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42章 师徒再会
    第642章师徒再会

    奔驰车风驰电掣,眼见得到了鄱阳湖边上的林家,罗天这才放慢了速度,可即便是罗天刻意的慢速度,也比之前赵瑞龙开的时候,要快上三分。

    等着车子停下之后,从后排爬出来的赵瑞龙一阵干呕之后,才晕乎乎的站了起来。

    此刻他看着罗天的目光,已经充满了崇拜:“罗叔,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考驾照了。”

    看着自己的奔驰车,赵瑞龙禁不住的心疼。

    这整车下来,已经超过三百万了。

    罗天开了这么一会,可对车子的负荷一点都不小,赵瑞龙一度怀疑,即便是奔驰车的质量,到了罗天手里的话,能撑过一年就报废,都已经算是罗天开的很慢了。

    听着赵瑞龙的感叹,罗天不过淡淡的笑了一下:“说说看。”

    见罗天吩咐,赵瑞龙很是苦涩的开口。

    “罗叔啊,就您这车技,我估计在市区开不出一条街,驾照的分就要扣没了。考不考,对您来说,不都一样嘛。”赵瑞龙说这话,一边摸着发烫的车轮胎感叹。

    罗天闻言,不由苦笑一声。

    事实上,对于他来说,有没有所谓的驾照都是一样的。

    开车远远比不上御剑的速度,只是御剑不能在人群之中罢了,免得引起惊世骇俗。

    当然,修士在开车的时候,也有独特的手段,可以避开摄像头,甚至是警察的眼线。

    赵瑞龙本身不是修士,自然也不知道修士的能力,才在那边肆意的感叹。

    罗天已经决定不会收他到门下,赵瑞龙自己有没有仙缘,还是要看他和于承恩两人的相处。

    即便是能够有所成就的话,赵瑞龙到了罗天这边的辈分,罗天就是他的祖师爷了,可不是他现在可以随便的叫一声罗叔就可以应付的。

    要赶着去看浅川信子的情况,罗天也没时间和赵瑞龙啰嗦。

    叫了一声跟我走之后,罗天便在前面带路。

    即便是罗天看上去步伐不紧不慢,但跟在罗天后面,赵瑞龙即便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奔跑,才勉强跟上了罗天的速度。

    结丹修士可以缩地成寸,一里远的路程,他们只要一步就能到达,罗天现在只是筑基,初步具有这种神奇的能力,但还没有完全掌握,并不能像是结丹修士那样信手捻来。

    筑基修士的修为远比结丹修士要浅薄,不成熟的缩地成村也很是消耗灵力,要不是罗天急着赶路的话,也不会刻意施展。

    等着到了叶空暂住的别墅前面,赵瑞龙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

    于承恩早早的就等到门外,见罗天来了,他在前面开了门户。

    罗天都来不及和徒弟打招呼,急急的就进了别墅里面。

    别墅的卧房中,是一个向阳的落地窗户。

    不仅有绿树成荫,鲜花绽放,站在窗前的话,更是能看到远处的鄱阳湖碧波万顷,浩浩汤汤。

    浅川信子就躺在窗边的床上,这些天,她几乎成了植物人一般,吃喝拉撒,全是叶空在伺候着。

    好在练气修士虽然还是杜绝不了吃饭,但新陈代谢已经慢了很多。

    叶空虽然辛苦了一点,但也远远比不上照顾凡人一般的忙碌。

    即便如此,浅川信子也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觉得是自己拖了叶空的后腿。

    人才醒来不久,罗天一眼就能看出来,浅川信子的眼睛里面,全都是自责的味道。

    见罗天推门而入,浅川信子略微挣扎了一下,却是连活动身子都不能做到,哪里还能和罗天见礼?

    “师父……”浅川信子软软糯糯的叫了一声,却是打心底里认可了罗天和叶空的地位。

    虽说她和叶空相识相知在先,但心里,浅川信子站在他义父的立场上,还是对罗天有所敌意的,只是他夹在叶空和罗天之间,不好表现出来罢了。

    而今,经历过这次的死结。浅川信子才明白,对她别有目的的,恰恰就是他最为信任的九菊一脉,从小将他养大的义父。

    以前她保佑敌意的罗天,却是成了她的救命恩人。

    在昏迷之前的一刻,浅川信子还记得之前经历的一切,他也知道,罗天当时为了救他,耗费了不少法力不说,甚至连罗天自己都差点陷入险境。

    这份恩情,在浅川信子看来,是无法报答的。

    尤其是她自知已经无法恢复过来,但叶空还是不离不弃的在一边照顾她,还不是说些好话,来安慰她的情绪。

    浅川信子感到前所未有的感激和歉疚。

    “不用多礼,养好身体最重要。”罗天淡淡的一笑,就坐在床边于承恩为他搬来的凳子上面。

    浅川信子连点头都难,只能虚弱的嗯了一声。

    罗天这边也没有耽搁。

    浅川信子才醒来,而且她的状况,也不支持她长时间醒着。

    罗天只能长话短说,多从他这边得到一些信息,甚至还要考虑浅川信子的情绪,以免刺激到她,引起伤势的恶化。

    “信子,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对你下杀手?这种尸傀虫,按照你头疼的状况来看,应该是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被塞进你的脑中,只是对方一直在压制这虫卵,没有让尸傀虫破壳而出,这也是你安然度过了十几年平安日子的原因。”罗天一边分析,一边在看着浅川信子的情绪。

    这些问题,虽说是有些铭感。

    但是浅川信子昏迷之前,也是有记忆的。

    她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且罗天相信,他醒来的时候,也在第一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

    罗天这边小心翼翼的提出来,会让浅川信子低落是肯定的。

    只是为了浅川信子还有他本人,乃至两个徒弟的安全,罗天都需要知道真相。

    叶空很是心疼现在的浅川信子,一个修士困在病床上,远远比一个普通人更要难受,一旦停止修炼,对一个修士来说,那和等死没有任何区别。

    但叶空一样能够认同罗天的感受,因为他要保全两个徒弟,包括保全浅川信子的性命,这个目的的前提之下,只有罗天知道了真相,才能获得更为准确的判断。

    因为现在不管是九菊一脉,还是那个所谓的甲贺家族,罗天对于他们的信息,知道的少之又少,这极大的阻碍了罗天对于他们的应对措施。

    一旦这些人开始行动,罗天却是对敌方一无所知,这是很被动的局面。

    要是罗天的修为能够碾压所有,无视一切的话,那另当别论,但是现在罗天的实力不占据明显的优势不说,甚至在修为上,人数上,罗天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面对比自己强大,或是旗鼓相当的对手,那智谋的用处,就毋庸置疑了。

    听着罗天传达的信息,浅川信子的表情也在微微变化,看得出来,她现在一定很是难受了。

    亲手将她养大的义父,却对她痛下杀手,这种事情,不管是发生在谁身上,都是痛心疾首的感受。

    不过浅川信子是个很聪明的人,他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即便是他不愿意说话,却依旧在微微思量之后,回答了罗天的问题。

    “师父,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只是九菊表面上的领导者,但是重要的决策,都是义父和长老们,他们所掌控的,并不是我说了算。按照您的修为,目前能威胁到我们的,就只有义父和长老会了,其他人即便出手,也不会有什么作为。”浅川信子的回答,全是让罗天有了一些宽心的味道。

    九菊一脉的实力,虽说在罗天之上,但还算不上是很强悍,而今罗天背靠着龙虎山,以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威胁到罗天的性命。

    “那你呢,你知道九菊一脉为什么对你下手吗?”罗天再次问道,这也是他目前最为关心的问题了。

    “这个,可能是我跟叶桑离开,背叛了九菊一脉的缘故。”浅川信子话刚说出来,她自己就艰难的摇头了,事实上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就连自己都难以骗过去。

    要是因为一个背叛的动作,早在十几年就开始布局,这种理由,是完全没有任何说服力的。

    九菊一脉的掌权者不是先知,即便是修士,也难以预测未来的事情,只是他们对于气息的感知更为敏锐,能够预先判断出一些稀疏的方向罢了,当然这种感觉看待凡人的时候,是更加有效果的,面对修士,就会大打折扣。

    要说是九菊一脉的修士,早在十几年就看到了浅川信子会和一个炼气期的华夏人私奔,那他们就不是修士,而是神灵了。

    显然这种逻辑是荒谬的,但罗天也并没有去反驳。

    说不出正确的答案,那只能是浅川信子的心里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在这个问题上,她和罗天一样,都是完全没有想通的。

    “你的身世呢,在九菊一脉收养你之前,你记得什么,你的父母是谁?”直接饶过了敏感的问题,罗天只能旁敲侧击,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了。

    “不知道。”浅川信子闻言,一边说话,一边艰难的摇头:“我只记得我是五岁的时候,被义父收养的,其他之前的记忆,我都不记得了。”

    听到浅川信子的答复,罗天再次皱眉。

    人的记忆并不是永久的,但记事可不是从五岁才开始的,一些年幼的往事,几乎吗,每个人都能说出来一些,这些事情看似很小,但却是能够决定一个人的性格,甚至是伴随他一生的习惯,都能从这些小事里面,分析出一些细枝末节。

    浅川信子五岁之前的记忆是空白的。这明显就是不正常的。

    对于她回答的解释,罗天只能想到两个。

    第一个就是浅川信子在撒谎,他根本没有对罗天说实话。

    这种判断很容易就能排除了,毕竟浅川信子现在和罗天站在一个战壕里面,为了自己活命,她不可能对罗天有所保留,毕竟罗天问的也不是关乎于九菊一脉的秘密。

    既然浅川信子没有说谎,那罗天能够想到的,只能是第二种比较危险的可能了……添加 "jzwx123" 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