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19章 毒火祖脉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九龙圣祖最新章节!

    “这股气息……”

    高台之上,诸多腾龙大陆的巨头们,心情又各自不同,尤其是炼脉师分会的副会长钱三元,那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柳寒衣,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

    因为此时柳寒衣身上正在向外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息,而这股气息,似乎和钱三元所见过的一些东西相似。

    “难道是……毒火祖脉?!”

    钱三元心中冒出这么一个念头,而下一刻,他就感应到从柳寒衣的身上,爆发出一股炽热而特殊的能量,让得他的这个猜测,不由又浓郁了几分。

    所谓的毒火祖脉,那是在激活火属性祖脉之时,发生了一种特殊的变异,让得这条火属性祖脉拥有了另外一种剧毒属性。

    曾经钱三元就在腾龙大陆见过一名毒火祖脉的炼脉师,而这名炼脉师,更是号称腾龙大陆第一毒脉师,一手毒脉之术,整个腾龙大陆无人能及。

    不可不知为何,看到此刻正在突破的柳寒衣,钱三元隐隐有一种感觉,似乎那位腾龙大陆炼脉大师的毒火祖脉,还不及下方那个少女恐怖。

    “毒火之脉!”

    钱三元在这边惊疑不定,离柳寒衣最近的云笑,以他那龙霄战神的见识,自然第一时间已经是肯定出声,当下不由又惊又喜。

    相比腾龙大陆的钱三元,云笑前世在九重龙霄,肯定是见过更多的毒火祖脉,而那些修者每一个拿出来,都是能在九重龙霄呼风唤雨的存在。

    毒火祖脉可遇而不可求,而重生之后的云笑也知道,柳寒衣这毒火祖脉,可比那些九重龙霄的毒火祖脉厉害得多了,这一点,他比钱三元更加肯定。

    因为像九重龙霄那些毒火祖脉,一般都是后天用某种特殊的方法形成的,而不是像柳寒衣这样依靠仙胎毒脉而成。

    比如说一名高阶的毒脉师,其本身肯定是有一条火属性祖脉的,由于其长期和一些剧毒之物接触,就有可能让自己的火属性祖脉,变异成为毒火祖脉。

    又或者这名强横的毒脉师,运气不错地猎杀了一只身怀剧毒的火属性脉妖,将其本命之火炼化为己用之后,同样有一定机率让自己的祖脉之火发生变异。

    就像当初的符毒,因为炼化了三足冰晶蟾为自己的脉灵,所以导致他拥有了一种强烈的冰寒之毒,对敌杀人的时候,绝对会让对手防不胜防。

    而柳寒衣原本并不是一名炼脉师,所以她的身上连火属性祖脉都没有,这一次因祸得福,被金乌离强横力量轰中小腹,又因为云笑的某些手段,侥幸开启了自己的仙胎毒体。

    却没有想到第一次真正开启仙胎毒体,就拥有了一条毒火祖脉,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先天毒火祖脉,成长性也比那些后天变异的毒火祖脉要强横得多。

    想必假以时日,让柳寒衣拜得一位实力强横的毒脉师老师,她一定会成为一名让人闻风丧胆的毒脉师,甚至是比九重龙霄的那些毒火祖脉强者,还要让人惧怕。

    不过抛开云笑和钱三元,那些潜龙大陆的修者,甚至是像玉枢这样的灵阶高级巅峰炼脉师,都没有意识到所谓毒火祖脉的特殊和强横,因为这样的祖脉,至少在潜龙大陆极为罕见。

    可以说这一次柳寒衣虽然落败,可是因为云笑关系,她得到的好处,恐怕就是夺得潜龙会的冠军,也不一定能拥有。

    突破到合脉境巅峰,场中所有人都不会再认为柳寒衣没有争夺冠军的资格,而那潜在的毒火祖脉,更是让其前途无量。

    “呼……”

    约莫一柱香之后,柳寒衣这一次的突破和激活祖脉终于是完成了,见得她站起身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俏脸之上,似乎还带着一丝茫然。

    “我的伤势怎么好了?咦?我的修为……”

    柳寒衣首先发现的,乃是自己之前极为严重的伤势,她清楚地记得,自己被那金乌离一脚踹中小腹,虽然最后按着云笑的声音提醒运转了脉气,可是最终的结果,她实在是没有把握。

    但是现在,除了脖颈之处的外伤还隐隐有些小痛之外,整个身体都是精力十足,哪里有半点丹田受伤的迹象?

    “合脉境巅峰!”

    然而下一刻,柳寒衣就感应到了自己脉气修为的提升,旋即她右手一伸,一抹着绿意的火焰,便是凭空出现在了她的右手掌心之上。

    “这……这是……火属性祖脉?!”

    就连柳寒衣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这抹自己都不太熟悉的绿色火焰,再加上体内某条经脉的特殊感应,她仿若生在梦中。

    “寒衣……寒衣她……,激活了火属性祖脉?”

    广场外间,罗衣门门要贾衣一脸的呆滞,口中说出的话,也蕴含着一抹浓浓的不敢置信,因为她知道激活火属性祖脉,到底意味着什么。

    大陆之上最尊贵的职业,当之无愧就是炼脉师了,但仅仅是因为需要激活的那一条火属性祖脉,就将无数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挡在了大门之外。

    一直以来,罗衣门的柳寒衣和玉壶宗的莫晴,并称为玄月帝国最为天赋的两大天才少女,但就是因为莫晴乃是一名炼脉师天才,每每提到这两女的时候,柳寒衣都莫名矮了一头。

    虽然以两宗的关系,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在贾衣这个老师心中,还是不无一些遗憾的。

    然而现在,柳寒衣那手中的绿色火焰,犹如跳动的火焰精灵一般如臂使指,如果不是货真价实的火属性祖脉,那又会是什么呢?

    “确实是火属性祖脉!”

    听得贾衣之言,旁边一个老妪连连点头,此人来头绝然不小,乃是罗衣门首席炼脉师,也是罗衣门的大长老,只是平日里脾气古怪,并不喜欢说太多的话,也不喜欢和人打交道。

    只不过现在看到柳寒衣的祖脉之火,就连这位不苟言笑的罗衣门大长老,也是异常激动,可想而知,一名炼脉师天才,对于一个宗门来说,是何等的重要了。

    当然,几家欢喜几家愁,像是青山宗这样凡事都会心生嫉妒的宗门,那厉峰和李岳等人的脸色可都不太好看了。

    尤其是青山宗第一天才李岳,连这一届万国潜龙会的前一千名都没有能进去,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云笑。

    现在因为云笑的原因,又让原本处于同一层次的柳寒衣生生获得了突破,岂不是说他李岳在玄月帝国的天才之名,又要往下降一降了?

    相对于这些已经被淘汰的天才们,那玄月太子玄九鼎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异光,就算他对自己的实力极有信心,也不敢说自己就真能战胜合脉境巅峰的柳寒衣。

    好在柳寒衣虽然获得了突破,但她被金乌离打下擂台,这场八进四的战斗,终究是这位罗衣门的天才少女输了。

    可众人的脸色又不由极其古怪,对比擂台之下柳寒衣和擂台之上金乌离的表情,他们发现,似乎柳寒衣才更像是那个胜利者。

    毕竟此刻的金乌离满脸阴沉,台下的柳寒衣却是俏脸含笑,正朝着云笑道谢呢,两者的表情截色不同,若是来一个没有看过刚才战斗的人,或许他们要认为柳寒衣才是那个最终的胜利者呢。

    “云笑,你这三番几次帮我大忙,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还得清了!”

    柳寒衣盯着云笑的目光,有着感激,更有着一抹火热,这番话出口后,就差没有说要“以身相许”了,让得云笑略有些尴尬。

    “朋友之间相互帮助,那是应该的,再说了,我也有点看不惯那家伙嚣张的样子!”

    云笑摸了摸鼻子,直接是转移了话题,他知道这位罗衣门的师姐精灵古怪,有时候更是口不择言,接着她的话说下去,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怪话呢。

    果然,这两句话让得柳寒衣俏脸含霜,盯着那缓缓走下擂台的金乌离,恨声说道:“这笔帐,总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

    “嘿,或许我明日就能为寒衣师姐报这个仇呢!”

    见柳寒衣不再说那些怪话,云笑也是松了口气,不过他这话刚刚落下,就感觉有些不妙,自己怎么又将话题给拉回来了呢?

    “云笑,我决定了,只要你能为我报此大仇,你想让师姐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柳寒衣眼珠一转,这几句话说得大义凛然,却又隐隐感觉哪里不对,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脸色略有些不自然的莫晴走了过来。

    “寒衣师姐,恭喜啊!”

    莫晴这句恭喜之声听起来自然,可云笑和柳寒衣都从中听出了一丝咬牙的声音,特别是后者,就算脸皮颇厚,这一刻也不由有些脸红。

    柳寒衣先前可是跟莫晴说过,说自己对云笑不感兴趣,但是现在的调侃之语,似乎暴露了她内心深处的某些相法。

    女孩子的心思是极其敏锐的,就算柳寒衣还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莫晴话语之中也是蕴含着一抹提醒,一时之间,此处变得寂静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