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3章 你真的能化解?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九龙圣祖最新章节!

    话落之后,云笑再也没有去管喃喃咀嚼自己言语,而且脸色喜不自胜的常青,而是径直反身朝着广场之外走去。

    其身后的莫晴目光在常青身上扫了一眼,脸上带着极度疑惑地也退出了广场,跟上云笑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真是第一次来这玉武院?”

    云笑头也不回地说道:“当然,我加入内门也没有几天吧!”

    “那你是怎么知道无光印的?”莫晴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趋势,让得云笑倏然停下了脚步,转回了头来。

    “莫晴师姐,这世间有很多东西都有巧合,我只是碰巧知道无光印而已!”云笑眼中光芒闪动,说出来的话,莫晴又哪里会相信?

    云笑何等心思,知道这样的谎话骗不了这个冰雪聪明的少女,当下正色说道:“莫晴师姐,每个人都有秘密,你这样穷追不舍,可是会招人不喜的!”

    “你……”

    这几句话隐晦地蕴含了一些调笑之意,让得莫晴很不适应,当下脸色一沉,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她忽然觉得云笑说得颇有道理。

    云笑自进入玉壶宗,甚至是还没有进入玉壶宗之前,展现出来的某些手段,就已经让莫晴注意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粗衣少年了。

    而经过了外门大比,加入内门的云笑,更是让莫晴心中对其起了极大的兴趣,这不仅仅是因为在玉熔山中的那一次邂逅,而是她越来越发现,这家伙身上的神秘之处实在是太多,让人忍不住想去探索。

    甚至是在今日,莫晴来到这玉武院,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云笑,因为他知道为了对昨日的玉壶洞作出补偿,所有昨天进入玉壶洞的内门弟子,都可以在玉武院用一半的积分换取心仪的东西。

    事实证明莫晴的想法并没有错,就在这玉武院,云笑又一次展现出了他的神奇,让得她下意识地就想刨根问底,最后却是引来云笑这么一句话。

    一时之间,莫晴觉得有些语塞,旋即她便听到一道古怪的声音传入自己耳中道:“莫晴师姐,你刚才说你也学过无光印,而且没有学成?”

    说这话的自然是云笑了,他如何不知刚才那句话让得莫晴有些不快,所以想要弥补,不待后者接口,便继续说道:“如果你不再追问,我可以将刚才教给常青师兄的方法交给你,如何?”

    云笑此言一出,莫晴心中的怒意瞬间就烟消云散了,说实话,和那常青一样,哪怕她实力比后者高出许多,可是对于这无光印,也一直有些找不到修炼成功的方法。

    之前云笑仅仅是一个动作,指点了一下常青运转脉气的路线,就让苦修了数日的常青一朝得以突破,她也很是羡慕啊。

    只不过以莫晴的薄脸皮,再加上和云笑古怪的关系,她就算是再怎么想要无光印的修炼之法,也不好意思先行开口去求云笑。

    见得莫晴的表情,云笑便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奏效了,一直以来,他都努力想和这个内门医脉一系第一天才少女修复关系,现在这无疑是个绝佳的机会。

    至于那日发现的四长老李山之毒,云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只能从这些小事先出发了。

    然而云笑觉得这些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在这些玉壶宗的年轻天才们看来,却是大得不能再大的事。

    一门灵阶中级的脉技,如果能够修炼成功,那与人对敌时所能爆发的战斗力绝对大增,而且无光印还是一门不少人都修炼不成的强横脉技,没看那边的常青都有些欢喜得不能自抑了吗?

    略微沉吟了片刻的云笑,其目光再次在莫晴身上扫了一眼,继续说道:“莫晴师姐,你修炼的功法,应该是一门极为狂暴的火属性功法吧?”

    “你……你怎么知道?”

    云笑此言一出,莫晴亘古不变的脸色终于是倏然一变,因为这件事,除了他那位老师,还有几位医脉一系的长老知道之外,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

    莫晴修炼的功法,确实是一门极为狂暴的火属性功法,而她小时候的性子,却并不是这样冰冷如霜的,正是因为修炼了这门功法,她才不得不这样。

    这门功法的火属性太强,甚至是连接心脉,有时候还会影响到心脉,如果七情六欲太过,会加重这一门功法的反噬。

    因此自莫晴修炼了这门功法之后,性子就渐渐变了,再也没有小时候那般活泼,平日里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态度,就是怕自己的感情,引动了那狂暴的火属性,让自己心脉受损。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莫晴师姐每个月都会去那玉熔山中的温泉,泡上一段时间吧,以抑制功法之中狂暴的火属性!”

    云笑并没有回答莫晴的话,口中侃侃而谈,这是他经过一段时间仔细观察得来,由此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那日会在玉熔山温泉之中遇到莫晴了。

    这件事说起来甚是怪异,试想又有谁能知道,这样一个面色冰冷如霜不苟言笑的女子,其修炼的功法竟然会如此狂暴,甚至需要某些东西来压制。

    听云笑说到玉熔山温泉,莫晴万年不变的脸色又变得红润了几分,想来是想到了某些事情,久久没有言语。

    前边的云笑似乎是有些东西有点纠结,沉吟片刻之后这才说道:“莫晴师姐,我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你愿意的话,待我达到灵阶低级炼脉师的层次,就出手替你化解这功法中的狂暴力量,让你一劳永逸,如何?”

    “你……你真的能化解?”

    这一下莫晴可真是有些激动了,如果让其他的内门弟子看到她这一副神态,恐怕会惊得眼珠子都掉到地上吧?

    自莫晴修炼了这门火属性功法以来,这个问题就一直都在困扰着她,虽然这门功法让她的天赋远超余子,可那种狂暴力量爆发时候的痛苦,却是让她苦不堪言。

    莫晴的老师,也就是那位玉壶宗大长老陆斩,都曾经仔细探察过她体内的那种狂暴,却始终没有办法化解,那可是堂堂的灵阶中级炼脉师啊。

    甚至是玉壶宗的宗主玉枢,货真价实的灵阶高级炼脉师,对于莫晴这种由强横功法带来的狂暴力量,也束手无策。

    按常理来说的话,云笑这么一个冲脉境初期的修者,连凡阶高级炼脉师都没有达到的小子,怎么可能化解得了连宗主大长老都化解不了的力量?

    可不知为何,当莫晴听到云笑这几句话的时候,心中没来由地升腾起了一丝希望,如果真能化解这肆虐她很多年的狂暴之力,那她真是可以一朝解脱了。

    “暂时还不行,我说了,要等我突破到灵阶低级炼脉师的层次,才能勉力一试!”

    云笑并没有大包大揽,像这样的功法力量反噬,他在九重龙霄也曾见过不少,方法他有的是,只是受限于炼脉师等级,现在还不能施展罢了。

    至于借助别人之手,像是那日救宋天和灵丸的时候,指点大长老陆斩施为,那也未尝不可,只是云笑不想过多的暴露自己手段罢了。

    那两次救治宋天和灵丸,都是性命攸关的特殊时刻,如果耽搁下去,不管是宋天还是灵丸都会顷刻间死于非命,云笑是不得已才借助了陆斩之手。

    而此时的莫晴却并不是那么着急,她只是在狂暴力量反噬之下会痛苦一点罢了,短时间内是没有性命之忧的,所以云笑才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莫晴点了点头,良久之后,却又忽然轻声开口问道:“云笑,我曾经在玉熔火山之中想要杀你,你为什么还要帮我?”

    这也是莫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按理说她从来就没有说过要忘记当初在玉熔山中的事,如果云笑是一个正常人的话,不应该会防着自己吗?

    听得这话,云笑脚下一顿,转过头来,正色说道:“莫晴师姐,我知道你心性善良,那日之事也只是无意之失,你两次救我性命,我都铭感于心,你就当我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

    云笑这几句话言真意切,让得莫晴有些动容,到了这个时候,她才陡然想起,自己似乎真的救过这小子两次呢。

    一次是在玉熔火山之中,云笑被封航和管通夹击,眼看就要死于非命,最终莫晴因为某些原因出手,事实上却是救了云笑一命。

    第二次是在玉壶宗外门,云笑受玄执和碧落算计,又是莫晴突然出现,替他抢出了活命的时间,而这一次,莫晴的心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甚至是差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云笑向来是一个有仇必报,有恩也必报的人,像封航殷欢这些害过他的人,他都会一一讨还回来,而像莫晴这样对他有着救命之恩的人,他有着机会,也一定会回报,就比如说此时。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云笑眼中忽然一亮,看向了某一个空无一人的小广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