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98章 罗天的立场
    第598章罗天的立场

    柳老四的双腿痊愈,已经让他兴奋不已。

    在黑虎山庄中,罗天也开始了自己的部署。

    日国人进入以来,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掌握了很多经济命脉。

    像是朱永康等人,以前的上流社会,他们的利益,都受到了威胁。

    当然,罗天需要从朱永康这些人手中,获得自己的利益,尤其是一些收集起来很麻烦的修炼资源。

    所以,朱永康这些人而今的落寞,不管于情于理,都是罗天很不希望看到的。

    在开始对日国人的清洗之前,罗天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来划分出珠海乃至整个江东的利益链条。

    这些事情,当然不需要罗天亲力亲为。

    罗天只是一个平凡的修士,他的一切目标,最终也还要落在修炼上面,罗天需要的只是修为的提升,要是一切阻止他的力量,罗天都会无情的镇压。

    至于经济这一块,罗天这种老佣兵是一点也不会懂得的。

    当然朱永康和柳老四,在这些方面,也都是门外汉罢了。

    但这种门外汉的身份,也毫不影响他们在珠海掌控全局的地位。

    某些人,尤其是在华夏这样的文化圈子里面,只需要一个身份,就足以发号施令,至于他做的对不对,下面自然有智囊团来为他安排还一切。

    就好比柳老四,成功的前提,是他是柳家老爷子的儿子之一,所以每个人,都得看着老爷子的面子,来个柳老四分一杯羹的地位。

    久而久之,柳老四壮大起来,身边也会聚集很多像是朱永康一样的人。

    当然,朱永康的成功,源于他对人的研究,他知道柳老四喜欢听什么,不喜欢听什么,就好像他而今面对罗天,这是完全相同的一个道理。

    对于朱永康来说,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人,研究上面的人,也研究下面的人,研究出结果之后,他就会决定该用什么人,该靠近什么人。

    不管是日国人,还是华夏人,也都属于人的范畴,所以,即便是在日国人进入珠海,这么严峻的情况,朱永康依旧能够稳稳的保持自己的地位,当然这在他做出利益上的让步,也有一定的关系。

    罗天对于这一点,看得很是透彻。当然,这是华夏由来已久的东西,他也不想去改变什么。

    只要他的事情能够做成,其实和朱永康是不是亲力亲为的去做,这对罗天最终收获的资源,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坐在沙发上,心中慢慢琢磨的罗天,脸上却很是平静的一派淡然。

    “罗大师,不知道您现在对日国人是个什么态度?”见罗天不说话,朱永康微微沉吟一番,还是把困扰他的问题说了出来。

    此言一出,柳老四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注视过来。

    珠海正在处于发展的阶段,其中有很大的利益,可以作为,日国人鸠占鹊巢,直接威胁了柳老四的利益。

    两人关心的,同样也是罗天关心地。

    “日国人那边我会去处理,你们不必要去考虑他们的威胁,现在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在我收拾掉日国人以后,你们能够尽量稳定住珠海的局势,抢占被日国人占领的市场。”略微皱眉,罗天语气淡然的开口。

    听到罗天直接说出打算,两人相对对视一番,朱永康和柳老四的眼睛里面,都是不可抑制的兴奋的光芒。

    以前珠海这么大的市场,他们即便是站住一些地位,却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为自己敛财。

    而今,日国人已经吧这个底子打下了,这相当于间接的完成了他们之前想做,却因为一些原因,不好做出的事情。

    只要罗天能够击败那些日国人,那他们两人,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拿回日国人获得的利益。

    这种形式,还不是一个小小的珠海,甚至可以向这个江东延伸,如此宽阔的利益链条,足以让他们两位大佬心驰神往了。

    “罗先生高詹远瞩,您不仅神通广大,甚至在智慧上,也都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远远不能比较的。”朱永康喜形于色,一番马屁之言,也毫不犹豫的拍在罗天身上。

    将这些事情安排好之后,罗天就乘车,早早的离开了黑虎山庄。

    时间慢慢的就快要到了华夏最为传统的春节,透过车窗外,看到的气氛,也隐隐在活跃之中,多了些喜气洋洋的味道。

    不管是朱永康坐在上面,还是日国人坐在上面,对于珠海这些处于中下层的人来说,他们并没有最为直接的感觉。

    就好像海市蜃楼一般,有些美好,只是存在于幻想之中,即便是一大块的利益蛋糕,切切实实的就摆在他们面前,也不是这些处于中下层,却人数最为广大的华夏人可以触摸的。

    触景生情,罗天不过微微叹息一声,就转头,开始闭目养神。

    他是个修士,不是什么救世主。

    尤其是很多根深蒂固的东西,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强势,就能够改变的。

    这种往好的方向改变的改良,一定程度,也需要时间去慢慢的印证,就好像修士修道一般,任何人的命运,在走到最后一刻之前,你永远都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这个道理,不仅是适用于一个人,而是一群人,乃至整个华夏的人。

    车子很快就开上了卧龙山。

    一号别墅前,罗天慢慢悠悠的下车。

    叶空和于承恩,已经早早的等在门外。

    对着两个徒弟点了点头,罗天就进了别墅中间。

    沙发上,脱了外套的罗天稳稳坐下。

    至于叶空,早早的将一壶香茗准备好了,等着罗天坐下,他便主动的倒满了罗天的茶杯。

    “师父,他们怎么说?”于承恩这边也是开口问道。

    对他的问话,罗天的语气很是淡然的回道:“还能怎么说,不就是走个过场,很多事情都是定好了的,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想法,我这次去,就是专门给他们通知一下。”

    “那师父……日国人那边呢?”坐在罗天对面,叶空也开口问道。

    罗天闻言,淡淡的摇了摇头。

    而今很多的地方,都是在日国人的暗中控制之下,以前罗天想要打听到什么消息,只要跟朱永康吩咐一声就行了,现在因为日国人的出现,罗天的消息渠道,也比之前要闭塞很多了。

    “日国人是个什么态度,暂时还说不清楚,不过以我们和他们打交道的这些经历来看的话,日国人应该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他们很可能打算继续出手。”心中思量一番,罗天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原本脸色平静的两个徒弟,此刻眼中都有了愤怒的表情。

    日国人在珠海作威作福也就罢了,现在还揪着罗天不放,何况罗天已经给过他们不止一次的机会了,日国人这种穷追猛打,像是疯狗一般的做派,让于承恩和叶空齐齐的感到很不舒服。

    因为要应付日国人,不止是罗天,他们的修炼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师父,反正他们也不长记性,您给他们机会,他们还以为我们好欺负,依我看,就干脆不要等着他们打上门来了,我和大师兄直接过去,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直接送他们回老家,岂不是一劳永逸?”于承恩不过思量一番,很快就想到了他认为好的主意。

    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于承恩打算直接去找日国人算账。

    罗天闻言,却是微微摇头。

    这种想法,罗天之前也是想过的,之所以摒弃不谈,也是有他的道理在里面的。

    看似最有效,也最一劳永逸的方法,往往是最不可取的。

    其一,日国人是打了个幌子之后,才能安安稳稳的在珠海立足的。

    罗天要是直接打上门的话,正好个哦了日国人发难的借口,到时候不只是要应付日国人,还有上面的人会是什么态度,这一样是需要考虑的。

    看似是一次性的就解决了日国人,实际上在解决之后,就会有新的麻烦接踵而来,这不是罗天希望看到的结果。

    其二来说,即便是打跑了这帮子日国人,只要不是彻底的征服了他们,就还有源源不断的日国人,会被派到华夏,来找罗天的麻烦。

    罗天思量的是如何在解决日国人的同时,能够不引起上面的注意,也不会引起日国人的反弹,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明明看到日国人一次次的咄咄逼人,以至于珠海的形势,也变得对罗天以及他培养的势力很是不利,但罗天依旧选择了暂时按兵不动。

    有时候,高明的等待,比贸然的出击,具有更多的智慧。

    这种智慧,在于承恩这种热血方钢的青年人身上,是很难看到的。

    罗天要不是做过佣兵,见得多了,也经历了很多惊涛骇浪,他也很难跳出这些局限性,来真正的看透一些表面问题的本质。

    “你这种方法不可取,暂时还是不要和日国人硬碰硬的好,要是想解决他们,我早在来的那一天,就可以将他们一锅端掉了。”放下手中的茶杯,罗天淡淡的摇头。

    他并没有和于承恩解释太多,很多时候,去看问题的角度,需要自己去切身体会,而不是谁三言两语,就能指点江山的教会别人。

    教会的往往是道理,但道理只是道理,听得进去,却不一定能做的出来。

    “师父说的不错。”罗天之后,叶空也开口对于承恩说话:“现在日国人是借了他们三菱公司的壳子,完美的立足在华夏的,咱们要是对他们动手的话,首先就是没有道理的,尤其是死人之后,咱们就站在了风口浪尖……”

    听着叶空分析,于承恩这才慢慢点头了。

    一些他看不到的局势,却是真实存在的,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力量,其实早早地就注定了事情的本质。

    和罗天与叶空比较之间,于承恩也很快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在罗天身上,于承恩不止一次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FL "jzwx123" 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