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9章 演员
    第279章 演员

    许是几日来只睡了一两个小时,翌日,傅聿宸搂着米兰竟一觉睡到七点过。

    当他睁开眼,入目的,是女人如沐春风的脸。

    “早啊,傅先生。”她笑着道早安。

    傅聿宸愣了愣,半晌没反应过来。

    米兰跪在床沿,弯腰,捧起他的脸吻了下来,嗓音娇柔道,“我叫了你最喜欢的早餐,起来吃了。”

    傅聿宸:“……”

    米兰正想退下床,却倏然一个天旋地转。

    傅聿宸把她压在身下,幽邃的瞳仁染着欲望,“女人,大清早撩火,你得负责灭!”

    随即,他覆上她的唇。

    “唔——”

    米兰一脸懵逼,她怎么就撩火了!

    啊!

    明明只是很普通的道句早安,她根本什么都没做好吗!

    还是刚睡醒的男人……容易发情?

    就算她说一句mmp,他也以为是么么哒?

    米兰断断续续抗拒道,“傅先生……嗯……闻……闻亦臻……在等你……”

    “让他等!”

    “可是……啊……好像……很重要……”

    “再重要也比不上你。”

    米兰:“……”

    看来,她是拒绝不了了。

    但她压根儿不想跟他上床,更不想……

    倏然,米兰脑子里想起薛之谦的《演员》:没意见,你想怎样我都随便……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别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可你曾经那么爱我干嘛演出细节,我该变成什么样子才能配合出演……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想到等会儿要跟傅聿宸说的话,米兰不能拒绝。

    因为只有他高兴了,才会答应她的要求。

    米兰一直在心底默默唱《演员》,才不至于让自己沦陷。

    可是这首歌,越唱越悲哀。

    到了最后,她差点落泪……

    傅聿宸完事后,从她身上起来,米兰却抱着他的颈间不放。他低喃,“怎么了?”

    “就这么……抱会儿。”她不想他看到眼里的泪。

    “嗯。”傅聿宸轻咦一声,也紧紧抱着米兰。

    好像很久很久,她和他不曾这般静静躺在一起。

    “兰儿……”傅聿宸正想说话,米兰却放开他,拾起衣服穿上,“吃早饭了,我好饿。”

    傅聿宸躺着没动,目不斜视欣赏女人被滋润后的娇媚。

    米兰整张脸红的滴血,转身跑远,“傅先生,快点!”

    当傅聿宸穿着西裤、白衬衣走出休息室时,米兰摆好碗筷,乖乖巧巧坐直身体等候。

    他走近,“怎么不吃?”

    “等你呀。”米兰甜甜道。

    只是视线……在看到他敞露的健硕胸膛,有一瞬别扭。下意识的,她替他一颗颗扣上。

    虽然他们才刚刚那啥了,但这么暴露,也不太好!

    傅聿宸握住她的手,一把拽在腿上。

    “傅先生,干嘛啊……”米兰吓一跳。

    傅聿宸大掌圈着女人纤细的小蛮腰,俯身,在她耳边沙哑道,“喂我。”

    米兰:“!!”

    一个大男人,喂什么喂!又不是没手没脚!

    还有还有,麻烦不要跟她撒娇,不要跟她发电!

    “嗯?”得不到回应,傅聿宸一口咬向她的耳朵。

    米兰一个激灵,浑身发抖,“好!”

    emmmm……

    闻亦臻进来的时候,正巧看到米兰拿勺子喂傅聿宸吃早餐,那画面,即使平日训练有素,即使平日处变不惊,她也被深深震撼!

    那个……啥……

    咳咳咳!

    打死他也不愿意相信,爷会有这种腻歪的、智商为负的一面!

    米兰瞧见门口僵直的身影,故意提高音调,“傅先生,人家一个人待在这儿好闷呢,能不能出去透透风呀?”

    男人似乎很享受她的撒娇发嗲,扬了扬眉,“去哪儿?”

    “就是到处转转。”

    “转可以。”顿了顿,“让亦臻陪你。”

    有闻亦臻保护她,不怕任何人对她不利。

    “好勒!谢谢傅先生!”米兰笑眯了眼,在傅聿宸脸上吧唧一口,“我去拿包。”

    闻亦臻看着米兰消失门口,僵硬的双脚才走向傅聿宸。但老板一脸沦陷的样子,他实在看不下,“好心”提醒,“爷,米小姐这明显是别有企图。”

    傅聿宸睨她一眼,语气淡淡,“我知道。”

    “那您……”

    “她高兴就好。”

    闻亦臻:“……”

    妖孽!

    祸国殃民!

    闻亦臻忽然有种“君王不早朝,烽火戏诸侯”等古代君王为博宠妃欢心,做出一系列荒唐行径的既视感。

    这米兰的魅力也忒大了,把爷迷得神魂颠倒!甘之若饴!

    闻亦臻还想说什么,米兰已拿了包出来,她只得闭嘴。

    “我走咯?”米兰朝傅聿宸挥挥手,保证道,“晚上九点之前一定回来。”

    “嗯。”男人点点头。

    闻亦臻放下手里的文件,也紧跟米兰身后。

    走进电梯,当门“碰”的一声关上。米兰脸色瞬间就变了,不再是面对傅聿宸时那种笑嘻嘻、讨好的脸,而是变得冷冰冰,没有温度。

    闻亦臻莫名有种背脊发凉的错觉,吞咽了下喉,想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合适。

    来到停车场,米兰看向闻亦臻,“你开车还是我开?”

    闻亦臻掏出自己车的钥匙,“我来吧。”

    轿车开出负一楼,他问,“米小姐想去哪儿?”

    “月夜私家侦探所。”

    私家侦探?闻亦臻眉头微皱,“去哪儿干什么?”

    “见老朋友。”

    一条深深的胡同巷子里,连阳光都照不到的地方,立着“月夜私人侦探”几个字。

    “汪汪汪——”

    门外,几条流浪狗摇着尾巴,朝米兰、闻亦臻吼叫。

    米兰板了一路的脸,在看见脏兮兮的黑狗、黄狗、灰狗时,笑逐颜开,“小黑、小黄、小灰,好久不见。”

    与小狗们亲昵了一会儿,米兰才推开门,熟悉的像在自己家一样,径直走到门柜前,拿出狗粮,喂给狗狗们吃。

    闻亦臻眉头紧拧,米小姐……跟这儿很熟?

    米兰喂饱了流浪狗,又熟轻熟路从屋内拖出一根软管,打开水,挽起衣袖,替它们清理。

    待狗狗们洗的干干净净,时间,已是中午。

    “阿哈——”

    屋内,传来男人伸懒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