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26章 再见尸傀虫
    第626章再见尸傀虫

    安排了叶空和浅川信子先去龙虎山避难,罗天总算是稍微安定了一些。

    此事,可以说是罗天图谋上出了错误。

    因为之前的大打大赢,小打小赢,罗天在不自觉之间,就不由自主的有些飘飘然了,连罗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什么时候,犯了太过激进的错误。

    去过日国的时候,罗天还在做佣兵。

    那也是罗天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到日国。

    执行任务的时间很短暂,罗天连日国的风土人情都不知道,仅有的一些见解,也差不多是任务之前查阅的书本,才有了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忆。

    以罗天之前的身份,自然不知道修士的存在,也没有见到修士的资格。

    本质上来说,罗天根本不了解日国,更不了解,日国的修真派别,以及他们的地域划分,修为几何,这些罗天没有一样是清楚的。

    当时派叶空去日国的时候,罗天正是从米国回来,有一身筑基的修为,不自觉的,就有了一些骄傲的作风。

    这种种情况集合在一起,让罗天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把叶空派去了罗天本人都完全不了解的日国。

    两人能从九菊一脉的四个筑基修士的眼皮子底下逃回来,那等同于捡了一条性命一般。

    一边嘱咐他们在门派之中,一定要谦虚谨慎,一边罗天也在寻思自己的错误。

    要是叶空和浅川信子之间没什么进展也就罢了,罗天也不必要去掺和九菊一脉的麻烦事。

    但而今不管浅川信子是不是出于保命的目的,他和叶空在面上看起来,都是恋人一般的亲近。

    这已经是叶空和浅川信子的私事,罗天不便过问,这也就导致了罗天不得不接受他的判断错误所引来的一大堆的麻烦事。

    不过转念一想,罗天也就释怀了。

    最初他的策略是,让叶空去日国,主动化解罗天与九菊一脉的仇恨,减少麻烦。

    这在本质上与浅川信子是不是九菊的掌权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毕竟化解仇恨是一个单纯的目的,明显山本佐助是摆明了要和罗天对着干,不管是浅川信子在不在罗天手里,甚至浅川信子是死是活,都不能改变九菊一脉对于罗天的敌意。

    本质上来说,这个失误只是造成了叶空陷入了险境,但而今造成的一大堆毛病,也并非是罗天在判断上的单纯错误就能引发的。

    毕竟是罗天之前就斩杀了山本佐助的儿子,而单纯的把这个仇恨化为最近的错误,本身就是不正确的。

    越是寻思,罗天就越是释然了。

    从本质上来说,他不是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而是为之前就已经注定的仇恨付责任,这两者看似都是一样的作为,但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

    知道这是注定的事情,罗天便没有什么愧疚的心思了,更不可能因为这次失败,就对罗天的自信造成打击。

    停下了思绪,罗天嘱咐了两句,就让叶空和浅川信子先去休息。

    毕竟两人从日国长途跋涉,又是担惊受怕的,即便是修士,也绝对是已经困倦了。

    留着他们也不能帮着罗天做出判断,索性罗天也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只是浅川信子方才行礼要告退,忽的她身子就是一个趔趄,脸上全是痛苦的颜色。

    叶空当即大惊失色,搀扶着浅川信子起来的时候,她的脸色虽然难看,但整个人却已经是好了很多。

    “你怎么了,这是……”叶空的脸上全是担忧。

    可浅川信子却很是抱歉的开口:“叶桑,不用担心我,这是从小的老@毛病了,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感到莫名其妙的头疼。”

    两人说话之间正要出去。

    忽的罗天却是猛然叫了一声:“你们等等……”

    叫住两人之后,罗天不顾他们奇怪的脸色,猛然从坐着的沙发上起身。

    按说是练武的人到了一定境界,都很少生病。

    对于修士来说,除非是灵气造成的创伤,否则他们在练气的时候,身体上就算是有一些顽疾,也都会在那一刻痊愈。

    之后的练气修士更是百病不生,什么细菌病菌,完全不能威胁练气修士的性命。

    这一点,作为修士,罗天是曾经在昆仑的古籍之中看过相应的记载的。

    浅川信子本人就是炼器后期的修士,她怎么可能会有头疼的毛病。

    而且,方才浅川信子的一句简单的话,在罗天的睿智思索中,也发现了很多的蹊跷。

    她是说从小就有头疼的毛病,显然这个病是出现在他修炼以前的,按照昆仑的记载,那应该在练气之后就已然早就痊愈的毛病,怎么可能困扰她到炼器后期?

    罗天很快抓住了事情蹊跷的地方,昆仑的典籍是古本,当时罗天和昆仑也没有交恶,所以说,罗天脑海里的信息,是断然不会有错的,从罗天身上,已经罗天身边的修士,都很容易印证这个观点的正确性,根本就毋庸置疑。

    浅川信子也是修士,他不可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头疼不是病!

    一下子抓住了最关键的思路,罗天也迈开步伐,几步就走到了浅川信子面前。

    浅川信子明显没了敌意,但是她现在还不是信任叶空一样信任罗天,她本能的就往后退了两步,躲避罗天。

    叶空也觉得师父今天有些失态了。

    他低低的喊了罗天一声。

    “师父……”叶空的话还没说完,罗天就对着他轻轻摆了摆手。

    “我想信子不是生病了,而是被什么人在很小的时候就下了手段!”罗天很是笃定的开口。

    这次,没等叶空搭话,忽的,方才还好好的浅川信子,竟是猛然变了一个人一般,直接对着罗天出手。

    她本来不过炼气后期的实力,和罗天的差距不在少数,哪里能伤的了罗天。

    本能的就要对浅川信子出手,但罗天猛然想到徒弟和浅川信子的关系,这才在关键时刻收手,罗天脸色难看的往后退了两步。

    “信子,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对师父无理!”叶空也变了颜色,他刚要去抓浅川信子的手。

    却是不料,浅川信子似乎完全翻脸了,连叶空都不认识了。

    她狠狠一拳砸下,叶空也完全没料到心上人会对痛下杀手,叶空只是来得及往旁边一闪,但还是被一拳打中了软肋。

    挨了一记重拳的叶空惨叫一声,直接撞破了别墅的墙壁,整个人都被打的飞了出去。

    “够了!”罗天筑基的修为全力发动,可浅川信子的身子只是晃了一下,即便是被暴怒的罗天镇的嘴角溢出血迹,她也丝毫没有顾忌的,再次朝着罗天杀来。

    这一击像是已经癫狂一般,飞蛾扑火一般的杀向罗天,浅川信子甚至看上去已经没了章法。

    罗天的手掌只是差了一点,就击中浅川信子的天灵盖。

    但就是要击杀他的一瞬间,罗天变了主意。

    按下去的手猛然收了力道,罗天直接用强大的修为,强行镇压了浅川信子的身子。

    此刻,罗天的手下,浅川信子像是野兽一般的低吼,声音像是凶狠,又像是痛苦……

    “不好……”罗天心里咯噔一下,他赶忙用神识去探查浅川信子的身子,他竟是发现,浅川信子的大脑附近,潜伏着一个罗天似曾相识的东西。

    “师父!”叶空此刻也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罗天全力用修为控制尸傀虫,不让它继续朝着浅川信子的大脑前进,但即便是如此,因为罗天发现的晚了一些,这尸傀虫已经咬坏了浅川信子的一部分神经。

    罗天也不知道浅川信子获救以后,还是不是正常的。

    他也只是暂时用修为压制那邪恶的虫子,不让它伤害浅川信子的性命。

    “尸傀虫,她被下了尸傀虫,你快去,叫林鹤厉过来!”罗天只能急急的开口,压制尸傀虫,很是消耗修为,只要晚一点的话,只怕浅川信子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此刻叶空制住尸傀虫,便没法松手,不然虫子一旦失去控制,就会进一步中伤浅川信子,只有等着林鹤厉一起帮忙,才能把尸傀虫给弄出来。

    叶空已经很是快速了,不过三分钟,他已经和林鹤厉同时赶来,但就是这三分钟,罗天的脸色已经变得很是苍白。

    和之前对付林含之的那只尸傀虫不一样,虽然这两个虫子是一个东西,但是在不同的人操纵之下,威力也是全然不同的。

    在日国,必然有一个筑基修士在和罗天隔空斗法,两者在浅川信子的身体里面,展开争斗。

    日国人要杀她,而罗天则是要她活。

    “亲家,动手,帮我把她脑子里面的东西弄出来!”罗天来不及解释,便急急的叫了一声。

    若是凡人大夫的话,一定说罗天是神经病。

    但林鹤厉清楚,罗天不会乱说话。

    他一手按在浅川信子的脉搏上,一下就看到了被罗天修为包裹困住的尸傀虫,这凶悍的虫子,正在疯狂吞噬罗天的法力,看样子,罗天一个筑基修士,只怕都困不住这虫子多久。

    愣了一瞬间之后,林鹤厉毫不犹豫的输入法力。

    两人的修为在碰头之后,罗天将包裹着尸傀虫的法力故意放出一个缺口。

    这虫子本能的就要冲出去,但隔空的筑基修士显然没有料到,浅川信子身边竟然还有修士。

    林鹤厉和叶空一起用修为助力。

    罗天腾出手之后,一把将一颗紫气丹塞进嘴里,他便强行用神识冲击浅川信子身边的空间。

    果然,罗天感受到一股陌生的精神力。

    在罗天的修为冲击之下,对方不得不退避三舍。

    化解了控制虫子的法决之后,两人也顺利将尸傀虫从浅川信子的耳朵里面,引诱了出来。

    凶悍的虫子,一出来就直直的扑向林鹤厉。

    林鹤厉损耗的不少法力,此刻正是虚弱的时候,那虫子的速度,又是快的不可思议。

    眼见林鹤厉就要中招,叶空阻拦都来不及。加我 "jzwx123" 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