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28章 毒技如神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九龙圣祖最新章节!

    “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此刻的祁风,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来临,在他的感应之中,那就是属于自己的七彩蜈毒,必然是对自己构不成丝毫威胁的。

    噗!

    再下一刻,祁风伸出的右手,已经是将那赤红色的剧毒光点给抄到了手中,发出一道轻响之声,直到此时,诸人都还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你这剧毒炼制得不对!”

    见得祁风已经触碰到了那赤红色光点,柳寒衣笑靥如花,再一次的开口,让得那祁风不由脸现疑惑地抬起头来。

    “没有什么不……嗯?”

    几乎是下意识地接口,可是当祁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他忽然脸色一变,只觉手中那属于自己的七彩蜈毒,竟然不受控制地朝着自己的掌心之中钻了进去。

    祁风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要知道这可是他自己炼制的剧毒啊,平日里施展的时候,都是如臂使指的,更不要说此刻握在自己的手中了。

    “给我出来!”

    感受着已经朝着手腕钻进了几分的能量,祁风此刻哪里还有刚才那般胸有成竹的自信模样,听得他口中一道暴喝声发出,全身的脉气都是涌动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祁风突如其来的反常举动,还有那脸上的变化和暴喝之声,都让下方围观的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这收回自己的剧毒,竟然会闹成这副模样呢?

    “难道那所谓的七彩蜈毒,真的炼制得不对,被寒衣小姐发现了?”

    石台之下,一个地阶高级的炼脉师挠了挠头,只不过此言一出,旁边之人都是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让得他很有些无地自容。

    经过这片刻之后,所有人几乎都已经看出来了,那被柳寒衣扔回给祁风的剧毒,恐怕已经是被做了某种手脚,所以才导致祁风此刻的手忙脚乱脸色大变。

    可是这些炼脉师们又有些不能理解,如果柳寒衣真的动了手脚,以祁风的谨慎,又怎么可能轻易去将那赤红色剧毒给接回来呢?

    如此就可以推断出,柳寒衣回施的剧毒,其中肯定依旧是那七彩蜈毒的气息,而且这种气息,就连其主人祁风都没有感应出来,这才一不小心着了道儿。

    事实也确实如此,祁风的七彩蜈毒固然是不可能伤到柳寒衣,却在其一过手之间,打入了一抹仙胎之毒。

    仙胎之毒不同于世间任何一种剧毒,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特殊毒物,就连云笑这特殊的躯体,如果不借助小龙那一念解万毒的话,中了之后,恐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下场。

    严格说起来,柳寒衣为了这一次胜得轻松,使了一点小手段,那就是极力掩藏仙胎之毒的气息,让得那祁风认为她丢回来的,依旧是属于自己的七彩蜈毒。

    正是这小小的手段,让得祁风一时不防,所以接下来的发展就变得简单得多了,哪怕他乃是天阶低级的毒脉师,对于仙胎之毒,也终究是束手无策。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剧毒?”

    刚刚还有些信心的祁风,在口中暴喝声落下,施展自己无尽的手段,却没有让那种不知名的东西改变丝毫的时候,他的一张老脸,已经是变得阴沉如水。

    到了这一刻,祁风如何还不明白自己是着了对方的道儿,而且这种剧毒,让得他很是心惊胆战,他隐隐间有一个猜测,或许自己根本就解不了这般的剧毒。

    “祁老先生,如果你此刻开口认输的话,或许我还能施展手段替你解毒,要是耽搁太久,那可就不能保证了哦!”

    就在祁风急得焦头烂额之时,柳寒衣的声音已是飘然而至,让得他觉得有些隐隐的耳熟,这番话,自己前不久不是才刚刚说过吗?

    只是此刻双方的立场已经调换了过来,而且看起来祁风的状态,比刚才的柳寒衣大有不如,其额头脸上,都沾满了一层层细密的汗珠。

    哪怕对于柳寒衣的话语听得极为清楚,可是好不容易走到这等地步的祁风,又如何甘心因其一言而败,毕竟他也有一颗夺得冠军的心啊。

    “啊!”

    然而就在此时,祁风突然感觉到那钻入自己体内的剧毒,好像轻轻波动了一下,就是这么一下,让得他苍老的身形不由大震,一股难言的剧痛袭来,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祁风对于仙胎之毒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他全然不知道刚才自己能勉强抗衡,只是因为柳寒衣没有催动其爆发罢了。

    现在见得这老家伙竟然还要强项,柳寒衣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客气的了,如果祁风拒不认输的话,那她并不介意让这石台之上,多上一具尸体。

    直到这个时候,直到仙胎之毒彻底爆发之后,祁风才知道,自己就算是毒脉之术再强上一倍,恐怕也根本化解不了那不知名的剧毒。

    对于剧毒带来的剧痛,祁风倒是能坚持一段时间,但是这样的坚持无疑没有太多的作用,身为毒脉师,他知道让剧毒彻底侵蚀经脉之后的后果。

    以后就算是能将剧毒解掉,恐怕修炼速度也会一落千丈,既然坚持下去只是做无用功,那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我认输!”

    因此祁风这一刻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待得他这道认输之声发出,台下的诸多围观之人,都不由有些嘘唏,暗道这结束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原本以为天阶层次的毒脉比试,定然是你来我往,你施一种剧毒,我施一种剧毒,再接连将其化解,场面精彩层出不穷。

    甚至在刚才宋秋蝉的提议之下,几方联手分为两个阵营,这场毒脉一道的比试,必然会是前所未有地精彩。

    可是谁知道这才仅仅一个回合,那祁风也才仅仅施展了一次剧毒,便被柳寒衣克制得直接认输,这样的结果,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这丫头有古怪,看来就算是自己施展的剧毒,如果经过她手,也不能再触碰了。”

    相对于旁观众人,同在台上的路天温和宋秋蝉不由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这么一道信息。

    说起来宋秋蝉和路天温的毒脉之术,就算是比祁风要高,也高不到哪儿去,那种剧毒既然能让祁风束手无策,自然也能让他们回天无力。

    “寒……寒衣小姐,还请你给我解毒!”

    口中认输之声落下之后,见得那天毒院的天才少女居然没有半点动静,祁风不由着急起来,只觉再多耽搁一刻,自己的全身经脉都要寸寸断裂了。

    “难道你没有发现毒已经解了吗?”

    然而就在祁风口中说着话,诸人也有些疑惑之时,却听到从柳寒衣的口中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得诸人又是一惊。

    因为在场这些围观之人,大多都是炼脉师,他们清楚,哪怕是化解自己所施的剧毒,也是需要一番手段的,至不济也要先喂中毒之人吃下一颗解毒丹药吧?

    但是现在,柳寒衣就站在原地,连身形都没有动上一丝,竟然就将祁风体内的剧毒给化解了,如此一幕,让得不少人都是将信将疑。

    “解……解了?”

    尤其是祁风自己,更是对这个结果有些不能接受,他一时之间,还以为是柳寒衣对自己刚才的出手要秋后算账,让自己多吃些苦头呢。

    “真的没有了?”

    可就在祁风心头这个念头升腾而起的当口,他再次仔细感应了一番体内的气息,却是发现刚才那让自己痛苦无比的异种剧毒,竟然真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个发现在让祁风头喜意升腾的时候,又生出一种莫名的震惊。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名堂堂的天阶低级毒脉师,对于毒脉一道的理解,腾龙大陆已经没有几个人能强过他了。

    可偏偏从那个炼云山毒脉天才少女的身上,祁风发现自己修炼了几百年的毒脉之术,好像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完全没半点的用武之地。

    对方仅仅是过了一次手,就将属于自己的七彩蜈毒给生生改变,又在一念之间,化解了刚才肆虐得自己死去活来的特殊剧毒。

    如此手段,如此毒术,祁风真是自问不如,如果说他刚才还有些觉得是自己大意,而心有不甘的话,那这个时候真是输得心服口服了。

    就算祁风再自信,但别人能做到自己万万做不到的事,那就说明别人技高一筹,输在这样的人手中,他觉得并不冤。

    “寒衣小姐毒技如神,祁某佩服!”

    这祁风倒也光棍,何况他和云笑,和炼云山都没有仇怨,所以在这一刻直接抱了抱拳,连旁边不远处脸色阴沉的两人都没有理会,便是就此飞身跃下了石台。

    “这祁风倒是个输得起之人!”

    见得祁风的动作,虽然这乃是一个失败者,但是相比起先前医脉比试之后输了不认账的古花山,无疑是强上百倍了,因此他们也不吝自己的溢赞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