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1章:解难
    不说人家肯不肯转让,就算转让你也要有钱买啊!要知道苏氏集团现在可是一分钱都没有,拿什么去买鼎盛集团的股份。

    然而陈顺仁的笑容很快便戛然而止,表情僵硬在脸上,就见他手中抓着一份文件,眼中充满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不可能!”陈顺仁失声惊叫道,接着不停的吼叫道:“这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

    下一刻,就见陈顺仁双眼赤红,状若疯狂的看向连恋晨,愤怒的咆哮道:“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他没有办法接受眼前的事实,最让他不能相信的是,十几份文件,价值几十亿的股份,转让费竟然只有一块钱,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除非那些股东都得了失心疯,不然他想不出其它的理由。

    看到陈顺仁的表现,在场的人一各个面容夸张,嘴巴张的大大的,双目园瞪。

    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一个念头,那就是连恋晨说的有可能是真的。

    渐渐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聚集而来的人群是因为知道苏氏集团好像又有钱了,那么他们的钱就有了着落。

    而员工们则是知道苏氏集团有救了,不但不会破产垮掉,而且还会资产暴增,变的更加强大。

    此时在场的只有陈顺仁、黑衣保镖和那个说不出话的女人面容难看,一脸的铁青,如同死了爹妈一样。

    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陈顺仁身体一颤,眼中充满了慌乱,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接通了电话,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面容顿时一僵,眼神呆滞,手机从手中滑落摔在地上,一瞬间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空。

    “现在相信了吗?”连恋晨声音清冷的问道。

    陈顺仁闻言眼中恢复一丝清明,随即爆发出凌厉的寒光,指着连恋晨和苏凡对黑衣保镖大声吼叫道:“杀!给我杀了他们!”

    黑衣保镖闻言身体一颤,畏惧的看着苏凡,但还是一咬牙,率先对连恋晨动手。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匕首,向连恋晨的喉咙割去。

    “找死!”苏凡一声暴喝,眼中杀意滔天,身影一闪瞬间挡在连恋晨身前,一脚踹在了黑衣保镖的胸口。

    “咔嚓”

    黑衣保镖的胸骨碎裂,身体如同炮弹一般向后抛飞出去。

    “噗嗤”

    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身体砸在地面昏死过去。

    “阿虎!”看着倒地不起的黑衣保镖,陈顺仁惊叫一声,眼中蒙上了一层恐惧,看向苏凡的时候下意识的向后退去,想要逃走。

    “啪”

    苏凡一巴掌打在了陈顺仁的脸上,瞬间将陈顺仁打懵了。

    “这一巴掌是为恋晨姐打的,我们之间的帐没完,以后可以慢慢算。”苏凡冷声说道。

    “你……你敢打我?”陈顺仁傻傻的问道,下一刻面容变的狰狞,双眼充满恨意的对苏凡吼叫道:“小畜生!老子和你拼了!”

    “嘭”

    陈顺仁的身体倒飞出去,苏凡一脚踹出,根本没有给陈顺仁动手的机会。

    “来人!把他们给我拖出去。”连恋晨冷喝道,面如寒霜的看着陈顺仁和昏死过去的黑衣保镖。

    几个机灵的保安站了出来,迅速来到陈顺仁和黑衣保镖身前,抓着两人的手脚向门外拖去,如同拖着两条死狗一般。

    “放开我!放开我!苏凡!连恋晨!你们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给我等着!”陈顺仁用力挣扎着,口中不停的怒吼道,直到被拖出门外声音才逐渐消失。

    那些防暴警察从头到尾只是静静的看着,除了维持秩序什么都不做,如同一尊尊雕塑,他们来之前就已经被打过招呼了,全力配合连恋晨,其它的不要管。

    “哦!”

    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欢呼,紧接着带动了周围所有的员工,一各个兴奋的欢呼起来,脸上充满了兴奋和快意。

    这段时间他们太压抑了,对陈顺仁更是心中不满,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听之任之,现在看到陈顺仁狼狈的下场,他们心中无比的高兴。

    场中,只有一个女人傻傻的站在原地,一脸的不知所措,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充满了恐惧。

    她不明白怎么一切忽然之间就变了,陈顺仁如同丧家之犬,她的豪门夫人梦破灭了,甚至以后连话都说不了,这一切对她来说就如同从天堂瞬间坠落进地狱,让她无法接受。

    “噗通”

    女人一下跪在了地上,迅速爬到了苏凡和连恋晨两人的脚下,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声音,一脸哀求的看着两人,伸手抓向两人的衣服,用力的拉扯着。

    连恋晨看着女人眼中露出一丝厌恶,女人可没少仗着陈顺仁对她趾高气昂,处处为难她,此时看到女人的样子心中解气,但更多的是不解,疑惑的看向苏凡。

    “给她结算工资,让她滚出苏氏集团。”苏凡冷漠的看了女人一眼,对连恋晨说道,并没有解释什么。

    女人闻言面容一白,拼命的摇着头。

    “呵呵……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顺便提醒你一句,顺仁集团你恐怕也去不成了,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赶紧去追陈顺仁,就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要你。”看着女人的样子,苏凡没有丝毫怜悯,冷笑着说道,一脸的冷漠。

    女人闻言身体一僵,面如死灰,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看着女人的样子,连恋晨摇摇头,眼中露出一丝怜悯。

    接着连恋晨摆摆手,再次走上来两个保安,将女人身体架起,然后带走。

    “小凡,你等我一下,我去处理一下,很快就好。”连恋晨对苏凡说道。

    苏凡闻言点点头,接着看向躺在脚边不远处的中年男人,眼中露出了思索之色。

    对是谁在背后算计他,现在他还真的没什么头绪。

    连恋晨走向一众警察和被看押的人群,一番交涉后,人群很快便散开了,接着一众警察跟着离去。

    转眼刚才还十分拥挤的大堂变的空旷起来,只剩下一些员工。

    “说吧!是谁派你来的,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苏凡对中年男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