,第一眼就认出那道身影正是心毒宗的叛徒王耀,也是他们这一次外出任务的第一目标,当即惊呼出声。

    只不过王耀在这个时候选择逃命,让得诸多心毒宗的毒脉师都是有些猝不及防,他们先前甚至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宗门叛徒,一直在全神贯注欣赏云笑的表演呢。

    王耀乃是化玄境巅峰的修者,而且似乎很是擅长速度一道,见得他一个掠身之下,已是在数十丈开外,眼看就要隐于巨木密林之下了。

    “我说,这么一个化玄境巅峰的家伙,总不需要我来动手吧?”

    就在马文生等人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将过来,让得他们根本就不用看,也知道是刚才大发神威的星月所言。

    此言一出,让得马振宇身形一震,同时脉气涌动间,整个身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转眼之间就已经追临了王耀的身后。

    诚如云笑所说,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追击,那是因为不屑于王耀的修为,以他现在洞幽境中期的层次,对一个化玄境巅峰的家伙出手,那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了。

    得到了云笑的提醒,马振宇也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可是洞幽境初期的强者,别看在瞿如井手中束手束脚,但只是擒拿一个王耀,却不费吹灰之力。

    马振宇的速度极快,就算是那王耀先行起步好几个呼吸,也在数息之间被他追上,然后如拎小鸡崽一般将之拎了回来。

    噗!

    对于这个宗门叛徒,马振宇可没有什么好客气的,在擒住王耀的那一瞬间,他已是轻轻一掌,直接拍在了后者的小腹之上。

    “啊!我的丹田!”

    别看那只是轻轻的一拍,却是让得王耀的丹田要害瞬间爆裂而开,感受着那缓缓离己而去的脉气,他不由骇得魂飞魄散,更是痛苦地惨叫出声。

    当此一刻,王耀无疑是极度后悔刚才没有选择自绝这一条路,如今被马振宇擒住废掉了丹田要害,等待着他的,恐怕是心毒宗那些惨绝人寰的酷刑。

    心毒宗和万素门的行事理念固然是不尽相同,但对待叛徒的手段却是大同小异,一想到未来的结局,王耀似乎觉得丹田被碎也没有那么痛苦了。

    “绑了!”

    将王耀拎回来的马振宇,此刻哪里还会有心思理会这个废人,对着属下吩咐了一句之后,他已是将目光转到了某个灰衣年轻身影的身上。

    “星月兄弟,今日的救命大恩,我心毒宗没齿难忘,先前是我等有眼无珠,还请你大人大量,不要见怪!”

    马振宇也算是颇为光明磊落,这番话既感谢了云笑先前出手的大恩,又对自己等人之前的态度作了检讨,如此作派,倒是让云笑对此人的印象好了几分。

    “不必客气,马执事也是谨慎行事,我能理解!”

    云笑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性子,又或许是因为柳寒衣位处心毒宗,他不想将双方的关系弄得太僵,所以直接摆了摆手。

    “星月兄弟,不,星月大人,对不起!”

    有着马振宇的抛砖引玉,之前对云笑态度最为不好的吴寿,直接是朝着灰衣少年躬身行了一礼,口中的称呼也变得恭敬之极。

    虽然吴寿是从心毒宗出来的毒脉师,但他只有化玄境初期的修为,在这一众毒脉师之中几乎可以算是垫底的存在。

    可是眼前这个灰衣少年呢,刚才可是摧枯拉朽连灭万素门诸多毒脉师,甚至连洞幽境初期的瞿如井此刻也是奄奄一息,眼看就要死于非命。

    对于这样的强力人物,尊称一声大人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更何况此刻吴寿的心中满是愧意,他先前的那些表现,实在是有些跳梁小丑的感觉。

    如今看来,这星月不仅不是万素门的奸细,反而是将万素门的毒脉师们尽数击杀,顺手救了心毒宗所有人的性命,这可是他们的大恩人。

    “罢了!”

    对于这样的小角色,云笑自然是不会过多理会,此刻他连看都没有再看那气息越来越弱的瞿如井,而是在摆了摆手之后,将目光转到了马文生的身上。

    “你不会还想着去将那瓶封歧丹给捡回来吧?”

    见得马文生被自己盯得低下了头,云笑微微一笑,而他此言一出,这个心毒宗的天才瞬间又抬起了头来,眼眸之中,闪烁着一种叫做激动的光芒。

    “星月……兄弟,你……你真的能根治我的圣毒斑?”

    马文生激动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圣毒斑是他一生的痛,更是这几年来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哪怕他再内向,对于从第一天才的神坛跌落,也是有些耿耿于怀的。

    而且看现在的趋势,随着时间的推移,马文生将被一个又一个的心毒宗天才超越,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难以承受,暗地里他都不知道发泄过多少次了。

    只是天意如此,马文生无论怎么发泄,也不能改变现实分毫,甚至如果没有封歧丹的供应,等待着他的,恐怕只能是性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