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玄武诛杀令
    突然,陆笙想起老包在棺材里掏出两根金条的事,随口问了一句,“那老包棺材铺占了整条街的天时地利,生意应该不错吧?”

    “不错个屁!他是天煞孤星,谁敢在他那里买棺材?就算附近有人死了,宁愿跑到城南去买。也就家里有人枉死了,才会去他那里买副棺材以镇煞气。”

    陆笙带着陆狸往回走,脑海中不断思索。

    一个棺材铺,平时没什么生意,但却有很多钱。既然能拿出三千两作为聘礼,那至少也应该是小富之家,存款破万的存在。

    有这些钱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卖棺材?

    老包三年前才来苏州,陆笙查过,这个人之前做什么的却一无所知。

    棺材铺老板,神秘,有钱。

    将这条线连接起来瞬间让陆笙想到了一种身份,“阿狸,你说这个老包,他会不会是某一个归隐的江湖人士?”

    “很有可能啊,我曾经听人说过,很多武林前辈退隐之后会化作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这个老包神神秘秘的,很可能就是退隐江湖的前辈。”

    “切,那老包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还前辈呢……如果对方身怀武功的话,无声无息的潜入何府倒是有可能。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好啊好啊,我去试试!”陆狸顿时露出兴奋的表情。

    “不行!”陆笙想都没想的瞬间拒绝。

    “为什么?”

    “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你说我武功不行?来,哥,咋们切磋一下。”陆狸顿时对着陆笙龇牙咧嘴了起来。

    回到提刑司已经天黑了,陆笙简单的用过晚饭之后就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之中。

    眼前的嫌疑人名单,陆笙将老包重点标注了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浑然间已经是深夜。

    哒哒哒——

    房门被轻轻的敲响。

    “进来吧!”

    书房门吱嘎一声响起,老魏提着灯笼缓缓的走来。

    “大人,还没休息呢?”

    陆笙的笔依旧在纸上画着,看到老魏露出一个笑容,“快好了,等一会儿就睡。老包棺材铺那边的盯梢安排好了么?”

    “都安排好了,距离百丈远很安全。只要老包有异动,立刻回报。大人,你在画什么呢?”

    老魏凑过去看了眼,突然间脸色大变,“玄武诛杀令!大人,你在哪里见到这东西了?”

    “玄武诛杀令?那是什么东西?”陆笙立刻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玄武诛杀令,是十几年前令人闻风丧胆的诛杀令。相传,只要被玄武诛杀令盯上,没人能活过三天。

    阎王要你三更死,岂能留你到五更!在十多年前,中原武林出现了四个顶尖的杀手。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每一个杀手,有着一枚诛杀令,但凡被他们杀死的人都会在现场留下一枚诛杀令。而大人你所画的,就是玄武诛杀令。”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他们武功很高?”陆笙有些紧张的问道。

    “不知道!”老魏慎重的摇了摇头,“杀手是否可怕,其实和武功高低并没有什么关系。杀手的目的是杀死目标,武功只是杀死目标的手段之一。

    杀手为了能杀死目标,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可以下毒,可以挑拨离间,甚至可以借他人之手杀人。

    而这四名杀手最令人色变的就是他们从未有过失手记录。

    但凡被他们锁定的人,无一幸免。”

    “无一幸免?”陆笙咀嚼着这四个字,但却细思极恐。

    “对,无一幸免。但是这十年来却再没有这四个杀手的消息,有人说他们成功了无数次却无法经历一次失败。

    所以江湖传言他们都已经死了。大人,你是在哪里看到这玄武诛杀令的?如果在苏州,那么得尽快通知知府大人,四大杀手来苏州府,定然会发生大事。”

    “看来……老包的身份是不用试探了!”陆笙放下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老包身高不足四尺,今天白天我去老包棺材铺调查。居高临下之下,发现老包的胸口纹着这个图案。

    本来我就对老包的身份有所怀疑,所以断定和他的身份有关留个心眼记了下来。想不到今天下午,我们竟然往鬼门关走了一遭啊。”

    “老包……”老魏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眼神中闪过追忆,“这么说来,三年前那三起命案也是老包所为了。”

    “三起命案?什么命案?”陆笙问道。

    “三年前,老包刚刚来到苏州城在城东开了棺材铺。城东繁华,又是酒楼吃食的聚集地。突然间开了一家棺材铺自然很晦气。

    所以左右酒楼想方设法的想让老包搬离,泼粪的有,堵门的有,上门骂架的也有。

    但老包表面上看着不动声色,几乎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副老好人的样子。

    可是没过多久,那个泼粪的人在进货的途中被毒蛇咬死了。之后没隔几天,另一人上山遇到了落石死于非命。

    还有的晚上梦到很多蛇爬到了他们的家,密密麻麻的都是。官府介入调查,得出结论是意外而死。

    由此,老包天煞孤星的名声便传开了。

    谁沾上谁倒霉,老包没有走,倒是那些想赶走老包的都搬走了。”

    “如果老包是玄武诛杀令的杀手,要制造几个意外还是易如反掌的。如此,明天我就通知知府大人缉拿。就算老包不是凶手,他杀手的身份够他开刀问斩了。”

    这个时代虽然有朝廷也有江湖,但江湖的自由度远没有想象的那么高。什么绚丽的江湖,充满着血雨腥风?

    一言不合,拔刀就杀?

    开玩笑呢,大禹皇朝是个法制的社会。

    江湖人厮杀,没有挑战贴你试试看?没有生死状你试试看?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江湖侠客行侠仗义可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可以,就是荡平一个罪大恶极的山寨也没问题。

    但是杀人,你先确定一下对方是不是该死?

    那可是有血淋淋的教训的。

    曾经有一个小门派听闻周边出现了一个山寨,以为刷声望的时候到了全派出动一夜之间荡平了那个山寨,除了老弱妇孺其他的男人全部就地正法了。

    还提着尸体去当地衙门领赏。

    却不曾想,这个山寨是本地遭了饥荒的村庄,被逼无奈才落草为寇。官府正准备招安重新给他们安排居住之地。

    这下好了,几十家家破人亡。

    而那个小门派,现在还在牢里蹲着呢。

    第二天一大早,陆笙带着陆狸老魏和老李前往知府衙门。

    却没想到知府竟然这么早就已经办公了。依旧是那个衙役,依旧被带到了那个客厅。

    不过这一次钱知府没有让陆笙等太久,很快钱知府手中拿着卷饼一边走一边啃。那粗犷的吃相,很接地气了。

    “下官参见知府大人。”

    “免礼,坐!”钱知府说着,自己来到主位,捧起茶壶灌了两口。

    “听说你有要事要回报?什么事?”

    “大人,何家灭门一案的凶手找到了。”

    “呃——”钱知府一口卷饼卡在喉咙口,废了好大的劲才咽了下去。

    “本官真断案错了?”钱知府戏虐的笑了。

    以他看来,陆笙应该是被骗了。毕竟陆笙太年轻,而且还刚刚接触官场。

    刑侦探案,是需要经验的。就算陆笙在聪明,他却没有经验。

    “好,你把如何找到真凶,从何找到真凶的细细说来。”

    “回禀大人……这要从下官领到卷宗说起。下官亲自前往何晴家中,验证了一下案发现场。发现了几个小疑点。

    第一,何晴小姐说她本在睡觉,突然间感觉到有人爬上她的床,这才惊醒。但是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打晕了过去。

    何晴小姐的房门是插上门栓的,就算凶手撞破房门,那么何晴小姐应该在房门被撞开的瞬间惊醒而不是等凶手爬上床。”

    听到这里,钱知府戏虐的眼神猛地收起。这个细节很重要,但却是他之前忽略的。

    “然后呢?”

    “下官看了断裂的门栓,断口整齐,这是用内力震碎的。这就说明凶手是个身怀武功的人。而李厢只是一个浪荡公子,并无半点武功。”

    钱知府不断的捋着胡须,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你接着说。”

    “第二点,何晴小姐被羞辱之后醒来,得知遭遇之后立刻从床上爬起,开门想要呼救。但是在那一瞬间,却被凶手刺伤。

    伤口在腹部偏上,贯穿身体,背后伤口比腹部略高。由此可见,这一剑是由下往上刺出。

    而何晴小姐的门口有两个台阶,正常人刺出这一剑,伤口必定在胸口不可能在腹部。由此属下推断,凶手要么蹲着,要么个子极矮不足四尺。

    下官在离开何府之后,偶然从何府邻居口中得知另一条线索。

    大约在三个月前,何府曾经给何晴小姐定下一门亲事。但是何晴小姐誓死不从,这门婚事才作罢。

    而那个男方,就是城东老包棺材铺的老包。下官便随即前去查探,这老包果然如传言之中的身高不足四尺。”

    说着,陆笙目光灼灼的盯着陷入沉思的钱知府。

    钱知府在客厅中来回踱步,过了许久才停下脚步,“就这些?这些仅仅是你的推测,却没有铁证。虽然老包确实有嫌疑,但比起李厢的铁证来说差了很多啊。”

    “大人,其实老包还有别的身份。”陆笙等钱知府消化完之后,接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