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6章 被非礼
    第126章 被非礼

    万诗彤摆摆手,身姿潇洒的去了另一边。

    傅聿擎心情不好,非常不好。不是因为米梦思,而是因为米兰。

    三年多前,他搞错了对象,以致爱错了人,付错了心。当发现真正喜欢的人是谁时,她却成了兄长的女朋友。

    米兰……

    你一定不记得,那天,白雪皑皑的雪峰上,有一个男人追逐着你的背影,想要与你认识。

    你在他的心里是那么纯洁,那么美丽。

    难怪在文化宫第一眼看到她忙碌的背影,他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仿佛与三年多前重叠。

    “唉——”

    傅聿擎不敢让这份爱慕被别人知道,他谁也没叫,一个人来了海边喝闷酒。

    坐在餐厅外的沙滩上,面前摆满了空瓶子。

    为什么……

    为什么他终于恢复了单身,想爱的女孩却不能爱?

    “啊——”

    老天,你在玩儿我吗!

    傅聿擎平躺在沙滩,仰望着浩瀚星空。不知为何,眼眶竟涩的厉害。

    胸口好痛好难受,就像压着千斤重那般,喘不过气。

    一阵海风袭来,笼罩在他身上,顿时打了个哆嗦。

    妈的!想尿尿了!

    傅聿擎歪歪倒倒站起身,寻着卫生间走去。

    不知是不是视线重叠,加上灯光暗黄的原因,他撞上了一个人。

    “碰——”

    万诗彤抱着手臂在打电话,倏然,有个人绊了她一下。

    “啊”,两人双双跌倒。

    她的手机也掉了,气得万诗彤大骂,“谁啊,走路不长眼吗……傅聿擎?”

    看清楚压在身上的男人是谁,她“咯噔”一下。

    傅聿擎双眼迷离,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凑在她耳边闻了闻,“你,认识我?”

    万诗彤翻个白眼,“你喝了多少酒?少他妈装疯,给小爷滚开!”

    傅聿擎将近190cm的个子,人高马大,强壮有肌肉,加上这会儿喝醉了,沉的要死。

    万诗彤想推,却挪不动,可怜了她那小胳膊小腿。

    “好熟悉的味道。”傅聿擎可能想女人想疯了,脱口道,“米兰,是你吗?”

    万诗彤“噗”了声,“妈的,智障,我是……唔……”

    没有一点点防备,她被一张酒气冲天的大嘴巴堵得结结实实!

    趁她怔愣之时,如泥鳅般的舌将她整个人品尝了一遍。

    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大脑弥散至全身。

    万诗彤有种……

    意识到一只炽热的手滑入衣襟,她猛地一惊,狠狠咬着嘴里的东西,拳打脚踢反抗。

    傅聿擎,你他妈混蛋,敢吃小爷豆腐!

    我活剥了你!

    啊啊啊啊啊啊!

    傅聿擎正在做美梦,梦到亲吻米兰,那样的美感让他沉沦。

    然,舌尖传来的刺痛犹如被人当头一棒,打的他险些痛晕过去。

    “唔!”

    傅聿擎睁大眼,女人的五官近在咫尺,但因为太近了,他看不清她的模样,只知道,她在咬他,还在打他。

    再咬,估计他的舌就会断。

    傅聿擎拧着眉头,挪开身体。

    万诗彤如释重负,从地上爬起来,狠狠踹了瘫在地上的男人一脚,飞快跑远。

    她跑进海里,捧着海水不停拍打在脸上。

    该死的傅聿擎!

    她的初吻!

    呸呸呸!

    竟然会觉得舒服,有触电的感觉!

    啊!

    恶心!

    万诗彤悲剧的直接把头埋进水里,想要冲刷干净那奇怪的从未有过的感觉……

    米兰只喝了小半杯酒,清醒的很,一双星眸透着几分明艳动人。

    江锋从卫生间出来,重新坐回位置上,“万小姐呢?”

    “诗彤在打电话。”她指了指海边,又给江锋倒上酒,“江先生,我能问你一些问题吗?”

    江锋一饮而尽,“什么?”

    “上次你说,傅先生和傅家关系紧张?”

    这……

    江锋瞳孔一凝,有丝苦涩的望向海边,“其实……我是傅太太派到傅总身边的……”顿了顿,自嘲道,“有一个词,好像叫什么……‘监视’还是‘间谍’来着?”

    对,他是监视傅聿宸的间谍!

    “江先生不是这样的人!”米兰提高音调,肯定道,“我相信江先生的为人,不会出卖傅聿宸。”

    “哦?”江锋怪异的看向米兰。

    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了呢,米兰为什么那么肯定?

    “如何周旋,或者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保全自己,江先生,你是聪明人,我相信你能做得好。”

    “呵——”江锋自嘲,许是酒喝多了,喝开心了的缘故,开始坦露心声,“可是傅总,闻亦臻他们不相信我。”

    所以每次去东宸,他们像防贼一样防他。

    江锋其实很羡慕闻亦臻、戚豪,跟傅总不仅仅是下属,更是朋友关系。

    哪儿像他?

    永远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如履薄冰……

    “信任,是靠相处才产生的。”米兰剖析道,“傅先生明知你是傅太太的人,但他在你面前却没有避讳我,我想,他应该是认同你这个人的。”

    “……什么意思?”

    “我见过傅先生的处事手段,如果不信任,哪怕你是孟女士的人,他依然不会手下留情。”

    这倒也是。

    江锋似乎想通一些问题,豁然开朗,“米小姐说的是。”

    “其他,不妨就交给时间。”顿了顿,“古人不是有句老话,叫‘日久见人心’吗?”

    江锋轻笑,举杯,“米小姐,你也是我见过傅总身边,最厉害的女人。”

    不是说武功有多厉害,能力有多厉害,而是洞悉人心的本事。

    “哈哈,过奖!”

    “Cheers。”

    聊的很愉快的两人举杯畅饮。

    米兰放下高脚杯,一边倒酒一边问,“对了,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请说。”

    “以后傅聿宸叫你处理米梦思的事,能不能也跟我说一声?”

    江锋倏地望向米兰,神情复杂。

    米兰耸耸肩,“我不希望我男朋友心里有第二个女人。”顿了顿,“昨天,傅先生拉着我在华盛顿注册结婚,但我没有签字,知道为什么吗?”

    “愿闻其详。”

    “因为我心里不踏实,傅先生有权有势有颜值,纵然我也长得不差,能力也不差,但跟他比起来,我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