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章:阿良给我杀了他
    如果说之前熊天霸的突然出现,如一道晴天霹雳,让众人感到匪夷所思,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话,那么,接下来这一个人的出现,则犹如潜龙过江,镜花水月,已经不是让人惊讶那么简单了。

    沈家千金,沈玉。

    旁人都知道,在这江北,唯一隐居幕后,却依旧拥有着跺一跺脚,能让整个江北震颤不已能量的人是那沈万三,而在这江北,能让沈万三毫无办法,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人,则就是他那个宝贝孙女——沈玉。

    素闻沈家千金性格乖张,刁蛮任性,最不喜官场商界那一套蝇营狗苟,就是和他同龄的青年才俊,也没有几个能入他法眼的。

    大寿这种无聊至极的活动,她不过来放把火别人就烧高香了,更别提独自来祝寿这种事情。

    可她还是来了,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耀眼夺目,天女下凡。

    他身后跟着一名面容刚毅,沉默寡言的中年男子,他亦步亦趋的跟在这位大小姐身后,眼神除了刚开始有过短暂的离开外,便再没有离开过片刻。

    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姚古老早离开座位,笑呵呵的迎了上来。

    “姚爷爷,阿玉来给您祝寿了,祝您老人家儿孙满堂,笑口常开!”

    沈玉走到笑的合不拢嘴的姚古面前,略显调皮的说道。

    “好,好啊,几年没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姚古伸手摸了摸沈玉的脑袋,笑呵呵的说道。

    “我爷爷这几天偶感风寒,不方便过来祝寿,就派我来了,姚爷爷,你可不能记恨我爷爷哦。”

    姚古哭笑不得,连忙摆手道;“岂敢岂敢,阿玉,要不今天和我坐一桌?”

    “才不要呢,你们聊的我又听不懂,太没趣了。”沈玉歪着脑袋,眨巴眨巴她那一双秋水长眸,“姚爷爷,我最近在家可被闷坏了,今天我就是来玩的,你可不能再管着我了。”

    ……

    两人如祖孙般交谈,谈话调皮,落在旁人眼里,自然又是一番触动。

    来了一个熊天霸本就让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现在又来了一个沈玉,大多数人都在心里开始悄悄衡量,自己和沈家的关系。

    那些想借此机会,和沈家搭上一些关系之人,看了看沈玉,又看了看沈玉身旁的那名气势不凡的保镖,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想不到呀,沈家大千金还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

    站在二楼的青年男子望着人群中的沈玉,两眼放光。

    他将手中的红酒杯晃了晃,旋即转头望向身旁抿紧嘴唇的男子,打趣道:“千明兄,这沈玉,比起姚冰清来,如何?”

    千明野扭头,望向那个世家子弟,淡然一笑,道。

    “若姚冰清是一块千年寒冰,一旦靠近,便遍体生寒,那这沈玉,就是天上那雷霆之光,你不去招惹,她不一定劈你,你若招惹,呵呵。”

    “哦,真有如此可怕?”青年男子眼中精芒闪现,旋即一丝不屑划过,“再怎么难招惹,也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难道还能逃得出男人的手掌心。”

    “对于冰山美人,我不感兴趣,不过这刁蛮任性的,我倒是想去试试深浅。”青年男子笑着说道,缓缓离去。

    不多时,便有另外一人站填补了千明野身旁的空位。

    两人简单寒暄之后,那人便是一脸好奇的问道。

    “刚才那魏天宇如此打趣冰清,你为何还好心出言提醒他,这沈玉惹不得?”

    千明野眯起眼睛,微微一笑,道:“我不故意这么说,他估计还会斟酌一番,考虑去或不去,我故意激他,他这不就立马下楼去了吗?”

    那人端着红酒杯,愣在当场,好半天回转过心思来,不禁举起大拇指,赞佩道:“不愧江北四秀之首,其智若妖千明野!”

    “哼,江南来的一个愣头青而已,不让他在这里长点记性,岂不是显得我千明野没有尽地主之谊?”

    “哈哈哈哈,说的对,说的对。”

    ……

    沈玉和姚古聊完家常,便在宴席间缓缓踱步,想要挑选一个心仪的座位。

    这座位名牌早在宴会前安排好了的,自然是没有她的位置,不过她沈玉想在那一桌坐下,自然有人排着队让出。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这位千金大小姐,都希望她能与自己共桌,更有胆大一些的,主动把位置让出来,但都被沈玉瞪了回去,悻悻然只好作罢。

    沈玉绕了一大圈,最终在一张桌子面前站定。

    她伸手一指眼前那名年轻人的后脑勺,道:“喂,我要坐你的位置!”

    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就诚惶诚恐的站起身来,把位置让出来之前肯定还要仔仔细细再把座位擦一遍,生怕脏了这大小姐的身子。

    但此刻那年轻人头也不回。

    “旁边有空位,自己坐那去。”

    沈玉扭头,望向自己气势不凡的贴身保镖。

    “阿良,他凶我,给我杀了他。”

    阿良面露为难之色。

    “大小姐,这……”

    哪有为了一个座位就动手杀人的,再说了,真要动起手来,百分百死的人肯定是他。

    “哼,废物。”

    沈玉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阿良,也不再强求,她使了个眼色,阿良旋即从旁边拉过一张没人坐的椅子,放在苏凡旁边,让阿玉坐下。

    沈玉声音轻,加上苏凡也有意放低声音,因此这些谈话并没有其他人听见。

    旁人见沈玉落座,一阵感慨之余,也不再将羡慕嫉妒恨的视线望这边聚拢了。

    撇了一眼身旁的座位,姚冰清出去接电话了,还没回来。

    苏凡旋即扭头望向这场骚乱的罪魁祸首,问道:“你爷爷让你来的?”

    “我爷爷才不肯让我来呢。”沈玉撇了撇嘴,接着话锋一转,调皮的说道,”他呀,怕我来了给你添乱,不过我呢,天生是逆反的主,爷爷偏不让我来,我却偏要来,怎么,你怕了?”

    苏凡淡然一笑,摇头,道:“我怕什么?”

    沈玉眨了眨眼睛,往苏凡跟前凑了凑,两人几乎鼻尖碰鼻尖,她一脸笑嘻嘻的问道:

    “喂,我说苏凡,你到底怕什么呢?怎么,怕我把你大宗师境界的实力说出去,还是怕我把你和沈家的关系说出去?”

    “你觉得呢?”苏凡反问着笑道。

    沈玉死死盯住苏凡的眼睛,想要看出点什么玄外之音,但那里面一片纷繁杂乱,却有着山野清泉一般的清澈。

    沈玉收回目光,切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别以为我会中你的阴谋诡计,你巴不得我把你这些事情说出去吧,你也好在姚家面前出口恶气。”

    “你自己说,别人肯定不信,我就不一样了,一言既出,十六匹马都追不回来。你就在姚家窝囊一辈子吧,你越受气,我就越舒服。”

    “嘻嘻,我今天就是想来看看,我们苏凡大宗师,是怎么在姚家逆来顺受的。”

    “大小姐,沈老说此番出来,谨言慎行……”阿良出声提醒道。

    “我爷爷知道我偷偷溜出来了?”沈玉一愣,反应过来后,旋即大怒道,“你个没用的废物,打也打不过人家,还不让我说了,有本事他就打死我呀,苏凡,你打呀,你敢嘛?”

    苏凡笑而不语,伸出手轻轻拍了一下桌子。

    “咚~”的一声,沈玉却感觉耳旁如雷鼓忽然炸响,心脏也跟着猛地一跳,仿佛从死亡悬崖边打了个来回,整个人瞬间就呆住了。

    还有这种手段?

    “阿良,他用声波震伤我,快给我杀了他。”

    阿良额首,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