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05 天欲雪
    天空有些阴沉,风吹来,掀起丝绸的袖口,送来些刺骨的凉意。

    从坟墓里爬出来后,他的身体便更加惧怕这寒冷了。

    拢了拢袖子,罗启举起手的酒杯,目光落在其清澈醇厚的液体之,鼻子忽然微微皱了皱。

    “别喝了,伤身。”

    旁边一只素白的手伸过来,一把抢过了酒杯,转身,将那杯酒倒在了一个花盆里。

    瞬间,那个花盆生长的寒兰便似浓绿了许多。

    那只手收了回来,拢在袖子,只露了一节皙白的手腕。

    那手腕在傍晚淡淡的天光下,有些白的透明,仿佛不是人类的手一般。

    罗启看着那节手腕,眉头皱的更紧。

    先前,他的眼色是冷的,有种与生俱来的狠绝,然而,现在,他的眼底竟然升起了另外一些东西,好像是疼惜,又好像是无奈,最终,他的足尖在地用力一点,他坐下的那把椅子竟然载着他吱嘎吱嘎的转了过来,正面那个女子。

    “雪夜,你刚刚醒来,要多休息。“

    他伸手,将那只白的有些不正常的手从袖管里掏出来,放在手心里细细的摸索着。

    手,冰冷,好像刚刚从千年寒冰里掘出。

    “听话,回去吧!“

    他的目光从手移开,落在她的眼睛里,带着仿佛春日阳光般的温存。

    雪夜没有说话,她的嘴微微张了张,许久,又无声闭,好像将一声叹息深深埋入心里。

    眼神里有些怨恨,然而,她的脸,却渐渐展开了笑意。

    这抹笑意无疑让他的心更痛。

    他,真的该把她带到这个世界来吗?

    带回来,注定越走越远,现在想想,当时在坟墓里,竟然是两个人最美好,最宁静的时光。

    那个时候,他们靠的那么近。”要下雪了,我冷。“

    他垂下目光,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可是……“雪夜望着那杯酒,欲言又止。

    她知道,那是嫣子非为了控制他而制的毒。

    那种毒下肚,她不知道有多么痛苦,每次他喝下,都会冒出一层冷汗,然而,他却从来没有呻吟过一声。

    “你的身体本来不好。“

    雪夜刚伸出手,罗启已经举杯一饮而尽。

    他明明是个孩子的身体,却是徐暮风的时候力气更大。

    雪夜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抬起衣袖抹去一滴泪水。

    这个人,何苦呢?

    他本来已经在底下安眠,却偏偏跑出来要趟这趟浑水。

    外面有一阵风飘进来,有些阴冷。

    “我送你回去。“

    他扶住了她的手,转身要走。”罗兄弟。“

    一道白影闪过,竟然是秦子枫,只见他一手抱琴,一手提剑,眼角一颗朱红色的泪痣笑意有些妖异,有些凉薄。

    “主命我送来,说是已经……过了。“

    他选择那个词的时候有些犹豫,似是斟酌了良久。

    罗启盯着他,眼神里的情绪一下疏散。

    “既然如此,那主可是信我了?“

    “这还用问?“

    秦子枫说着,将那把剑递到了罗启的手里。

    “神之影的人是不是都到齐了?”

    秦子枫转身想走,身后罗启却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这件事,似乎不该罗兄弟过问。”他回头,眼神里已经多了几分警惕。

    “我是不该过问。”罗启笑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嫣子非回来后,重新召集神之影的亡灵,以秘术复活其灵魂身体,以供其差遣,这些起死回生的“神之影”杀手,和罗启手下的释冰令持有者组成了两个不同的组织,显然,嫣子非并不完全信任罗启,也不完全信任神之影,他自从走那一步,便没有回头的可能,他也知道,一旦失败,那将是什么样的结局,所以,他不允许自己失败。

    这一点,罗启知道,秦子枫当然也知道。

    “不过,今日秦兄亲自跑一趟,定非只是为了送这把剑。”

    自从进门的时候,罗启便发现,这个人似有什么欲言又止。

    秦子枫勉强笑了一笑,半晌道:”那释冰令的主人,你是否都可以召集?“

    “秦兄问的应该是其一个。“罗启肯定的道。

    秦子枫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我想见程瑶光。“

    明月楼的头牌,本是逢场作戏,奈何离开后,他的心里竟然似是少了一块什么,刚开始,他以为,时间可以弥补那部分空虚,然而越往后他竟然越难受。

    他有时候嘲笑自己,一个杀手,竟然爱了自己要利用的一颗棋子,真是可笑,然而他又是那样敢于坦然对待自己的人,有了便是有了,他从不厌恶,更不会想尽一切办法遮掩。”我可以想办法。”

    罗启没有立即答应他,也没有明确拒绝他,秦子枫似是听到了其的弦外之音。

    “若如此,改日我一定备酒,虚心讨教。“

    秦子枫微微一礼,转身离开了。

    罗启目送他的背影离开,眼神里忽然掠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你真的会帮他?”

    雪夜有些紧张,扶着他肩膀的手指有些发抖。

    释冰令并没有悉数落在嫣子非手,这说明徐梦楼还有翻盘的可能,一旦嫣子非拿到全部释冰令,那么,天机老人和那个原楼主多年来的心血也将功亏一篑,这些,她是知道的,虽然没有人告诉她,但是以她的冰欣聪明,在徐梦楼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她便也明白了。

    她觉得,她不能让罗启,或者说是徐暮风助纣为虐。

    她想阻止他,可是几次三番,她又觉得这个人是有难言的苦衷的,于是她只能默默的在他的身后,看着他,试图在他最难的时候帮他一把。

    世间有几个女子有这番玲珑心?

    罗启看着她,也瞬间明白了几分,沉思良久,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雪夜,你认为我现在还有转身的可能吗?”

    曾冷一声,手龙泉剑出鞘。

    往日青光闪闪的剑身,竟然多了一份血色。

    这是契约的一部分,说到底,嫣子非还是不放心这把传说的魔剑,用自己的血为它加了一道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