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客人到来。

    不过身为主人家的李莞现在正跟康南一块推着游戏中一个关卡的boss。

    此时正是重要的关头,所以李莞只好拜托李国珠先帮忙招呼客人。

    好在都是比较熟悉的人,没人会计较这个。

    可见金泰熙安排李国珠在客厅这里帮忙招呼客人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不过李莞该庆幸金泰熙此时在厨房里面忙活,并不知道客厅这边的情况,不然十之八九会被拉到房间里面接受他们家里祖传的金氏体罚教育。

    “光奎啊一段时间不见,你的额头好像又变得更光亮了。”金荣建笑着对着金光奎说道。

    “教父,你这话真的扎心了。”金光奎非常无奈的说道。

    “虽然你额头更光亮了到你的头发要比之前多了不少,是用了什么好的秘方了吗?”金容建指了指脑袋,好奇的问道。

    从刚刚到来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就被金光奎头上多了不少的头发给吸引了注意力。

    “我母亲找到的秘方,虽然才用了不到一个月,到效果确实不错。”金光奎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脸上挂上了得意的笑容说道。

    “我倒是挺期待能看到光奎哥长发飘飘的模样。”陆重烷笑着说道。

    说着也伸出手想要摸一摸金光奎那些一看就知道刚长出来没多久的头发。

    但发现了这点的金光奎可不会让他如意,这宝贵的头发连他自己都舍不得多碰。

    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印象中粗手粗脚的陆重烷去触碰。

    直接就用手将陆重烷的手拍开并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我也希望自己能有那么一天,到时候我肯定试着留头发留到长发及腰。”金光奎一脸憧憬的说道。

    早知道他可是已经十几年没有试过留头发换发型的感觉。

    “大家最近过的应该都不错吧。”现任会长全炫武开口想要了解一下已经退出的几位会员的进况。

    “我的情况大家应该都清楚,正在享受新婚生活无法自拔。”陆重烷挠了挠后脑勺,脸上挂着腼腆的笑容说道。

    这个答案让众人都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看着还挂着腼腆笑容的陆重烷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老样子,没事的时候都宅在家里。”为了改变陆重烷的话所造成的‘恶劣’氛围,金光奎开口说道。

    “光奎哥你还是回归吧,我可以把会长的职位让给你。”全炫武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随着老成员们的离开,身为会长的全炫武的压力可是真的不小。

    所以他心里是由衷希望金光奎能再次回归节目,哪怕只是几个月的时间都好。

    这样也能多争取一些时间来让新加入的那些常驻成员找好自己在节目中的定位。

    “还是算了吧,真男人可不会因为留恋而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金光奎摇了摇头,非常坚定的说道。

    虽然在退出了我独自生活后,他的人气还有行程多少因此受到了影响,但金光奎有着自己的思量。

    “看着好像挺有意思,能不能让我也玩一下?”一直都保持着跟自己年龄不符的年轻心态的金荣建看着玩游戏玩的都有些入迷的李莞等人,心里按耐不住对新鲜事物的渴望,对着他们开口问道。

    “教父你这是什么话,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您开口,我们肯定会尽力去满足您的愿望。”近来跟金荣建关系越发亲近的康南立马表了态。

    “教父您那么聪明,肯定很快就能上手。”李莞按了暂停后,站起身让开了自己的位置。金荣建也没客气,直接坐到了那个位置上。

    然后在李莞的指导,还有队友康南的指导帮助下,开始了自己久违的游戏体验。

    距离金荣建上一次玩游戏还是好几年前在自己小儿子家里的时候。

    而且玩的也是一些操作简单的休闲游戏。

    所以突然就来挑战李莞他们在玩的高操作游戏,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勉强。

    就算有李莞在一旁指导,还是相当的拖康南这位队友的后腿。

    所以李莞他们在观看了一会后,非常果断的给他换了一个游戏。

    金荣建对此是完全没意见,到了他这个年纪可不会太意气用事。

    在明知道自己水平不足以应付那样的游戏的情况下。他可不会因为自己的任性而让大家都跟着受累。

    在换了一个赛车类游戏后,康南也让开了自己位置给对赛车类游戏感兴趣的全炫武。

    就在这时,李莞注意到李光洙对他够了勾手指,然后指了指卧室方向。

    李莞挑了挑眉,在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决定去一趟,看看李光洙这又是在打什么主意。

    想到这里,他就率先向着卧室方向走去。

    “直接入正题吧,你又在打什么坏主意?”等李光洙也进入了卧室后,李莞开门见山的对着他问道。

    “亨洙哥,你不觉得咱们今日在努纳她们的压迫下,过的太过于憋屈了一点吗。”李光洙往身后看了一眼后,回过头压抑着声音对着李莞说道。

    “所以你这是又生出了搞事的念头?”李莞眉头微皱着看着他。

    “这可并不能称之为搞事,这是一场圣战,为了夺回咱们应有权益的圣战。”李光洙表情严肃,掷地有声的说道。

    “控制好自己的音量,小心隔墙有耳。”李莞对着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

    虽然金泰熙她们都在厨房那边忙活,但客厅那边可是还有着可能是她们眼线的李国珠在。

    “亨洙哥,咱们受压迫那么久,如果不来一次有力的反击,咱们这辈子都只能活在努纳她们的阴影之下。”李光洙再次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对着李莞说道。

    “其实咱们之所以受到压迫,咱们自己也有很大部分责任,如果不是咱们经常做出一些作死的行为,努纳她们也不会那么对咱们。”李莞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唏嘘的说道。

    “亨洙哥你变了,因为长时间的压迫而变得懦弱了。”李光洙捂着胸口一副非常痛心的表情说道。

    “也许吧,但在某些事情上面,懦弱一点也无妨,为了大家的和谐安定着想。”李莞神情忧郁的看着天花板说道。

    “从亨洙哥你的语气中,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你内心的不甘,你的表情和眼神更是一个明确的证据,证明了我的感觉并没有错。”李光洙双手搭在李莞的肩膀,直视着他的双眼说道。

    “有些事情不该深究,对你对我都好。”李莞叹了口气说道。

    “作为恒诸葛你的好兄弟,我见不得你一直承受这样的痛苦。”李光洙再次被戏精给附体。

    “光洙,你就让我一个人承受这些痛苦吧,只要大家能过的更好,我做出一些牺牲也是值得,不要让我过去付出的那些努力白费。”受到李光洙的影响,李莞也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入戏。

    “但亨洙哥你也要搞清楚,并不是人人都像我这样,值得你去牺牲自己。”

    “你想想那些无视了你牺牲的人,心里难道就没有过其他想法吗。”

    李莞拿出自己的手机解锁,指了指上面他早就找到的照片说道。

    上面的照片赫然是刘在石,haha和金钟国三人。

    李莞很想回应李光洙一句他其实也并不值得自己牺牲,但想了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然李光洙绝对二话不说就会把枪口对准自己。

    背叛长颈鹿可不是浪得虚名,那可是能上一秒跟你站在同一阵线谈笑风生,下一秒就能笑着把你给卖了的背叛界大神级人物。

    “你想怎么做?”李莞沉吟了一会后问道。

    至于那张照片,则被他直接给无视,因为他知道这是李光洙想要让自己在之后配合他一块去进行另外一件针对刘在石三人的行动。

    这事他可不打算掺和,他可不认为在对手是刘在石他们三个那么精明的人的情况下,李光洙能够从他们手上占到什么便宜。

    “亨洙哥你貌似不是很相信我。”李光洙盯着李莞说道。

    听着李光洙的话,李莞不由得想到了他跟李光洙上次联合搞事时的情况。

    因为上次即使是那么努力的准备了,但到最后还是因为李光洙露出了马脚,而功亏一篑。

    所以李莞在之后是打定了主意,如果李光洙再找自己合作搞事的话,一定要经过再三考虑,还有得到李光洙的一些保证才能同意。

    “亨洙哥,你们好像要做什么有趣的事情,能不能算上我一个。”就在李光洙打算说出自己想法的时候,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把两人都给吓了一跳。

    转过身一看,发现是康南正站在门口,挂着坏笑看着他们。

    “康南你先进来。”李莞和李光洙对视一样后,对着他招了招手说道。

    “我的嘴巴可是相当的严实,而且行动力也并不差,如果你们有什么有趣的行动的话,我非常乐意出一份力。”刚走进两人,康南就笑着对着两人表了态。

    “我们怎么知道你是否是其他人派来的卧底。”李光洙警惕的看着康南说道。

    “这个非常简单,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可没有足够的时间让金泰煕前辈她们对我下达卧底指令。”康南耸耸肩说道。

    “不是还有国珠在吗,她应该能给你下达什么指令。”他这话并没法让李莞二人放心。

    “国珠努纳现在正跟光奎哥还有全会长在玩着花牌,你们可以看看他们的情况,就能确认国珠努纳是否有心思给我下达指令。”康南指了指客厅方向说道。

    “那就暂且相信你一回。”李光洙盯着康南看了一会后,对着康南伸出了手说道。

    “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康南笑着跟他握了手保证到。

    李光洙为了不出现其他的变数,所以走去关上了房门,然后就回到原位,将自己的计划告知了李莞和康南二人。

    李莞和康南听了李光洙之后,倒是都觉得他这次的计划确实算是比较周详,值得去试一试。

    在商讨了一会后,三人都下了决心,去直接李光洙的这个计划。

    等一切都细节都商量的差不多到的时候,三人才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离开了卧室。

    不过刚回到客厅的三人发现本应该在厨房的金泰熙几人出现在了客厅。

    此时正用着审视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人。

    “努纳你们怎么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给我们的感觉像被你们当成了犯人一样。”李莞故作淡定的说道。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去做了什么坏事,会有那样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你们感到心虚了也说不定。”金泰熙似笑非笑的看着三人说道。

    “绝对没有的事,我和康南刚刚是一块去衣帽间那边交流时尚方面的事情。”

    “至于光洙刚刚去做了什么,我们可就不清楚了。”

    为了撇清嫌疑,李莞觉得还是先跟李光洙撇清关系比较好。

    “我刚刚是去跟光子聊天去了,不信努纳你们可以检查我跟她的聊天记录。”李光洙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说道。

    同时在心里庆幸自己对这样的情况有所准备,在刚刚跟李莞他们商讨计划的时候,也没忘记发短信跟妹妹李光子聊关于自己外甥的事情。

    “如果心里面没有鬼,那你们怎么表现的那么的心虚。”金光奎狐疑的看着三人说道。

    “被你们这么盯着,是人都会觉得害怕,而这害怕的表现在你们的眼里,恐怕就成了心虚的表现。”李光洙一副受到了天大委屈的模样说道。

    “大家觉得他这话的可信度有多高?”金泰熙转过头看向李哈尼他们问道。

    “由光洙的口中说出,可信度不超过三成。”宋智孝率先表了态。

    李国珠等跟李光洙关系亲近的人也都表示了自己对他这话的怀疑。

    这实在是让李光洙气不打一处来,但为了不露出马脚,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一时脑热,做出什么会让他们三人被抓住把柄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