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一章 日常(8)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三国之梦魇最新章节!

    不过,最后楚江还是放弃了那个想法。

    毕竟,今晚他是真的有些事情。

    伸手摸了摸刁秀儿的小脑袋,楚江道:“过两天吧,今晚我还有些事情。”

    别的不说,光把他买的首饰挨个送过去,都要花上不少时间。

    闻言,刁秀儿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乖乖点了点头。

    她也想到了这一点。

    为了不厚此薄彼,今日买的首饰,楚江必然是要在今晚一个个亲自送出去的。

    刁秀儿能想到这一点,楚凝自然也能想到。

    因此,进府之后,两女并没有缠着楚江,而是各自回各自的院子去了。

    目送两女离开,楚江把在金玉阁买的三支步摇中的一支拿了出来。

    三支步摇,一支楚凝拿走了,一支要送给宋清,那么就只剩下一支。

    把这支步摇递给身后的华雄,楚江道:“子健。”

    “啊?”华雄呆愣愣的接过装着步摇的锦盒,不知道楚江为什么要把这个给他。

    “拿上这个,再拿一个糖人,冰糖葫芦和今天在街上买的其他吃食也都拿一些,送到长乐宫去。”楚江淡淡道。

    “是,公子!”

    目送华雄离开,楚江微微摇了摇头,也不再多想,直接朝着蔡琰的院子走去。

    作为楚江的正妻,楚府真正意义上的女主人,蔡琰其实并没有自己单独的小院——虽然在没成婚之前,蔡琰在楚府还有着自己的小院,但是成婚之后,作为楚江的正妻,她自然是和楚江一起住在正房里。

    楚江来到房中,不出所料的,蔡琰正在看书。

    反正,蔡琰每天除了看书,弹琴,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之外,也没什么要做的。

    顶多再加一个睡觉。

    看着推门进来的楚江,蔡琰放下书,起身道:“夫君,你回来了?”

    点了点头,楚江走上前去,拉着蔡琰的手坐下,道:“今天我在街上,看到了不少好吃好玩的东西,给你带了一些,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说完,楚江对着房门外道:“阿碧,把东西拿进来。”

    一名绿衫少女应声抱着一堆东西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楚江口中的阿碧。

    阿碧,是蔡琰还在蔡府时候的侍女,蔡琰嫁过来,所以阿碧也跟着过来伺候她。

    从阿碧手中取过一个锦盒,楚江道:“今天在金玉阁,我给你买了个簪子,不知道是不是你喜欢的样式。”

    一边说着,楚江一边打开了手中的锦盒。

    只是,虽说是在金玉阁买的簪子,但是锦盒中的簪子却是非金非玉——却是一根木簪。

    这也是楚江买的饰品当中唯一一件木制品。

    不过,虽是木簪,但是价格却一点都不必其他的饰品低,据那个金掌柜的说,这根木簪,乃是选取上佳的百年檀木,由大师雕琢而成,其他饰品价格都是在一万五千钱左右,而这根木簪,却是价值两万钱。

    当然,楚江之所以选择买这根木簪送给蔡琰,自然不是因为价格贵。

    他只是觉得,相对于那些金玉饰品,这根木簪,和蔡琰的气质更配一些。

    “喜欢吗?”

    “嗯!”蔡琰点了点头,拿起簪子,抬头看向身边的楚江,眉目间满是幸福的笑意。

    “我给你戴上试试。”

    从蔡琰手中接过簪子,蔡琰微微低头,然后楚江认真的把簪子给蔡琰戴上。

    蔡琰站起身来,捏着裙角在楚江面前转了一圈:“好看吗?”

    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一身白裙的蔡琰,本就书卷气十足,此时再配着头上的木簪,更衬出了一众出尘脱俗的气质,不死凡间之人——大概只有天上的仙子,才会不屑于俗人所热衷的金玉之物,而用木簪吧?

    伸手揽着蔡琰的纤腰,让她坐到自己腿上,楚江在她额头轻轻一吻,笑道:“我家琰儿,怎么样都好看。”

    轻轻推了楚江一下,蔡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阿碧还在呢。而且,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一点诚意都没有。”

    闻言,楚江笑道:“那我该说什么?我们家琰儿是个丑八怪,怎么打扮都不好看?”

    “你敢!”蔡琰立即瞪了楚江一眼,大有一副你敢这么说我以后就不让你上床的架势。

    楚江自然不会当真这么说。

    轻轻笑了笑,楚江直接岔开话题道:“我还买了些其他的好吃的好玩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楚江有意转移话题,蔡琰也不是真的怪他,所以也就顺势看向了阿碧手中的东西。

    这一看,蔡琰就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从楚江怀里站起,蔡琰走到阿碧面前,把那个照着楚江的模样捏的糖人拿到手中,满脸惊奇:“咦,这个东西......”

    见状,楚江知道从小到大都很少出门的蔡琰多半不知道这个叫什么,于是道:“这个叫糖人。”

    蔡琰这才继续道:“这个糖人怎么是你的样子?”

    “不行吗?”

    楚江笑道:“我专门找人捏的,你们几个一人一个。你咬一口试试,可甜了。”

    “啊?”听到楚江这么说,蔡琰面色更古怪了:“这个是用来吃的?”

    “不然呢?”楚江反问。

    “夫君,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好?”犹豫了一下,蔡琰还是决定直接和楚江说。

    “怎么了?”看到蔡琰不似作伪的忧虑神色,楚江微微一愣。

    做到楚江身边,蔡琰轻声道:“夫君可曾听过巫蛊之祸?”

    “巫蛊之祸?”楚江愣了一下,然后恍然。

    巫蛊为一种巫术。

    时人认为使巫师祠祭或以木偶埋于地下,配上生辰八字之类的东西,诅咒所怨者,被诅咒者即有灾难。

    此外,还有在草人上写下生辰八字然后用针扎草人之类的做法。

    巫蛊之祸是在汉武帝时期发生的一件重大的政治事件。

    征和二年,丞相公孙贺之子公孙敬声被人告发为巫蛊咒武帝,与阳石公主通奸,公孙贺父子下狱死,诸邑公主与阳石公主、卫青之子长平侯卫伉皆坐诛。

    在此期间,数万人受到诛连而死,就连当时的太子刘据也牵扯进去,最后身死。

    甚至于,在历史上,宋清被罢黜的借口也是说她用巫蛊之术诅咒他人。

    由此可见,巫蛊之术在汉代是多么令人恐惧的东西。

    事实上,或许在历史上所谓的巫蛊之术只是一种迷信,但是在这个拥有天命这种奇特的力量的世界里,也的确有类似于巫蛊之术的法门可以咒人,因此,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对于巫蛊之术的恐惧甚至要更甚——毕竟,历史上的巫蛊之术只是秘辛,而这个世界却是真实存在的。

    在这种情况下,楚江居然把糖人捏成自己的样子,还给别人吃,是不是在作死且不谈,反正在蔡琰看起来很不吉利。