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5章 他走了
    第195章 他走了

    看着傅聿柔那张趾高气扬的脸,米兰脸上闪过一丝黑线。不怼吧,实在不是她的性格。怼吧,未来婆婆这么难搞,以后该怎么相处?

    傅聿柔见米兰懦弱的不敢说话,气焰越发嚣张,“听到没有,还不快滚?”

    emmmm,话不能好好说吗!

    米兰不忍了,踏着沉稳的步子,一步一步,走进客厅。脸上也至始至终绽放着笑意,“傅小姐,你可能忘了,我拿的是傅先生的钱。”

    “我会叫我哥解雇你!”

    “行,那你打电话吧。”视若无睹的从她们身边经过,米兰大摇大摆坐在沙发上。

    “你!”傅聿柔被米兰不要脸的模样气的说不上话。

    “打啊,要不要我帮你拨?”某女在一旁煽风点火,作势掏出手机。

    “你以为我不敢?”说着,傅聿柔就要打电话。

    孟嘉美赶紧叫住女儿愚蠢的行为,“行了,别闹了。”

    “妈咪……”

    “你大哥马上就回来,急什么!”

    傅聿柔这才噘了噘嘴,不再言语。只是看向米兰的目光,充满敌意。

    三个人,诡异的坐在沙发上,谁也没有说话。

    傅聿宸进来的时候,嗅到空气中飘荡的火药味。他条件反射看向米兰,见那丫头面无表情,稳如泰山,就知她没有吃亏。

    不错,虽然脑子失忆,战斗力却没有减弱。

    “哥!”傅聿柔一点没有少女的矜持,跑上前,去推傅聿宸的轮椅,“你看看你!都不知道照顾自己!伤的严重吗?”

    “没事。”

    “你身边就是缺少人照顾!我跟妈咪今天来,是接你回家的。”

    傅聿宸一滞,回……傅家?

    阿勒!

    接傅聿宸离开?

    米兰冰冷的表情总算有了一丝变化,眸光看向不远处的男人。

    傅聿柔闪身遮挡两人“眉来眼去”的视线,握着大哥的手,撒娇道,“哥,你有什么需要带的吗?我去帮你收拾。”

    “回……家里?”傅聿宸拧着眉头,“我最近很忙,恐怕不常……”

    “你受伤这么严重!还忙什么!不行,你必须好好休养!”

    “柔柔……”傅聿宸转而看向孟嘉美,“母亲,我这点小伤,就不劳烦你们了。”

    “什么才叫大伤?截肢吗?还是瘫痪?”

    额?

    “工作要紧,身体更要紧!这也是你爸的意思。”孟嘉美不容置喙道。

    “我……”傅聿宸指尖揉着太阳穴,“每天都有训练……”

    不等他推辞,孟嘉美打断,“还是你想我跟柔柔搬过来,住在这里?”

    “……”

    傅聿柔蹲下身,瓜子脸上写满担忧,“哥,跟我们回家吧。妈咪也是担心你,怕你工作起来,自己的身体不管不顾。”

    傅聿宸苦涩勾了勾唇,母亲都说搬他这儿来住了,他能不回去吗?

    扭头,看向米兰,“去收拾一下我的东西。”

    “啊?”米兰没有想到傅聿宸会同意,怔怔的杵在那里。

    “我去吧。”傅聿柔高兴坏了,“你要拿什么?”

    “电脑,和书架上的几本书。”

    “好。”傅聿柔一遛灰跑上楼。

    把妹妹支走,傅聿宸看向米兰,“过来。”

    米兰走近,脸上却写满不高兴的表情。他走了,她怎么办?傅聿宸,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

    男人执起她的手,紧紧握住,“一起?”

    “不去!”她才不想过寄人篱下的日子。

    “你确定?”

    她……

    米兰翕合着嘴唇,拒绝的话却始终卡在喉咙,说不出口。

    傅聿宸看出她的迟疑,柔声道,“听话,去收拾。”

    米兰脑子里闪过很多乱七八糟的画面,想象自己一个人去陌生地方,且那一家人都不待见她……

    不知道要受多少冷嘲热讽,要遭多少白眼?

    不要!

    挣开傅聿宸的手掌,米兰后退几步,“傅先生要回家,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盯着那道远去的消瘦背影,傅聿宸低吼,“米兰!”

    米兰没有理他,径直上了二楼。

    把自己锁在卧室。

    走吧,走吧,傅聿宸,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回来!

    米兰气呼呼倒在床上,拿被子捂着脑袋。可即便如此,她仍然听到引擎的声音。

    越开越远。

    待到声音消失,她“啊”了声,站在楼梯口,“弗雷德。”

    静谧的客厅,只有弗雷德忙碌的身影。他仰头,看向米兰,“米小姐,有事吗?”

    “傅聿宸走了吗?”

    “走了。”

    走、了?!

    混蛋!臭男人!

    米兰又重新把自己关进卧室。

    这一晚,她睡得不安宁,整夜迷迷糊糊,稍微一个风吹草动就能惊醒。

    ——

    十二月的天,寒风刺骨。

    万诗彤醒的很早,一睁眼,外面飘起了雪花。

    饶是屋内有暖气,她也感到了一丝冷意。不是身冷,是心冷。

    傅聿擎……

    翻身,裹了件睡袍跑去客厅。

    沙发上,被子整整齐齐叠好,放在一旁。

    万诗彤的心,更加悲凉。

    走了,他走了。

    木讷的走近沙发,坐在傅聿擎昨晚睡过的地方,万诗彤咬着手指……

    半晌,起身,穿衣服!

    今天约了医生,去打胎。

    带着检查报告,她来到医院,缴费,排队。

    今天做人流的很多,万诗彤前面有十几个。坐在冰冷的走廊,等着护士叫自己的名字。

    她的心情……

    “嗞——”

    震动传来,是米兰的号码。

    “喂。”万诗彤捂着嘴巴,做贼心虚似的,小声道。

    “诗彤,你在哪儿?”

    “怎么了?”

    “我跟傅聿宸吵架了,先搬来你家住几天。”

    说也奇怪,她跟傅聿宸闹别扭,本来是应该回家找父母。但米兰第一个想到的却是找好朋友,万诗彤。

    某万:“……”

    姑娘,你动不动离家出走,这样真的好吗?关键是她还要打胎,打胎啊!

    “诗彤,你在听吗?”

    “在,在。”

    “你把定位发给我,我先将东西放你家。”

    “……”

    万诗彤抬头,懵逼的看向妇科手术室。

    唉!

    下次再来!

    与米兰约定在小区门口见,万诗彤开车返回家里。

    瞧见那道可怜兮兮的身影提着行李箱,孤零零杵在树下,她摁了摁喇叭。

    米兰将行李放在后备箱,坐上副驾驶。

    万诗彤忍不住调侃,“说说,你男人又怎么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