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62:断桥
    【001:正文】462:断桥

    头顶悬着擎天巨剑,死亡的阴影笼罩上空。

    那些被他召唤而来的血缘虫,有几只突然调转了方向,顺着老者劈开的裂纹,钻进

    了苏临安的识海空间,盘旋在牧锦云四周。功德印的树叶,此刻都无力阻挡它们。

    好似老者一声令下,它们就会一拥而上,将牧锦云吞噬,通过厮杀留下最强者,进

    阶称王,取代他的位置。

    牧锦云看了一眼苏临安。

    她的识海千疮百孔,她的身体更是遍体鳞伤,整个人倒在血泊之中。

    在绝对的实力压制之下,牧锦云竟是再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他看向头顶剑光,身

    子猛地迸发出一道雪亮剑芒,打算以身为剑,跟那老者的元神拼个同归于尽。

    只希望,功德印能护得住她。

    ……

    苏临安意识模糊,她都没注意到自己识海内发生了什么。

    血液汩汩地往外流,将身下的土壤全部都打湿了,使得她整个人黏糊糊的,并且身

    子好像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牵引着往下陷,这一点儿,识海内的老者和牧锦云都未曾

    注意,只有她,清楚地感觉到了。

    就好似最开始跟松竹剑一块儿落入地底时,她受到了来自血脉力量的吸引,情不自

    禁地往地下深处钻,像是喝醉了酒,又好似中了蛊,若非当时血玉陡然冰凉,牧锦

    云说她丑将她惊醒,她那个时候,就已经被地下的神秘力量给吸引,直接去了地心

    深处。那时候,那种不受控制的诡异感,让她心生忌惮,以致于她一清醒,立刻逃

    脱,在松竹剑的帮助下返回了安全区域。

    现在,在她流了大量鲜血,血液不断润湿土壤之后,那神秘的血脉力量又苏醒了。

    她流了很多血,然身体里残留的血液却在突兀发烫,而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不管

    是肉身还是元神都应该是痛苦不堪的,此刻的苏临安脸上依旧不由自主地勾起笑

    容,她身子一点儿一点儿下沉,神态越来越放松,就连识海空间里的危机都不能对

    她产生半点儿影响。

    就在牧锦云的剑气跟老者的剑气齐齐迸发,碰撞在一起连功德印都难以抵挡的那一

    刹那,苏临安的血缘珠陡然高速旋转起来,它脱离了原来的位置,像是一个磨盘一

    样突兀出现在两道剑气中间,高速旋转的磨盘将两道剑气阻挡并分化威力,落到磨

    盘上的攻击都被甩了出去,而血缘珠也越变越小,从原来的黄豆大小变成了芝麻

    粒,且还在不断缩小。

    “你这血脉力量倒是让我惊叹!居然能勉强挡住我的剑气,只可惜,还是太弱了。”

    老者随手一挥,“你能挡住一剑,莫不成还能挡住千万剑?”

    “以为拿血缘珠出来做威胁,我就会收手?”

    “等我掌控了你的身体,还怕觉醒不了血脉力量,哪怕你血缘珠完全毁掉,我也能

    重新凝练!”

    在老者和牧锦云眼里,这一切都是苏临安做的,然事实上,她什么都没做。她的身

    子逐渐下沉,意识被一股暖流包裹,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放松,笑容也逐渐扩大,仿

    佛正在做一个,无比美好的梦。

    直到此时,老者和牧锦云才发现她的异常。

    老者心头莫名一慌,他不再犹豫,再次出剑,欲将苏临安的识海彻底摧毁,并取而

    代之。哪怕这身体暂时还无法完全容纳他的元神,他还可以分魂,将其他碎片寄生

    在另外的人身上。

    剑光宛如流星雨坠落,绚烂夺目却又毁天灭地,然就在那些剑光落下瞬间,苏临安

    的身体骤然下沉,紧接着,一股庞大的气血力量从地心深处喷薄而出,如一轮红日

    跃出山涧,将漫天星辰衬托得黯淡无光。

    周遭一切都停滞,时间顿时凝固。

    老者双目圆睁,只来得及说了一句:“日月星辰……”

    此后,那神念就完全定格,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苏临安的身体从高空坠落,咚的一声,落入一片红色血河之中。

    那河中有许多凶兽,听到声音后纷纷涌了过来,然在看到苏临安后,又齐齐地缩在

    了一边,没有靠近,也没有离开。这些凶兽的实力,远远超过了纯血境,完全违背

    了秘境里修为限制的规则。

    每一只都能轻易地撕碎进来历练的武者,若是出现在地表,完全可以让进来秘境的

    武者全军覆没,可它们没有那么做,只是安安分分地呆在地心深处,呆在血河附

    近,只因这里,也存在一处禁制,且高于外界。

    只有呆在这禁制之中,它们才能不受限制地继续修行,才能突破纯血境,成为更强

    大的存在。

    此刻,所有的凶兽聚集在一起,用好奇和探究的眼神打量着浸泡在血河里的苏临

    安,哪怕是彼此敌对的凶兽,此刻也放下了以往的仇恨,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出

    现在血河中的神秘武者。

    它们看着她的伤势逐渐恢复,气息也越来越沉稳,看着那原本狂暴凶残的血河温柔

    地包裹着她的身体,水波轻抚过她的身体,像是温柔的抚摸,这一下,凶兽们更加

    不敢轻举妄动了。

    苏临安睡得很沉。

    她也不知道自己梦见了什么,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轻松,心情也格外愉悦,毫不

    怀疑,她做了一个温暖的美梦,只是睁眼后看到自己处境,苏临安心头又咯噔一下。

    周围浓烈的血腥气,她竟是泡在血水之中?滑腻又浓稠的血液黏糊糊的糊了一身,

    她居然会觉得舒服……

    对了,还有那想要夺舍的老者!

    意识到这里后,苏临安立刻看向识海空间,就见那神秘老者依旧在识海里,而且一

    动不动?不仅是他,牧锦云也扇动着翅膀,肚子鼓起,脑门上还顶着一道银光,看

    起来应该是剑气。

    他们就像是一副没有生气的画,在她识海里骤然定格。

    难道是,她的血脉神通起了作用?可她都不记得自己有施展出血脉神通,就她那点

    儿实力,在那样危机的情况下,能够施展出日月星辰定住那个老者?再说,她也不

    会敌我不分,把牧锦云也给定住啊。

    苏临安下意识否定了,不过既然对方没动,岂不是说明她有机会杀他!

    正欲动手,苏临安又直觉不对,她周身都凉飕飕的,好似有无数道危险的视线正落

    在她身上,让她有一种芒刺在背,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的心悸感。

    偷偷看向四周……

    苏临安本来就有些不安的心重重一沉。

    黑暗中,一双双大大小小闪着冷光的眼睛在不远处盯着她,那一道道视线盯得她头

    皮发麻,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这特么是掉到了凶兽堆里啊,且每一只凶兽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空前强大!

    她这点儿肉都不够它们塞牙缝。

    不能慌,她刚刚应该昏迷了一段时间,这些凶兽要是真要杀她,她早就死了,既然

    她现在没事,就证明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

    是它们过不来,还是怎么?

    苏临安偷偷分出神识打量,随后她眼睛骤然瞪大,一脸震惊地看向远方!

    她看到了一座桥!

    血色长桥无限延伸,一直通往无尽虚空。

    这里是,断桥残血秘境。她此次进入秘境就为了找到回家的路,没想到阴差阳错之

    间,她就已经出现在了断桥附近,断桥据说是神皇肉身所化,那她现在所呆的血

    河,难不成,就是神皇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