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夜访幽冥殿
    幽冥殿内,烛火通亮,宥商在殿外求见。

    “主公!”

    “进!”

    宥商推开殿门,晚风呜咽,一阵风窜进大殿,灯盏内的烛火晃了晃。

    祭幽南未曾抬头,继续看着手里捧着的书,那张精致绝美的脸在暖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启禀主公,您要我查的事已经有结果了。白令山今年共入了八名弟子,分别是临安将军府的嫡女李夭夭,白沙洲白府的独子白荣桑,青云门门主的嫡长子徐嵩明,高氏兄弟高殊瞳和高闻远,洛泽郡秦太守的远亲侄女秦雨,王语嫣,只是还有一个叫如雪的,查不出来历。”

    一双凤眼抬了起来,问道:“这如雪是男是女?”

    “是名女子。”

    祭幽南放下手里的书,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点了两下桌子,若有所思地说道:“她莫不是就是那如雪?”

    “主公,要不派人暗中盯着?”

    “这白令山设了屏障,可不是几个暗卫就能闯进去的!”

    祭幽南想了想,接着说道:“派几个人在山下盯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回来禀报。还有,继续调查那个叫如雪的姑娘的来历。”

    “是!”宥商领了命退出大殿。

    一丝笑意从祭幽南嘴角掠过,他举起自己葱白似的手在荧荧烛光下翻转着欣赏,嘴里喃喃道:“如雪,倒是像她……”

    正发着呆,忽然殿门大开,一阵强劲的风吹了进来,祭幽南转了转识隐戒,嘴角轻蔑一笑,拿起桌上那本书翻了翻。

    殿门外,一高大挺拔的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真是稀客,这么晚了还跑来我幽冥殿,不知是报仇呢还是言和呢?”

    突然,一道强大的剑气袭来,祭幽南飞身落到大殿的梁上,那张桌子却被劈成了两半。祭幽南大怒,道:“好你个完颜澈,半夜三更闯我宫殿找茬儿?那本王就陪你玩玩!”

    霎时,一个巨大的牢笼从完颜澈的头顶上落了下来,那一瞬间,只见白光灼然,凌云剑就地一挥,那牢笼竟瞬间变成无数碎片,朝四面八方散射开去,将整个大殿弄得一片狼藉。

    祭幽南脸上掠过一丝不悦,转眼间,一团黑色的东西在他手心盘旋着,他推掌将那团东西击向完颜澈。

    完颜澈仍站在原地不动,单手结印,一个澈字盾与那团黑色的东西发生了猛烈地撞击,只见那团黑漆漆的东西瞬间散开,形成多缕黑烟从各个方向爬向完颜澈,所行之处,万物皆化为腐朽。

    祭幽南邪恶的声音在大殿回荡着:“我今天便让你化作一摊腐肉,烂在这幽冥殿!”

    一个球形的屏障牢牢地罩住了完颜澈,看起来牢不可破。随即,他拿出一个银色的盒子,将那团黑色的烟雾尽数收在了那银盒中,道:“我今天可不是来取它的。”

    祭幽南轻蔑一笑,道:“好大的口气,你只身闯进我幽冥殿,没了帮手,想全身而退都难,居然还妄想从我这儿取走东西!”

    “能不能全身而退,你马上就知道了!”

    完颜澈执剑朝他刺去,二人打了起来,十几个回合下来,殿内已无一处地方是好的了,全被砍得稀巴烂!

    再几个回合下来,祭幽南身上已被刺伤好几剑,他趔趄几步,怒道:“原来,你一直在隐藏你的实力!”

    晚风掠过,白衣翩然,血腥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大殿,完颜澈如一座威不可摧的冰山,虽烛光暗淡,却仍能清楚地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着的强大气场。

    :“临安城外,欲掳走我东阙百姓,此为一过;白令山中,欲伤及门中弟子,此为二过。幽冥王如此肆意妄为,是该给你个提醒了。不过,我今日来并不是为了此事,我只问一句,冰兰种子是不是你拿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