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章封印世界4梦
    血手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无穷的光霭当中,同时看到自己上下四周围着一些这个世界的土著人。

    血手一下子警觉过来,全身变得紧张,沉默着默默的打量着四周。

    看到自己的形象和这些土著人的形象相同,血手才稍稍舒了一口气,放心下来。

    “现在总算不是异类的形象。这样就不会被这些土著人看出来了。”血手心中思考着,“先别管刚才我在睡觉,现在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还是用这个形象跟这些人来进行交流,了解这里为要。”

    想到这里,血手活动了一下躯体,同时看了一下这些人的形象,向着一个看起来比较顺眼的人走了过去。

    走到这个人面前,血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最后还是这个人开口问道:“新人,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

    血手张口欲言,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话,原来虽然血手使用神符的力量,通过法则层面的信息解析明白了这些人的话语,但是自己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这种语言。

    最终无可奈何的血手只能闭嘴不言。

    这个人忍不住皱着眉头脸上带着同情和怜悯,问道:“你是个哑巴吗?既然你不能回话,那么如果你还记得你的名字,你就挥舞着左手。记不得了,就挥舞右手。”

    血手心中经过考量,终于举起了右手,挥动了两下。

    “呃!记不起名字。”这个人看着血手,低声说道,“你这样的状况,很难生存啊,你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吗?”

    血手连忙挥动了右手,这个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你暂时跟着我吧,我保证你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这个人说完之后,血手连忙挥动了左手。

    这个人点了点头,说道:“你跟我来。”

    血手连忙跟上了这个人,四周的人看到这种情况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不见。

    血手跟着这个人走了两步,突然发现四周的环境瞬间就变化了,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人带着血手来到了一个水井旁边,指着水井说道:“到了,这就是生命之源泉,记住了,你饿了的时候你自己来这里饮用。好了,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这个人说完之后,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之后,在血手的眼前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生命之源泉,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水吗?”血手看着眼前的水井,忍不住走近了观看,“这个看起来真的像是水呀!看来不管在任何世界,水都是生命之源泉。”

    血手想着,忍不住伸出手,在水井里面捞了一把,本来的水离开了水井之后,变成了一团透明的水冻。

    血手把这团水冻拿到面前仔细观察,然后又闻了一下,终究不是不敢吃下去。

    这个时候又一个人一下子我现在水井边,双手伸入水井,捧出了一大团这个人脑袋大小的水冻。

    这个人把嘴凑近了水冻,一口咬上去之后,然后开始呲溜呲溜的吮吸起来,很快就把这团水冻吸掉了,然后一脸舒爽。

    这个人看着血手,忍不住说道,“新人你发什么呆呀,还不快点饮用,饱了之后去找个事做,不然等到新手期过去的时候,你交不出税的话,可是要被抓起来处以烛照之刑的。”

    血手听到这话忍不住想向这个人问关于新手期和税收的事情,然而张嘴之后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这个人说完之后,没有得到血手的回应,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转身走一步就消失了。

    血手终于忍不住了,走到了水井边,双手捞出来一大团水冻,一口咬破冻皮,开始吮吸着里面的水。

    血手只感觉到一阵甜滋滋的液体,从口中流入胃,然后又扩散到全身,感觉全身一阵清爽舒适。

    饮过了手上的水冻,血手忍不住转身离开了这个水井,开始一步步的向前走,始终没有瞬间就消失。

    “看来这种瞬间消失的能力虽然是这里人人都会有的,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血手心中想着,突然面前出现了一个人,血手心中悚然而惊,连忙后退离开这个人六七米。

    就在这一瞬间,无数的人突然出现在那个突然出现的人的四周,同时,这些人开始议论纷纷。

    “又有新人来了,这个人看起来真标致。”

    “嗯,不错,不知道这个人是几次转生的,竟然有这等资质。”

    “这至少是一个大贵族,跟我们没关系了。”

    “说的是啊。也不知道他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名字。”

    “看看就知道了。”

    血手静静的看着这个人睁开了眼睛,然后围观的人当中走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行了一个礼,然后说道:“新人,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也还了一个礼,然后做了回答。

    “嘶,这个名字!竟然是大贵族啊。”围观的一个人忍不住说道,“我还是走吧。”

    就在这一瞬间,围观的人就走了个干净,只留下了两个人和血手。

    那两个人看着血手,新出现这一个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另外一个忍不住大声问血手:“你是谁?你为什么不走?”

    血手连忙左手指着自己的嘴,右手不停的挥舞。

    “原来你是个哑巴?”那个发问的人说道,“你长得这么丑,还是个哑巴!你应该是一个贱民!是谁给你的勇气,你个贱民,竟敢站在我们的面前,还不给我扑下!”

    血手忍不住双手不停的挥动,那个说话的人脸上出现不耐烦的神色,突然一挥手,一道巨大的光刀向着血手飞去。

    血手被吓了一跳,忍不住顺手就想掏出一张神符,但是却尴尬的发现现在这种状态根本就不是本身的状态,自然也没有神符。

    血手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光刀向着自己的脑门劈了过来,然后脑袋一阵剧痛,眼睛瞬间就迷糊了。

    瞬间的迷糊过后,血手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灰暗的屋子当中,躺在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