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60章 大婚之日
    第660章大婚之日

    夜色降临的时候,飞机终于落在了西昌机场。

    林鹤厉一脸的惬意,毕竟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就好像鱼归大海一般,说不出的畅快。

    但罗天这边,悬着的心思,却是刚刚放下。

    喇嘛没有追过来,必然是被他暂时忽悠住了。

    不过罗天这边,毕竟不是昆仑弟子,早晚还是要被发现的。

    当然,罗天也不是太惧怕喇嘛,他们要发现罗天的布置,起码要好几个月以后了,即便是罗天修炼没有多少进展,但也不是像现在这样,面对筑基后期,没有丝毫的自保能力。

    而且这种修为原地踏步的可能性很小,毕竟于承恩一旦到了米国,就会有资源源源不断送到林家,而罗天只要安心炼丹,突破修为便好。

    要是在这种安逸的情况下,还不能让修为更进一步,那就只能说明,罗天在修真这一方面,实在是没有天赋。

    只要林鹤厉一旦突破到了筑基,罗天这边就添了几分胜算。

    罗天目前还不知道喇嘛是两个人,多吉次仁是筑基后期的修为,而达瓦虽然是筑基中期,但也要比现在的罗天厉害很多。

    不过这两人都是打着独占宝图的心思,所以他们之间合作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即便是被迫走到了一起,那也只是面和心不合,罗天在其中还有一些图谋的机会。

    林鹤厉亲自开车,两人在车上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

    不过出了城区之后,就是通往林家的道路上,两边的树木,也都被特意的做了亮化工程,随着车子不断前进,远远的都能看到林家位于鄱阳湖畔的小山上面张灯结彩。

    湖光山色,一片璀璨,照的黑漆漆的夜晚,一派朦胧于奢靡的气氛。

    天光方亮的时候,就该是两人举行婚事的日子。

    罗天和林鹤厉对外都是在之前就宣布了闭关,所以没有引起上流社会的怀疑和恐慌。

    事实上,随着胡有龙的死,上流社会是什么反应,已经不重要了。

    凭着两人的修为,对于一些凡人,还是有着近乎碾压一般的优势。

    车子沿着山路而上,因为两人都没有提前做通知,所以林家并没有人知道罗天和林鹤厉要来。

    当然,罗天也没有过分伸张,而是趁着夜色,和林鹤厉一起进了大堂中,商议明日大婚的事情。

    因为被派出去蜀山,于承恩和林含之都在回来的路上。

    作为修士,自然不像是凡人一样,许多时候都是平淡而安逸的时光。

    大堂之下,两人分别落座。

    林鹤厉正要唤人倒茶的时候,才意识到胡有龙已经不在了。

    微微摇头,他苦笑着自己起身。

    为罗天张罗了茶水之后,林鹤厉这才动身坐下。

    两人手中端着热茶,林鹤厉便不由苦叹一声:“习惯啊,以前一直有人伺候着,猛地这就没了。人呐,你就是不知道,自己也不可以预料。”

    对面的罗天闻言,却是淡淡的一笑。

    他抿了一口茶水,这才道:“确实如此,一开始的谁也没有想到他会背叛。人呐有时候就是这么可笑,为了一点蝇头小利,非要丢掉自己的性命。老实说,他要不是非要跑上昆仑,何至于此?”

    林鹤厉在一边,也是点头不已。

    说起胡有龙,林鹤厉也不过是一番感叹罢了。

    就像是他说的,以前习惯了胡有龙的存在而已。

    当然在是非上面,他还是看得很清楚的。林鹤厉也知道胡有龙是自己找死,否则他当初早就是帮着求情了,而不是大老远的跟着罗天深入藏地,又冒险潜入昆仑,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人斩杀了。

    只是道理是道理,人情是人情,胡有龙毕竟是帮着林鹤厉处理了很多事情,也伺候了林鹤厉十几年,一直都是兢兢业业的,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但人死了,一切的错误也就算是落下了,剩下的就只是他的好。

    这种奇怪的逻辑,在华夏一直盛行,并非像是西方一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非要弄个是非分明。

    就好比历史上的一些人物,坑杀肆拾万人的白起能够被称颂,焚书坑儒的秦皇,一样是名垂千古。

    人活着,他的错误就会被无限放大,但一旦随着他的死亡,几乎所有的是非观念,就跟着生命一起消失了。

    罗天虽然觉得这种太注重人情的处事方式有些不对,但他也知道华夏的人,一直都是这般的做派,不像是罗天一样,从小就一直在佣兵组织里面接受锻炼,他的性格,几乎是融合了西方和华夏两种完全不同的处世观念。

    而不管是那一种文化,罗天都能找到对他有利的一种去接受,当然,那些称之为糟粕的东西,罗天自然是弃之如僻履。

    与林鹤厉的感觉,罗天并没有感同身受,但他也同样不会去干涉林鹤厉的情绪。

    人不可能死而复生,罗天只要断定胡有龙不会再对他的利益造成威胁,这就足够了。

    林鹤厉叹息了一会,方才开始说于承恩大婚的事情。

    事实上,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准确的说,今天就要操办大婚了。

    罗天和林鹤厉身为长辈,自然要对婚事的一些细节做安排。

    之前一直是胡有龙在里面操办的,而今杀了胡有龙,这些烂摊子,也到了罗天不得不亲力而为的地步。

    无奈二人都不擅长此道,毕竟他们都是修士,若只是家族内部的婚礼也就罢了,按照修士的规矩,一切从简。

    但这次婚事要招待很多世俗中的人,来诱导他们和林家达成合作,要是按照修士的那一套规矩的话,只怕那些上流社会的人,早就走个不剩了,哪里还有合作的机会?

    林鹤厉显然也看到了难处,而今他也不得不承认,诺大一个林家,居然没有一个擅长此道。

    要是有充裕的时间也就罢了,偏偏事情迫在眉睫,已经没有时间去选合适的人了。

    “哎,你说这胡有龙,早不叛变,晚不叛变的,非要赶在这个节骨眼上,丢下一大推的烂摊子给我们处理。”心中寻思到难处,林鹤厉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要不是罗天坐在一边的话,这老头只怕当即就破口大骂了。

    端着茶杯的罗天闻言,不过是淡淡一笑。

    事情变得举步维艰,往往是没找到合适的人来处理。

    而作为一个合格的决策者,他只需要指明白方向就对了,剩下的就是把事情交给正确的人来处理。

    林鹤厉而今发愁的,就是因为手下已经到了无人可用的地步。

    但对于罗天来说,这事情就太好解决了。

    罗天手下可堪一用的人手不说没有,甚至不止一个。

    朱永康甚至柳老四,处理这些东西,都能得心应手。

    当然,罗天并没有打算把这事交给朱永康或者柳老四处理。

    朱永康的地位已经足够高了,谁都知道朱永康在珠海,那就相当于罗天的化身,便是柳家的老爷子见了朱永康之后,都要给他三分面子,这都是因为罗天的照应。

    但罗天不会把鸡蛋都放进一个篮子里面。

    虽说朱永康不是胡有龙,他也从来没有背叛罗天的心思,但罗天从来不在人性上面下赌注。

    事实上利益到位的时候,许多人都会选择叛变,没有背叛,不是因为他有良心,只是对方给的价码还不够罢了。

    毕竟罗天和朱永康也只是合作的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

    排除了朱永康之后,柳老四这人显然也不大合适。

    柳老四代表的是柳家的利益,这点就不用说了,再者,柳老四的智慧比较肤浅,不堪一用。

    排除了两人之后,罗天马上就想到一个新的人物,赵四爷。

    此人和罗天原本就有些交情,而今因为儿子在于承恩那边,所有赵四爷对罗天这边,必然是感恩戴德的,罗天在这个时候,给他一条橄榄枝,自然是一个非常精妙的安排。

    心思落下之后,罗天便和林鹤厉说了自己的打算。

    林鹤厉一听到赵四爷的名字,也是竖起了大拇指。

    虽说林鹤厉大多数时间,都在忙于修炼,但是赵四爷此人的名字,林鹤厉也是听过不止一次了。

    可以说,赵四爷是除了林家之外,整个西昌最大的势力了。

    不说别的,单是在林家这颗大树下面,赵四爷能组建起自己的班子,就足以见得其过人之处了。

    而且赵四爷可不止是组建那么简单,这些年,他的势力在西昌壮大的有声有色。

    就是胡有龙这么一个贪得无厌的主,赵四爷都能把他摆平了,可想而知,此人的手腕。

    “不错,我听说过他的名声。亲家你真是慧眼识珠,原本他就占据了西昌的小半利益。要是他愿意和我们林家强强联手的话,林家的所有生意,我都可以交给他来打理,只要他能每年交出一些资源就好。”林鹤厉一边点头,一边说话,已经认可了赵四爷的身份不说,甚至还要委以重任。

    可罗天这边闻言,却是慢慢摇头。

    “亲家莫非是忘了胡有龙的教训了?赵四爷这个人可以重用不错,但绝对不能让他整合所用的权力,我打算调朱永康过来,做他的副手,分掉一部分赵四爷手中的权力,让两人形成一个抗衡的局势,这样他们就会相互忌惮,自然不敢把事情做的太过。”罗天这边思量一番,随即便侃侃而谈。

    林鹤厉闻言,却是不由得拍手称快。

    将权力划分,能够相互制约,这确实是一部好棋。

    而且赵四爷和朱永康,都是想大干一番的人物,基本没有可能彼此勾结。

    罗天能想到安排这两人,自然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了。

    林鹤厉点头之后,两人商量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疏漏之后,便是按照罗天的计划去布置了。

    当然细节方面,还是和林鹤厉彼此商量出来的结果,毕竟是罗天没有搭理过世俗的产业,他只有一个分化权力的理念,但具体有什么权力,罗天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加我 "jzwx123" 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