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57章 血光之灾
    第657章血光之灾

    这令牌还是罗天当初进入昆仑的时候,门派给罗天配发下来的,虽说之后被昆仑除名了,但对方只要不是昆仑的人,哪里能看出令牌的真假。

    当然这么做也有缺点,因为令牌上清楚的写着罗天的大名。

    不过此刻乃是多事之秋,就算是被人盯上,罗天也顾忌不得了。

    筑基后期的修为,根本不是现在的罗天可以抗衡的。

    罗天只能选择铤而走险,先用昆仑的身份令牌吓走对方。

    果然,在罗天亮出令牌之后,藏在人群里面的多吉次仁当即眉宇之间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只是此人显然不是好对付的主儿。

    他主动到了罗天的摊子前面,等着找罗天算命的一个中年男子起身之后,多吉次仁便缓缓蹲在罗天面前,开口带着玩味的语气道:“大师,要不给看看我的手相。”

    多吉次仁正要伸手,坐在对面,脸色淡然的罗天,当即就是冷冷一笑:“不用看了。”

    “怎么,莫非大师对我有什么偏见不成?”多吉次仁的语气也慢慢变得森寒起来,同时他的眼睛看似没什么问题,但视线却是一直都若有若无的在注视罗天的一举一动。

    但凡罗天露出一点马脚,都要被此人算计。

    “偏见倒是没有,我只知道道友若是还不滚出昆仑的话,小心有血光之灾!”罗天的声音用上了修为。

    虽说他只是筑基一层,但这般笃定的语气,当即让多吉次仁心中一寒。

    他心中怀疑罗天是故弄玄虚,所以才刻意接近,想要看看罗天的虚实,毕竟他是布达拉宫出来的,昆仑的身份令牌,他只是在典籍里面见到过,凭着那点经验,是不足以判断真假的。

    可罗天这般说话,多吉次仁就不得不退让了。

    因为筑基后期面前,筑基一层的修士,若非是有门派撑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底气?

    “道友,误会误会。”脸色狂变之后,多吉次仁带着一脸看似憨厚的笑意。

    但罗天却是没有一点让步的意思。

    “藏地和我中土,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怎么,难道道友打算破坏祖训不成?”罗天的语气依旧森寒,同时他站起身子,脸上很是桀骜和不悦。

    这下,多吉次仁是一点都不敢怀疑罗天了。

    若非是门派修士,怎么可能这般桀骜不驯。

    眼见罗天要往昆仑的方向走,多吉次仁当即脸色大变。

    他一步就拦在罗天面前,急急道:“道友莫要动怒,这次来昆仑,实在是迫不得已,还望道友很够网开一面。”

    看似在说话,但多吉次仁的手,已经把一个丹瓶塞进了罗天的袖口里面。

    罗天装作暗自@摸了一下丹瓶,他一手打开瓶口的塞子,闻到一股清香之后,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不是我做人太死板,而是这规矩,是祖师定下来的,见到藏地来的修士进入昆仑,一定要向上面禀报,说明来意,登记造册才行。”罗天说话之间,脸上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多吉次仁暗道倒霉之后,只能忍痛再摸了一把储物袋。

    袖子里又多了一个丹瓶之后,罗天这才缓缓坐下了身子。

    “好了,我看道友也是面善,想必对我昆仑不会造成什么麻烦。不过道友也要谨言慎行才是,不要让我难堪啊。”罗天淡淡的开口。

    罗天的对面,多吉次仁点头不跌。

    “哎,实在是不瞒道友,我的一个师弟,在大雪山中被杀。我们怀疑作恶的凶手流窜到了这个方向,这才不得已进入昆仑的地盘,我实话实说,实在是无心冒犯贵派。”多吉次仁为了和罗天套近乎,还真是说了实话。

    可罗天闻言之后,内心的震动,可想而知了。

    他就是多吉次仁说的那位凶手,不过罗天戴着人皮面具,已经完全是改头换面了,多吉次仁哪里还能认得出来的。

    当然,他这话说完,罗天眼中有震惊也是常态。

    所以多吉次仁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眼神,就真的怀疑到了罗天身上。

    “莫非对方也是筑基后期的修为,这可不好,我要冰雹师门才是,这种人进入昆仑的地盘,对在外面行走的弟子,很有威胁性。”罗天为了不让多吉次仁怀疑,还故意做出一副很是担忧的样子。

    “哎呀,道友莫急,莫急,听我说完嘛。”多吉次仁一手拉着罗天的袖子。

    见罗天不走了,他这才道:“我师弟修为低微,对方也只是一个筑基三层的修士。”

    “道友你是蒙我不成?筑基三层的小修,能逃过你的追杀?”罗天眼中一副不信的样子。

    事实上,罗天这般问话,就是想套一套多吉次仁的老底,看看他究竟有什么隐藏的手段。

    “哎,事到如今,我也不好隐瞒道友了。我那师弟,盗了布达拉宫的一件东西,打算逃走,我是奉命追捕,至于我怎么发现他被人杀了,自然是我门中的秘法,详情就不好和道友透露了。”多吉次仁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

    这却不是他装出来的,而是真正涉及秘术的核心,谁也不肯轻易吐露出来,便是罗天这边,也是如此。

    不过罗天手中有金刚造像,其中有不少都是藏地喇嘛的秘术,这法术,只要罗天知道了用途,说不得就能从金刚造像里面参悟出来。

    心中思量的同时,罗天表面上却是慢慢点头。

    到了目前为止,基本上一场危机,就被罗天给糊弄过去了。

    “也罢,既然有道友盯着他,我也就放心了,相信那歹人劫走的东西,一定对贵派很是重要,那我就给道友一个面子,不再插手此事了。”罗天面上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

    而多吉次仁,闻言之后当即一副抑制不住的狂喜。

    “如此,多谢道友了。我这就告辞,绝对不在昆仑生出任何事端。”多吉次仁微微拱手之后,这才笑着告辞。

    转过身的他,却是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苍蝇一样,他只后悔自己贪心作祟,怎么就算计到了昆仑弟子头上,不仅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不说,还赔了两瓶上好的丹药。

    多吉次仁哪里知道,他竟是和苦苦寻找的目标擦肩而过不说,还是被对方糊弄的找不着北了。

    见多吉次仁远去,罗天的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罗天被昆仑除名,虽然不是人尽皆知,但是中土的修真界,必然是知道一些传闻的。

    多吉次仁这次在昆仑,必然是找不到罗天的踪迹了,一旦他踏入中土的话,说不得就是一场麻烦,到时候只要知道罗天的事情,他就能直接找到罗天头上。

    当然因为林家的关系,罗天只要老实地待在山头修行,这喇嘛必然是不敢冒犯龙虎山的威严。

    不过这些不过都是权宜之计罢了,罗天总不能一辈子当做缩头乌龟藏在林家。

    再说,多吉次仁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敌暗我明的优势在他那里,说不定他还真敢摸进林家,对罗天下手。

    虽说知道亮出身份令牌的后果,但罗天也是逼不得已罢了,方才多吉次仁那种很明显的杀气,要是罗天不提早打消他的贪心,他对罗天下手,只怕都等不到天明。

    罗天用计谋,将此事暂且拖下,也算是给了他在昆仑处理事情的时间。

    心里默默地算计着得失,罗天也只能苦笑不已。

    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主动招惹麻烦的人,但似乎麻烦总是粘着他,如影随形一般。

    暗自抱怨了一会,罗天便端正了颜色,有一搭没一搭的给聚集过来的人算命,同时罗天的神识也没有放松警惕。

    眼见得日头慢慢到了西面,人群也开始稀稀拉拉起来,罗天正要收拾东西回去,忽的低身的他脸色一变。

    神识中,有个戴着鸭舌帽,用口罩遮住脸的老者,慢吞吞的朝着山上走来。

    躬身的罗天随即皱眉,尽管老者掩藏了行迹,但在罗天的神识之中,他的相貌根本无处遁形。

    “胡有龙!”心中一动,罗天脸上的冷笑一闪而过。

    他很快就故意的隐藏了修为,让自己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道士。

    罗天是筑基的实力,他刻意隐藏之下,胡有龙根本无法看破罗天的伪装。

    心中一动,罗天没有主动搭话,而是自顾自的收拾着东西,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走过来的胡有龙。

    而胡有龙,居然脚步一顿之后,就直接朝着罗天这边去了。

    “小伙子,听说你算命挺神的,要不你给老夫算算?”戴着口罩的胡有龙,语气冷冰冰的蹲下身子。

    而罗天则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不好意思,今天打烊了。要算命的话,明天赶早吧。”罗天的语气很是淡然,一副大师的样子。

    但胡有龙也不是凡人,他是听了大师的名头,这才慕名而来的,但他毕竟是修士,虽说只是练气二层的修士,但也要比凡人厉害不知多少。

    而胡有龙已经把面前的罗天,彻彻底底的当成了凡人,行事也就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他用练气二层的修为,发动了一丝可怜的威压,朝着罗天压了过去。

    要不是罗天一直在用神识探查四周,他的身子,根本就无法感受到这些威压。

    可即便是面对这般微小的力量,罗天也不得不做出一些夸张的反应。

    只见他的脸色瞬间煞白,整个人也猛然坐倒在地上,脸上全是惶恐的颜色:“你,你这是什么力量?”

    “呵呵……神仙的力量,就凭你区区凡人,也敢跟我摆谱,要你算命你就算,不然今天老子就弄死你!”胡有龙自以为是吃定了罗天,语气也变得凶悍霸道起来。

    而罗天这边,则是故意装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好似真的被胡有龙吓破了胆。

    只是现在的环境,不适合动手,毕竟虽然天色晚了,但也有来往的行人,罗天贸然出手的话,很可能把自己暴露在昆仑的眼皮子底下,扩散他和昆仑本来就已经有的矛盾。

    为今之计,就是先拖住胡有龙,等待合适的时机或者没人的地方,再对他下手不迟。好看小说 "jzwx123" 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