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19章 寒玉殿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九龙圣祖最新章节!

    “宗主大人,我已经把云笑师弟带过来了!”

    当常青将云笑带到那冰蓝色大殿之前时,脸色瞬间变得极度的恭敬,而这说话的口气,也和之前大不一样。

    嘎吱!

    常青话音落下,大殿之门无风自动,一声轻响之后便打开了,这一幕让得云笑啧啧称奇,暗道这座大殿,还真是不凡啊。

    “云笑师弟,宗主住殿,我是不能随便进的,你自行进去吧!”

    见状常青神态愈发恭敬,侧头朝着云笑说了一句,最后又向着那大殿羡慕地望了一眼,最终垂于退去,直到老远这才转身。

    由此也可以见得,那位玉枢宗主不仅是在外门弟子面前威严无比,在这些内门弟子的佼佼者心中,也是一尊不可触犯的神祗。

    不过云笑前世身为龙霄战神,这潜龙大陆一个小小宗门的宗主,倒是不会让他感到太多的压迫,所以定了定心神之后,便是施施然迈步跨进了冰蓝色大殿之中。

    “咦?”

    云笑在跨进殿中的时候,却是感应到了一抹不同寻常,似乎这座大殿的某处,正在释放出一种略微的冰寒之气,让得他眼神微凛。

    “云笑,你来啦!”

    正在云笑暗自感应这座大殿的不凡之处时,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威严之声从殿内传出,紧接着他的眼眸之中,就出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玄色身影。

    玉壶宗宗主玉枢,还是几日前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不过当云笑第二次看到这位宗主大人兼新任老师的时候,还是升腾起了一丝不一样的感觉。

    似乎是此人在这座冰蓝大殿之中显得有些虚无缥缈,甚至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这让云笑百思不得其解。

    只是下一刻,云笑就感应到了自己掌心的那枚血红色弯月印记,似乎随着玉枢的走近,再次变得温热了起来,这让他很有些疑惑。

    “是不是觉得有些冷?”

    走近的玉枢,并没有注意到云笑的不自然,先开口问了一句,而后解释道:“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弟子,那我也就不瞒你了,这座寒玉殿,通体由一块百年寒玉建造而成,如果是一些冰寒属性的修者,在此殿中修炼,必然事半功倍!”

    “通体百年寒玉?这玉壶宗宗主之殿,真是好大的手笔!”

    对于那所谓的百年寒玉,云笑又怎么可能没有听过,寒玉乃是一种蕴含着寒属性的珍贵玉石,根据年份分为百年、千年和万年三个等级。

    别看这玉壶宗宗主之殿只是由一块最低级的百年寒玉铸成,可不要忘了,这里乃是潜龙大陆,在这种低等位面,能得到这么大一块百年寒玉,那绝对是可遇而不求的事情。

    云笑心中的念头一转而过,而此时的玉枢,目光已经转到了他的右肩之上,在那里,正无精打采趴着一只火红色老鼠呢。

    “咦?这只脉妖……”

    刚开始的时候,玉枢并没有怎么注意到火云鼠赤炎,但这一眼看去后,他两眼却是放出了异样的光芒。

    “竟然是四阶低级脉妖巅峰!”

    玉枢何等眼光,灵魂之力也自强悍无比,只一眼就感应到了赤炎的真正修为,当下更是惊呼出声,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管玉枢身份地位如何,他的思维方式,始终逃不过这潜龙大陆的范畴,事实上无论是何种脉妖,性子都是极其高傲的,它们几乎都不可能成为人类的宠物。

    尤其是对于一些修为较低的人类修者,脉妖的傲性更是无与伦比,或许也只有皇室和玉壶宗这样的庞大宗门,才能将狼鹰这样的脉妖驯为己用了。

    而那些狼鹰也不过二阶三阶层次,像它们这样的低层次,被灵脉境的人类强者驯服,自然是理所当然,可此时在玉枢眼中的云笑,才只有聚脉境巅峰啊。

    聚脉境巅峰的人类修者,也就相当于三阶高级巅峰的脉妖,而这种差了一个大阶的修为,那四阶低级的火红色老鼠,竟然心甘情愿地跟着云笑,简直就是太过神奇了。

    “老师,他叫赤炎,是我最要好的伙伴!”

    云笑微微一笑,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赤炎的名字,并没有解释其来历,毕竟火云鼠这个脉妖种族,解释起来太过麻烦,而且有可能牵扯出他的一些秘密。

    虽然说云笑既来之则安之,口中称呼玉枢为老师,实则他龙霄战神的灵魂,骨子里还是有一丝傲气的,要不是形势所逼迫,他怎么可能在这潜龙大陆认一个灵脉境的修者作老师?

    何况云笑还不是太过了解这位宗主大人的性情,他心中的很多秘密都不便露于人前,总得多留一个心眼。

    玉枢自然不知道云笑心中真实的想法,正当他点了点头,要将目光从赤炎身上收回的时候,却见得这小家伙突然站起身来,挠了挠云笑的右侧鬓发,显得有些焦躁。

    “吱!吱!”

    云笑感到右侧颈项一阵奇痒,当他侧过头来之时,终于是明白赤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动作了。

    “你是不习惯这大殿之内的气息?”

    云笑口中问出声,实则已是有七八分的肯定,火云鼠可是正宗的火属性脉妖,而这百年寒玉建造而成的宗主之殿,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寒气,这恐怕让其极不舒服。

    “吱!”

    见云笑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赤炎点了点小脑袋,而后有些畏忌地朝着另外一旁的玉枢看了一眼,竟然从肩膀之上一跃而下,几次纵跃之后,从殿门口消失不见了。

    “这小家伙!”

    见状云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赤炎虽然年幼,但灵智却是极高,再加上已是四阶低级脉妖,在这内门应该是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而且云笑还知道赤炎之所以选择出殿,那恐怕是因为其体内那株烈火芝还没有炼化完成,这种火属性极其浓郁的天材宝,可不适合在这寒玉殿炼化。

    “真是个古怪的小家伙!”

    盯着赤炎消失在殿门口的细小身影,玉枢也不由感慨了一句,而后便没有再关注,转口说道:“以后你就住在这大殿一层吧,我这里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来,倒是清静!”

    “宗主大人,我能冒昧地问一句,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弟子?”

    就在玉枢话音刚刚落下,想要转身的时候,云笑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而且口中连“老师”二字都没有再提,显得有些隐晦的异样。

    “哦?”

    骤然听得云笑的问话,玉枢回过头来,盯着前者的眼睛看了片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却是反问道:“说说你的想法!”

    云笑脸上神色不变,自顾沉吟道:“据我所知,玉壶宗自建宗以来,宗主都是不收弟子的,那是为了平衡宗门医毒两系的关系,可为什么宗主大人会破例收我为徒呢?”

    这几句话看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反问,所以不待玉枢回答,云笑已继续说了下去:“如果真是为了那日大长老和二长老的冲突,我想宗主大人应该还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这样的冲突,恐怕每一年都要发生一次吧?”

    云笑侃侃而谈,将此事深入剖析了一番,让得玉枢眼中的异色越来越是浓郁,喃喃问道:“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在,宗主大人应该是对我,或者说对我身上的某种东西,产生了兴趣,对吗?”

    云笑陡然抬起头来,盯着玉枢的眼睛,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那一句话,而且他知道,这绝对是最大的可能,否则就算自己天赋再高,表现再惊人,恐怕也不会引起这位宗主大人的注意吧?

    诚如云笑刚才所推理,他只不过是一个聚脉境巅峰的少年,这样的少年天才,在玉壶宗内门一抓一大把,甚至很多还比他厉害得多。

    因此玉枢先前所说的那个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这每一年都有外门大比,医毒两系每年都会为了争夺新鲜血液而起冲突,要是玉枢每一次都管,那岂不是要忙得不可开交了?

    “呵呵,真是个心智近妖的小子,看来我这一次收你为徒,是捡到了一个大宝贝啊!”

    脸上带着微笑的玉枢,听完云笑的这一番解释之后,笑容竟然又变得浓郁了几分,这几句话,也算是在变相地承认云笑刚才的分析是正确的。

    “不知宗主大人看中了我什么?”

    云笑的脸上,忽然之间就露出了一丝戒备之色,因为他身上秘密极多,如果这位玉枢宗主和那符毒师徒一样,是个卑鄙无耻之徒的话,那他今日恐怕都走不出这寒玉殿了。

    就连云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引起这位宗主大人注意的,据他回忆,自己可从来没有和玉枢有过交集,甚至是连话都没有说过一次。

    云笑身上冒出的异样气息,玉枢又怎么可能视而不见,见得他带着笑容问道:“云笑,两个多月前,你是不是进入过玉壶洞?而且……还有了一些隐晦的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