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柱间细胞:我就是岸本挖的一个大坑啊!!!
    凌晨四点去敲别人家的门,还问在家吗?你说对方在不在家。

    请问,木叶村有几个忍者会在凌晨四点外出,还敲别人家门的?!

    除了日常执勤的忍者外,估计数量不超过三个,而蛇岐稚女还是这三人中的一个。

    “高木君,在家吗?”

    蛇岐稚女知道高木尚仁肯定会来开门的,只是时间问题。

    大约一分钟后,高木家的门打开了,果不其然是高木尚仁来开的门。

    “是稚女啊,这么早。”

    “我也惊讶呢,高木君这么早了都没睡呢。”蛇岐稚女不愧是蛇,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嘴巴都这么毒,高木尚仁有些尴尬。

    “我其实刚醒。”

    “还要狡辩吗?我来到时候可是看到了呢。”

    “好吧。”

    蛇岐稚女都这么说了,高木尚仁知道肯定瞒不住了。

    “是因为绳树的事情,我花了点时间,但没事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勉强一次是没有问题的。”

    “嗯,我知道,所以我带了早点,要吃吗?”

    高木尚仁看着蛇岐稚女提上来的便当盒,再看看那一脸笑容的蛇岐稚女。

    “好吧。”

    高木尚仁答应了蛇岐稚女的请求,不过说是早点,也太早了点吧。

    “话说,你怎么也起来这么早啊?”

    “我有自己的任务,这个时间对忍者来说不早了。”蛇岐稚女双手撑着下巴,看着高木尚仁吃早餐。

    “也是哦。”高木尚仁吃了一口面包,露出了惊疑的表情:“味道真好,你在里面摸了蛋黄酱?”

    “嗯。”蛇岐稚女点了点头,高木尚仁说好吃那她就高兴。

    “真是麻烦你给我准备早点了。”

    “因为我想高木君生病了,肯定需要有人照顾,但是没想到高木君这么逞能,现在都没有睡觉呢,是不是一个人寂寞了?”

    “咳咳!”高木尚仁差点因为这一句话被呛的牛奶喷出来了。

    “没有,没有,这点绝对没有。”

    “噗。”倒是蛇岐稚女捂嘴轻笑道:“我知道高木君没有寂寞,但是我挺寂寞的,高木君,要不我先搬到你的房间里吧。”

    “不,不,太早了,再等等。”

    这太直接了,高木尚仁现在头还蒙蒙的呢,有些接受不了。

    “嘛,我也是开玩笑的。”

    蛇岐稚女的猜测中有80%的可能性高木尚仁会拒绝,所以没有生气,当然了,高木尚仁要是没有拒绝,那今晚就能把事给办了。

    “话说回来,高木君果然是因为绳树的原因而睡不着吗?”

    “嗯,没错。”高木尚仁很严肃地说道:“我现在有两种方式救治绳树,但是两种都是极其危险的方式。”

    “说说看,或许我有办法呢。”

    “第一种。”高木尚仁并没有隐瞒,因为这两种方式确实并不算太违背忍者世界的常理。

    竖起一根手指,高木尚仁解释道:

    “更换身体,也就是我一直想要达成的目标,原理很简单,将绳树的大脑转移到另一个克隆的身体,但是...这技术并不成熟,我无法保证绳树的大脑是完整无损的,因为绳树的大脑本身就已经受损了。”

    “第二种。”高木尚仁竖起第二根手指道:“就以胸口破损处进行修复,但同样十分危险且费时时间长,我个人对冷凝针剂有信心,但是我怕有人承受不住那么长时间,而且同样有第一种方式的风险,那就是绳树自身已经受到严重的伤害,就算救回来,可能会影响以后的生活。”

    “那不能治疗大脑的伤处吗?”

    “抱歉,大脑的功能远比你我想的复杂,以我的能力,做不到。”

    高木尚仁只能说出这个事实,承认事实不丢人,丢人的是不愿意承认事实。

    “或许长时间的修养可能会让绳树某天突然想到什么,但是刚他醒来的时候必定会有影响,无论哪种方式都会有影响。”

    “我明白了。”蛇岐稚女现在好担心高木尚仁,也担心纲手,就他和纲手的关系,说不关心那是骗人的。

    幸好还有高木尚仁,不然的话绳树现在说不定都下葬过了,而看到绳树惨状的自己和纲手,心里也会留下阴暗的记忆吧。

    大蛇丸很怕死,无论是看到别人死还是自己死,都怕的一塌糊涂呢,可是高木尚仁的出现,让她心安了很多。

    “总之,现在还需要计划一下救治方案。”

    “嘛,高木君,你也别太紧张。”蛇岐稚女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好暂时安慰一下高木尚仁。

    “你的时间还很多不是吗?三代已经嘱托过了,让纲手和其他千手一族的人不要给你压力,就算真的没救回来,千手家的人也不会怪你的。”

    “谢谢你的关心,但是千手一族...”

    突然之间,高木尚仁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他猛地摁在桌子上站了起来,吓了蛇岐稚女一跳。

    “怎么了,高木君?”

    “稚女,你能来我这真好,真的,真的是太好了!”

    高木尚仁也不管形象了,翻着桌子抱住了蛇岐稚女,蛇岐稚女都没想明白高木尚仁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抱着自己。

    不过这种感觉还挺不错,多抱一会也行。

    然而还没完,过于兴奋地高木尚仁甚至在蛇岐稚女的脸上亲了一下,不行了,这只脸红的和喝醉一样的蛇已经没指望了。

    “我想到办法了,谢谢!”

    高木尚仁立刻拿起衣架上的大衣,准备去医院,现在医院里还是有执勤医生的。

    “啊...”蛇岐稚女则酥酥软软的坐在椅子上,还在回味刚才那轻轻的一点。

    “不用谢...”

    从高木家到医院要不了多长时间,高木尚仁慌慌张张闯进医院的样子也被医院前台的员工看到了。

    “高木医生,您不是还在病假吗?”

    “病好了!”高木尚仁随后一句话糊弄前台后,朝着绳树的病房跑去,因为跑的很急,一直保持着警惕的加藤断醒了。

    “高木医生,你怎么来了?”

    “我有办法了!”

    高木尚仁越过加藤断,猛地拉开了病房的大门,声音之大连带纲手也吵醒了。

    “纲手大人,我有办法了!!!”

    “........”纲手愣了三秒,但是猛地回过神知道高木尚仁有什么办法了,她两步冲过来,抓住高木尚仁的双臂问道:“什么办法?快说!”

    “柱间细胞!”

    高木尚仁忍着纲手双手捏出的疼痛,说出了一个纲手无比熟悉的词语,纲手无神的双眼终于恢复了一丝亮光。

    “柱间...细胞。”

    她抓着高木尚仁的双手松开了,对啊,柱间细胞,她的祖父给她和绳树所留下的遗产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