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00章 诀别
    第300章 诀别

    那满脸容光、若无其事的样子,却丝毫不减手中禁锢的力道。

    副官有点气急败坏,正欲掏出手枪。

    傅聿宸察觉到他的意图,迅速附上去,低声道,“我在中东有笔军火生意,做吗?”

    “嗯?”副将动作一滞,诧异的望向傅聿宸。

    傅聿宸始终保持“哥俩好”的姿势,边走边道,“价值十亿美金。”

    十亿?副将咯噔一下,这么一大把笔数目,可是他拼尽一辈子也换不到的财富!

    傅聿宸见对方迟疑,趁机又道,“找地方谈谈?”

    拐了弯,傅聿宸拉他停驻在一间房门前,“打开。”

    彼时,副将心里眼里被数不尽的美元钞票侵占,鬼迷了心窍似的,伸手打开。

    “碰。”傅聿宸后脚一踢,麻利关上大门。

    “你……”副将有丝涣散的瞳孔正预感到不对劲,突然,颈间被某种东西扎了下,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傅聿宸小心放他在地上,不造成任何响动。

    从副官腰间拔了手枪放在西服里兜儿,傅聿宸踏步出去,来到军用越野车士兵前,“嘿,陪我去取件东西。”

    “啊?”士兵一脸懵逼。

    傅聿宸拉开副驾驶位车门,径直坐上去,凌厉的神态噙着命令,“副将让你跟我回公司取印章,快点,将军等着要!”

    “哦,是!”士兵被这么一吼,习惯性执行命令。

    方才见副将跟这位先生有说有笑,似乎合作很愉快?士兵也没再多想,火速开车驶离将军府。

    刚出了门,拐了个弯,傅聿宸拍拍士兵的肩,“停车,好像有人叫我?”

    “是。”

    士兵刚停稳,却见傅聿宸大拇指上的钻石戒指对准自己。

    “你……”

    突然,一根细小的几乎看不见的银针扎进面部,麻痹感瞬间席卷大脑,士兵眼一黑,晕了过去。

    傅聿宸打开门,跳下越野车。

    闻亦臻快步迎上来,“爷,货到了。”

    “走!”

    黑漆漆的夜空,将军府上盘旋着十驾迷你型隐形导弹机。

    会议室内,艾萨克久久等不到副将回来复命,便又差人去看。

    秘密处决室里,哪里有傅聿宸的尸体?

    “将军,不好了!傅聿宸逃了!”

    “追!”艾萨克气得一脸铁青,“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去,带上武器,不惜一切代价抓住……”

    话音未落完,空中疾驰而来几架导弹。

    “轰——”

    “轰——”

    “轰——”

    不过眨眼间,艾萨克周围被夷为平地。

    硝烟四起,战火笼罩着整个府邸。

    确定艾萨克被炸的粉碎,傅聿宸没再多看,将剩余战场交给闻亦臻等人处理,他回了基地。

    萨拉国的麻烦彻底解决了,后续,只需将火烧到m国总统身上,他便可以离开非洲。

    连续数日的危机过后,当大脑终于清净下来,傅聿宸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是那张清纯、干净,令他铁石般的心唯一柔软的脸庞——米兰。

    离开前,他们的关系已经缓和很多,他也能明显感觉到,米兰气消了。

    不知……

    傅聿宸掏出手机,拨通想念的号码,“嘟……”

    ——

    米兰忙了一晚上。

    从医院出来后,她先是回到东宸,联系吴昊可以卸货了。

    等货卸完,她又悄悄将它们装进一辆集装箱货车拉走。

    一路拉到吴昊公司。

    司机停稳车,拔了钥匙就跑。他前脚刚走,接到线报的缉毒警后脚就找上了门。

    而东宸,因为米兰及时转移货物,吴昊喊来捉脏的警察扑了空。

    晦暗的天边,渐渐升起一轮鱼肚白。

    米兰看着警察悻悻然离去,也接到贾志腾电话,心头的阴霾,总算是驱散开来。

    重新回到董事长办公室,她给傅聿宸留下一封信,决绝的,转身离开。

    天空中,金灿灿的阳光照在米兰身影上,有丝单薄有丝落寞。

    陈阅站在车前,阳光将他的身形照的俊朗无比。打开门,他做出请势。

    米兰深吸一口气,坐上车。

    别了,傅聿宸。

    别了,我的爱人。

    别了……b市……

    陈阅也紧跟着坐上后座车位,鲍里斯开车,一脚油门驶离东宸集团。

    见米兰情绪低落,陈阅伸手握住她的,浅浅一笑,“很快就能见到爹地、妈咪,相信你会喜欢他们。”

    “嗯。”米兰点点头。

    陈阅又抬手轻抚她散落的秀发,清脆的嗓音好听极了,“到了墨尔本,我带你去菲利普岛,那里有许许多多圆滚滚的企鹅。还有皇家植物园,稀奇古怪的植被,有些我也没见过。墨尔本的唐人街,是全球最繁华的……”

    “好。”

    陈阅的声音,像是冬日的一缕阳光,注入米兰冰凉寒冷的心。

    ——

    静谧的病房,万诗彤躺在床上,手里握着手机,“米兰……走了。”

    走了好,走了好,出国散散心,接触些新鲜事物,是对情伤最好的治疗。

    “咚——”

    肚子里的小宝宝似感受到妈妈情绪低落,调皮的瞪了一脚。

    万诗彤覆在肚皮上,低喃道,“舍不得你干妈?”

    “放心,等你一岁了,她会回来给你庆祝生日。”

    “唉——”

    昨夜,米兰为傅聿宸付出而辩解的话还清晰地萦绕在耳旁。

    不欠不念……

    感情,真的是互不相欠,才能放下吗?

    她和傅聿擎……

    虽然他们从未开始,虽然他也从不喜欢她。

    但她却擅自决定生下他的孩子……

    沉默良久,万诗彤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给傅聿擎发送消息:(医生说孩子没有大碍,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给他起个名字吧。)

    傅聿擎翻遍整个海域,整整三十几个小时,却一直没有捞到傅聿柔的尸体。

    孟嘉美哭晕了几次,肝肠寸断,悔恨不已。但可惜,再多的泪水也换不回失去的女儿。

    “找不到了!”

    “放弃吧!”

    最后,还是傅华东下令,一切才停止。

    万诗彤从发了短信后,一直到出院,都不曾收到傅聿擎回复。

    气的她咬牙!

    很好!

    从此以后,她和傅聿擎也不欠不念!再无任何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